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投资的百年孤独

“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都是过眼烟云,唯有孤独永恒。”
–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虽然这一段话看起来有些悲观和消极,但感觉悲观消极之后,似乎酝酿着无穷的力量。我想把这一句话稍作修改:
“春夏秋冬,周而复始,即使最狂热和最美丽的泡沫狂欢,即使最沉闷的压抑行情,归根结底都会过眼烟云,唯有人性的孤独才能永恒。”

投资和研究方法千千万万,有周期法、有供需法、技术法、统计法等,还有各位市场大佬自己的独门投资框架逻辑和体系。从事投资数年之多,见证过一个市场兴起,也见证一个市场衰落到最后的消亡,江湖不在,人还在,所以今天我不谈江湖,只谈投资的人性。
孤独并不是悲观和消极,孤独是一种人性的自我独白。
我学习计算机和医学,但后来我走上了投资这一条道路。学习经历似乎与我的工作经历毫无相关,但最后还是跟随自己内心,走上投资道路。而让我走上投资这条道路的还是源于我对事物规律的研究兴趣。
喜欢一个人、一盏灯、一杯茶,静静的思考和研究。刚开始,思绪很乱,尝试一口气看过数千份研究报告,研究别人的研究之道,但终究不知如何下笔。很多年前,自己写的第一份研究报告,改了数十遍,从一开始几千字,到最后改到只剩几百字。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经过无数次孤独思考到深夜,逐步建立起思考和研究框架。随着实践次数增加,行文和落笔速度越来越快,思路也越来越清晰。数年过去,始终坚持了每年撰写十万字以上的文稿,预测有对有错,但有所思,有所得。
于研究,周期力量显得那么强大,人口的长周期,技术的中周期,库存的短周期。历史周期变迁,但市场趋势的推演最后表达的载体还是主观的人。人类语言的传播,生物物种的进化,科学技术的进步,市场趋势的形成都离不开人的意识形态,无论是个体的人,还是社会的人。
有句话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外在事物的呈现都是虚无的,只有回归自我,认清自我,才能认清这个世界。因此,首先需要研究的不是研究事物规律本身,而是要研究自我的人性。
不仅仅研究个体的人性,还要研究社会的人性。可以自底向上,也可以自顶向下。我比较喜欢的方式是自顶向下的研究方式。站在一个“一览众山小”的角度去看待你需要研究的事物对象,这就好比你不仅仅研究单个个体,你还研究个体及个体之外的联系及影响,做到全面而不片面。站在一个更高更全面的高度俯瞰你研究的对象(包括你自己),会让你的研究更加透彻。全球金融市场相互割裂,也相互联系,不同的地域文化,政治生态,意识形态和制度设施,都会形成不同的市场结构和特征。只有全面了解这些背后的实质和相关性,才能使得我们的研究逻辑、框架的因变量具有充分的解释性。
《笑傲江湖》令狐冲说:“我要退出江湖,从此不问江湖事”。任我行:“你怎么退,这个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市场亦是如此,有人的地方便有市场。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市场趋势和波动具有一定客观规律,但往往代表了人性的思辨过程。波动不一定代表价值回归,短期可能受到主流偏向或者人性的偏执而持续放大。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要能搅动山河,也要能急流勇退。
投资不仅是技术活,更多是人性的自我修炼。有人说投资是一个反人性的过程,也不无道理。
投资较难做到的是“知行合一”。如果研究是“知”,这是外在的,那么投资就是“行”,这是内在的,“知”到“行”的传导形成了震荡到趋势,并由“行”到“知”的改变,形成了短暂的稳定预期,这便是“知行合一,臻于至善”。投资是一项人性的修炼,扬长避短,避免性格的缺陷在投资中放大,这可能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投资忌讳人性的“贪婪”,也忌讳“恐惧”。“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投资忌讳“贪婪”和“恐惧”,克服人性的弱点,才能抓住市场的拐点,走在曲线的前面。
投资忌讳人性的“一叶障目”,也忌讳“犹豫不决”。投资派别千万,有趋势派,价值派,技术派,反身派等。“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这或许才是投资的最高境界,不同时候的主要矛盾不同,逻辑亦不同。
趋势不一定是合理估值的回归,趋势是人性。有时候书本知识告诉我们,资产价格的波动是围绕内在价值的。但内在价值的变化往往可能随着资产价格的变化而变化,既然内在价值发生变化,何来标准,这即是人性的思变,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大部分人喜欢买涨不买跌,因为随着资产价格上涨,其在人们心中的内在价值也发生了变化。市场有时候所形成的趋势往往是社会人性的不断放大和自我加强。
投资是人性的历练,修炼好自己的内心,即使孤独,你也会无比强大。
(本文是给一个投资俱乐部分享的一篇投资交流心得。也希望大家能够通过微信公众号相互交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