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茉莉花语 || 沙木 || 分割线

诗 歌
茉莉花语的远方
主编:李巧莉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顾问:谢虹 黄药师呆呆简空忆丹东栗伟一叶独清
总编:茉莉花语
主编:王亚迪王忠响学林 梦蝶
制作:陌小小纳香顺顺 简笺
编委:吴志远蔡日良刘刈 朱怀明 刘金明红茶游 沽船小鱼
采编:陌上刘刚 姚国标几许清愁
校对:灵魂旅者 陌上桑康绥生心静如水
诗评:蹉跎春染新绿刀客绿树成荫 清萍 杨墟 青儿格格
推广:杨继超性相近习相远陈健鸿影天高地广安然
宏宇 靓丽人生东篱居士 放飞思绪朵儿兮兮
个人作品展沙 木
01分割线
穿过格尔木,人群散去树木和一些花草散去风沙,望得见,摸不着,雪山它们贴着肌肤靠过来  有几只藏羚羊,小小的鼠鹰,牧人,牛,羊,在视野闪过  几百公里的路上,想把自己裂变出无数个部落,幻想城市,乡村,田野就在前方  在高原上,没有亲人朋友数得过来,渐渐遗失对方  雪花,冰雹,雨水,天空蓝会随时出现在天堂一年有两天,另一天在格尔木另一边人们中间
02忽而今夏(一)
夏天重叠在一起阳光交替虫草疯长黄蘑菇钻出来一朵花又一朵花嫩着身子摇摆从远处赶来搭帐篷盛开成一株株草木  (二)从低海拔区钻入云端车厢晃过来,荡过去雷声,闪电和冰雹集会,马匹飞奔骑手小小身躯掠过无数经幡玛尼堆和诵经声身体里空出许多位置遗落在草原  (三)穿上风,让它喊穿上太阳,让它穿过身体忧郁和冷形成保护膜一层层贴过来一呼一吸间那么灿烂玉米和葱茏忽然而来
03 归
从高原下来
找一个叫作“家”的地方酥油味,牛肉味和牛粪味从身体的每个毛孔钻出来夹在火车味,地铁味,公交车味中回到“人们”中间像要活成这个样子可以吸到正常量的氧气,去绿色公园里散步时听到有人说听得懂的话这语言让人愉悦,想要亲近看见土地里成片庄稼新鲜桃子,西瓜和枇杷它们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体内严重缺失包括蔬菜刚从地里来到市场多想让它们带着回到某个旷野一起躺下等星星,月亮和太阳一天天在我这里画下四季
04草原是我的一个出口
地上湿漉漉的,天空灰色云朵仍未散去有一小块蓝色打开缺口放出太阳遛达几分钟去草原上,借着采蘑菇看小花开出不一样的柔软高原鼠窜过,脚下有一撮又一撮草它们在成长中想要打开自己附着在波浪似的山坡上一起一伏,对面更绿的那一面接近天边,几处人家正在放牧牦牛,羊群和几缕炊烟这草原伸出广阔触角探寻着我想要的某一个出口
05我们都已挪动位置
再一次从那曲到拉萨,返回车窗外的雪山,草地,牛羊和天空仿佛是触手可及的老朋友它们已如那流水一样可能是某条河的一部分,也可能止于某个湖泊而我这儿的满头白发和无言只是某一时刻的风景同学,或朋友,他们的孩子在成长中成为各种补习班里的常客那些树木与楼房仍在老地方有商铺仍在售卖板栗,或者漂亮的衣服突然觉得一个乡下人在城里不习惯那么多人和车辆正在忙碌中消磨掉夏天热浪中静止的事物坐过站再走回来像个傻子和局外人正在挪动属于自己的位置
06两棵并排的香樟树
“我们是一起来的。”坐一辆中巴车,摇晃着经过便道歌声升到纯净的阳光里高原反应缓慢袭来头痛。心跳加快。晕吐。互相取笑对方捕捉不到周围人说出的陌生语言中的词语望向雪山,天空中蓝和白清洗出身体里一大片寂静和空旷有小石子和笑被风扬过来别过头。像是从土坯房子里追赶出一只小小鼠一样认识绿色和氧气是具体的围起一座小院,木院墙,木门挑水。用小电炉做饭县城只有一条街。一个二层楼的市场认识一个人,变成朋友和种蔬菜庄稼一样需要经过长长的耕作“我”就在“你”不远处看风一年比一年弱下去暖气,氧气,自来水和好看的市区正在活过来街边,单位院子里,有红柳,高原松醒着或已死去“我”,“你”,一个个“他”,“他们”就如并排站立的香樟树不说话,对望出彼此内心的阳光
07枪是一拆就乱的花瓣
牧人们着盛装从远处赶来包括市长到普通职员,游客都像散落的花瓣一样聚在赛马场各样漂亮的帐篷在指定位置展开羽翼“格萨尔王”穿越在舞台中央讲述历史烟尘战袍泛着金光小小骑手们跃上马背,在场地周围驰骋摆出不同危险姿势像是在出征前最后的宣告千人锅庄沸腾而热烈有力的鼓点敲击着每一寸土地这夏日盛会点燃着街道,酒店和裹挟其中的人们想到散场时,天珠,玛瑙和切玛顷刻间隐入不同牧场赛马场掏空自己如一把枪失去了狙击方向
08理想主义的因素
隔壁来了三个志愿者喝酒,唱歌,闲聊,饭菜香穿过隔墙上的玻璃缝隙飘过来只是他们现在不会知道待久了,高原红会在脸上长住漫长冬天有没完没了的风雪会喜欢上大太阳给予的纯粹温暖茶馆里藏着闲言碎语也不会知道没通火车前铁皮房子与牛粪炉,长长青藏线上高原反应与晕车斗争时的绝望有很多人永远安睡了,更多的人仍在来去“为什么留下来,待了这么久”理想主义因素像一道光慢慢暗淡同行的人已不在一处每年回家一次或两次,看望父母妻儿严重缺氧给予了紫唇和心肥大像棵草一样活下来久了,我们会读懂对方
09梵高画“哭泣的女人”
(一)天气热的时候,想要从热中抽出身来文森特把热画下来不停地给予它更密集的热而一个女人哭泣着,他的眼泪也流出来头发光洁,长裙拖在石板路上身后无边的黑压过来前面有暗淡光线“我曾那么清晰地看到远处的光明”“但它现在却时有时无。”不断去剥开一个女人,她从画布上走出去“这条路一直在上坡”“我是个旅人”“一直在路上,从未到达”  (二) 矿区。女人的丈夫,儿子蜷缩进黑洞里托着一筐又一筐煤出来维持紧巴巴的日子粉尘,疾病,食不裹腹一天天过去,没有人逃离忍着破旧衣服遮住的不堪穷困文森特偶尔给予他们食物,衣服和药品减少画画的次数他们在互相慰藉中成为朋友仍然不能阻止女人哭泣可能为失去的亲人,或者仅仅因为饥饿掩面,无声的画布背面孩子们挣扎,也会微笑着走许多人在走的路与他们待在一起,长久一些文森特想要更多地拔出女人身体里埋藏的诸多疼痛剩下的钱只够画一幅素描矿工,女人和他自己都在里面  (三)女人要像向日葵一样活着如阿尔勒的那些北风或夏天热烈的光在田野中奔跑,窜进每一扇窗户每一个样子都是最诚实的烤鲜面包,爱孩子,父母,爱人和工作壁炉里永远有一团火打伞,穿漂亮的小红鞋,长裙偶尔涂上红唇在公园散步,跳广场舞或喝杯咖啡也会无声哭泣,埋头藏在一个小角落梳理过往既使死去,也在一片色彩斑斓的光影里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作者简介作者:沙木,诗歌爱好者。为了找寻人生的一个出口,希望找到一种恰当的表达方式。
我们竭诚为你服务
请联系我们
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现——
散文:美食与花草类优先
诗歌:三行诗.组诗.节诗.单诗(同等质量下单诗优先)要求:散文字数2千字左右。诗歌3—5首。每首30行以内,请作者附上本人近照及个人简介。不收附件稿费发放:平台发文有薄酬定期刊物:《槐荫文学》《富川文学》《方向》《现代美学》《暮雪诗刊》《鲁中诗人》《山风》等纸刊定期在微刊平台选稿。如选上另行通知邮箱投稿:[email protected]微信公众号:lql_zjl茉莉花语编辑部▼往期精彩回顾▼快乐列车茉莉花语 || 推《方向》作品茉莉花语ll陈健ll春天的旋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