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人民日报:给民间中医留一条生路,请谨慎处理李跃华!

感谢您关注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微信:CZJ690430
文学照亮生活!
温馨提示公告 公告 公告
近期我们平台经常被投诉。这一次又被封了原创功能。从今天开始,如果发现一稿多投的,以后永不采用。请朋友们相互理解,相互转告。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工作室启
人民日报:给民间中医留一条生路,请谨慎处理李跃华!武汉新冠疫情发生后,除本地医院积极开展救治外,各省市医护力量也在中央的调动下,纷纷奔赴武汉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由于疫情紧急,患者暴增而医院不够,当地的一些民间中医也参与了救治行动,其中李跃华和张胜兵因媒体报道而比较知名。
李跃华本人证实,采用自己的专利方法,以万分之一的微量苯酚注射相关穴位,治好了新冠肺炎患者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某某夫妇及其儿子三人,收取治疗费2200元。张胜兵,号称中医鬼谷子,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用纯中医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确诊、疑似患者达2000余人,并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理论和治疗方法。
3月1日,在网上看到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的一个文件——《关于对李跃华、张胜兵治疗新冠肺炎等相关情况的调查报告》,内称:2月25日,收到《关于对李跃华、张胜兵治疗新冠肺炎等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的函》(国中医药法监监督便函[2020]4号)后,次日派员进行调查。结论是:李跃华、张胜兵等人无证非法行医,严重影响了正常医疗服务秩序和当前疫情防控工作,建议属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交通管理部门严肃查处。
这件事,迅速引起舆论关注。人们议论纷纷,意见不一,但以支持民间中医者居多。
应当说,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只不过因新的事件而引发了新一轮的关注和讨论。
笔者认为,非法行医这个罪名,足以把民间郎中和民间秘方置于死地。要知道,中医是有生态的,犹如植物,自下而上依次是青苔、草、灌木、大小乔木,构成了植物的完整生态,而中医事业的生态,自下而上依次是民间中医、乡县中医院、省市中医院、国家中医治疗与研究教学机构。离开了民间中医的肥沃土壤和生机勃勃的创造力,没有了民间中医对中医知识的普及传播,而只保留高高在上的庙堂,正是中医走向衰微的重要原因之一。
再者,疫情期间,情势火急,患者暴增,而医院床位不足,在此之际救人于危殆,实乃最大的义举!表扬还来不及呢!怎么就成了罪过了?
完全不问这两个人救治了多少人,疗效如何,而只以所谓“合法”与否来判定是非,这是西方法律观念的产物。中国历来是一个以德治为主的国家,评论一个人、一件事的功过是非,除了讲法律,还要讲情理,讲道德。有证医生把人治死了,是无罪的,这从法律上可以接受;而无证医生把人治好了,却是有罪的,这在法律上依然可以理解,但道德上、情理上就不能接受。
救人无功,无证有罪。按照现行法规,这样的判断似乎符合法律;但问题在于,非法行医的法规是存在问题的,因为它不符合道德,不符合情理,不利于中医药事业的发展,故应废除之。法律与道德的关系,应该是道德引领法律,法律捍卫道德。如果一部法律不但不维护道德,反而破坏道德,那么这就是一部恶法。恶法带来的后果,比无法还要坏。
实践证明,民间中医,绝大多数是有两下子的,甚至拥有祖传秘方或拿手绝活,否则也不会吃行医这碗饭。试想,如果给他们打开一条通路,有多少秘方、绝活会得以延续、应用和发扬!由于近代以来西风东渐,中医一直受到挤压和抹黑,民间中医更是没有活路,我国祖传的各种秘方、绝活大批量失传,遗留下来的已经不多,再不采取保护抢救措施,就为时晚矣!
其实,民间中医谁不想合法化?但是,医政部门以学历、身份等外在条件把人家堵在合法大门之外,不让人家合法,然后再以非法行医的罪名来查处人家,这样一来民间中医就没有任何出路。
古代民间中医十分发达,哪里需要什么执照、学历,能治病就行,他们的立足生存之道,靠的就是疗效和口碑。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怎么落到这件事上就不行了呢?患者是最实在的,他们只管你能不能把我的病治好,根本不在乎什么职称、学历、资格。从患者角度看,合法非法、有证无证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医政管理部门负有管理职责,其站位和思维不可能和患者一样。客观地说,民间中医也确实良莠不齐、泥沙俱下,其中既有素质极高的人才,也有平庸之辈,甚至不乏故弄玄虚、忽悠欺骗之徒,需要加以管理和监督。
概而言之,无证行医,按照目前的规定,的确是不合法的,进行查处并不为过;但考虑到这个法规本身就存在问题,应该修改或取缔;且其在疫情紧急之下救人治病,又有功劳,因此不宜以其非法行医就一笔抹杀之。
因此,对于民间中医决不能用“非法行医”一棍子打死,而应破除学历、职称等僵化的、过高的门槛限制,解放思想,因势利导,打开一个通道,只要确认其真能治病救人,就鼓励扶持他们参与到中医药事业中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中医药事业也会因此而更加繁荣。这样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具有正式身份的中医,尤其是高居庙堂的中医机构,不要瞧不起甚至打压作为自己土壤和根基的民间中医,恰恰相反,应该和他们多交流,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进步。在中医长期遭到抹黑和边缘化的情况下,抱团取暖、团结救亡尚且不及,怎能自己互掐呢?
从目前的情况看,村卫生室,乡县两级卫生院、中医院、综合医院,都可以招录大量民间中医,或给其发放行医执照,只要他们有治病救人的真本事,就不要拿学历、学位、身份来限制他们。希望国家卫健委认真研究此事。你们既然看到了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的突出作用,就应该摒弃偏见,放手发展中医药事业,而要做到这一点,民间中医的生存发展也应放在考虑之内。据笔者所知,甘肃省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可以研究推广。
至于西医利益集团打压、抹黑中医,包括民间中医,显然不是认识问题,而是出于敛财和维护暴利的需要,甚至存在着更加邪恶的目的。对此,大家要有足够的警觉。
小编有个疑问请教:卫健委调查人员,只调查李跃华“证”的真伪,却根本不调查医术的真伪,疗效的真伪?难道卫健委只是为了查一个证真假,而不是为人民的健康、为湖北十万火急的疫情防控而查吗?这是不是本末倒置啊?!假如,我是说假如,假证医生李,真的治好了数十“新冠”患者,你们将如何处理?调查数十患者,让他们切身讲述治疗效果,是不是更得全国人民的关注?!更有利于治省理政?更得民心?难道一个证的真伪,真的比防控疫情、治疗“新冠”患者更重要吗?假如,他的证是真的,你们是不是让他继续治疗患者呢?假如,他的证是假的,但医术救人是真的,你们又该如何处理呢?为了湖北人民生命健康,为了湖北疫情防控,为了全国不再驰援湖北、武汉;或者为了你们的位置安稳,不激起民怨,请你们务必小心处理一个小小医生。如果处理不当,可能引爆民意;也可能成为医界官僚执法的典型,成为教科书的反面样本;也可能成为医疗改革的拓荒者,为万众仰视;可能流芳百世,也可能遗憾千古。慎之!慎之!勿谓言之不予!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会长曹志杰先生继《心之语》后的第二本诗集《思归情诗选》即将出版,欢迎预购
(另注:《心之语》还有少量存货,欢迎选购)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编者寄语
古韵、现代诗词,简短散文,题材不限,必须原创首发,作品图文并茂,文笔精美,优先采用,请自行校对,一经发出,恕不更改,文责自负!文章足够优秀,还可以刊登《思归客》诗刊,成为思归客特邀作家,或者可以推荐加入洛阳诗词学会会员。
注:思归个人诗集还有少量存货(三十六一本,微信红包即可),含快递费。
总顾问:胡社桥
主编:诗人思归
副主编:晓雨
编辑:思思
责编:曹志逊
图片来源:网络
主管单位:洛阳诗词学会
承办: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邮箱。
投稿微信:CZJ690430
版权归 华夏思归客所有
主编:思归
关注微信公众号!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洛阳偃师市国际商贸城生态石材电视背景墙旗舰店。
电话:1384997805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