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限制出境,网贷从业者不能出国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2018年国庆假期又要来了。你是否已经想好这个长假去哪里玩耍呢?世界那么大,要不要去国外看看?
不过,近日在网贷群里流传的几张图片,可能会让网贷圈的一些朋友没了出游的心情。
聊天记录显示,该高管在过海关的时候被拦了下来,同时还被告知短期内不得出境。他去经侦和金融局询问后才明白,是当地金融局把他的名字填进了“限制出境”的黑名单。
该高管推测,这个政策应该是一刀切,辖区内所有网贷平台的高管和法人都已被限制出境,而不只是针对某个人或个别平台。他还有点庆幸的表示,幸亏平台没有跑路,否则他早就“直接进看守所了”。
对此,金小融专门向一些网贷从业人员求证真伪。成都某平台负责人表示,限制出境的措施属实。
他还认为,随着互金风险整顿工作的推进,对网贷平台高管限制出境可能成为常规措施。当被问及限制范围会不会被扩大到所有网贷从业人员时,该负责人表示,这个暂时还不好说。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在运营的网贷平台数量约为1600家,按每家平台平均10名高管计算,全国受限的网贷从业人数也是数以万计。限制出境的措施将会影响到很大一部分网贷从业人员。
事实上,在金融领域,行业高管被限制出境的情形并不少见。
2010年,中国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规范阻止保险领域案件责任人员出境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对保险领域案件的责任人员,中国保监会可通过出入境管理机关阻止其出境,受限人员主要包括公司董事、监事、高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等等。从去年开始,也有不少币圈从业人员被限制出境。
比如,94之后,就传出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所高管“被限制出境,且不得离京”的消息。而薛蛮子、宝二爷等币圈活跃人物早就先知先觉,跑到了国外,到现在也没有回国的迹象。
就在限制网贷高管出境的同时,国家也加大了对相关潜逃人员抓捕回国的力度。
8月7日,上海公安成功抓获“联璧金融”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侬某,并押解回国。
8月23日,潜逃到国外的深圳网贷平台佰亿猫负责人之一的何某被抓捕落网。
8月29日,阜兴系实控人朱一栋被押解回国。据悉,阜兴系私募产品兑付逾期金额高达180亿,其实际控制人朱一栋于今年6月底潜逃海外。
9月5日凌晨,上海“永利宝”、“火理财”两家平台的3名犯罪嫌疑人洪某、刘某成、吴某被押解回国,此前,该案的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余某、张某丰、李某已于8月27日被押解回国。
有自媒体做过统计,目前仍有超过40家网贷平台的实际控制人还在海外逍遥快活,追捕工作依然艰巨。
还有观点认为,监管部门现在一刀切,限制网贷高管出境,是防范于未然。因为不少网贷平台一出事,相关负责人立马就潜逃海外。这已经成了一种“新常态”。
虽然不少平台在逾期公告中都会信誓旦旦的表示:绝不跑路。但实际情况却是,发完公告之后,不少负责人立马就开溜,给后续的网贷清理工作增加了很多难度。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国家限制网贷高管出境,未雨绸缪,尽早把潜逃的漏洞堵上,更有利于互金风险整顿工作的推进。


>>>>推荐阅读多地开展合规自查 网贷行业即将迎来新一轮洗牌
《每日金融》受邀参加马来西亚2018世界加密组织会员大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