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东方诗苑】唐明‖今晚雨涛依旧 (18首)

今晚雨涛依旧
睡在枕上
梦蝶舟在雨涛中为琴师画像
拉弦的弓
拉出一巷米线似冻僵的雨
噢,我们若听取
心中的奥义书
真理要在沙锅米线里烹煮
就如这一巷之雨涛有秋扇奥义书的奥义
奏鸣曲折翼神思
奏鸣曲的秋天。
我低诂了惑秋的蟋蟀
令词令在纸牌上隽花
染香软帐醉倾杯白之茁
朵思。片刻。
白鹭飞去雨花瓶载
倾杯白之窗
帘动风凉
雨涛。禅院。
睡芭蕉而眠芭蕾舞的秋雨
今夜:我低眉暗许
让米线似的雨穿巷而在沙锅里
闷出诗性
煮一夜秋风
为琴师照亮他的面孔
我必客驻它乡忆及那城
而今晚雨涛汹涌
枕上春蚕将一爿秋叶吞尽
在冬天化蝶恋花
雪花融蕊
梅香软帐
秃鹫啄透夜秋
我必是一叶扁舟
载幽梦影花
听米线般的雨哗地一声崩断
在你嘴中咀嚼英华
云块堆积的云南
一个省份。或是具有识辨力的花园
或是在崇山峻岭中盛开,它是多么眩目
多彩的云隙,搅拌石头,辉映彗星之雨。
向西,落在靛蓝之野,
使土著者皆聚居于大地之所……
尖锐的云岭,切割囊萤映雪的山峰。
樵拂伐木,纠缠着鹪鸟的气息……
如雪白的岩鹰,飞掠于苍丘之上。
澡身的女子,怀抱锦葵而眠。
分娩更多,韶光垂临,在夜色笛声里吹奏。
一只食蚁兽和幽蓝的云豹子宫透亮
辉映民族的谱系,令乳房刺青
山歌在鳞伤的生殖中交媾,涂饰黏液的白猿
攀爬于石崖与悬棺之间,使骷髅穿壁而出
焱鸦口衔黄金飞还,撞击丛林之羽
神秘的土司,拨弄着廊檐下的酒彝
占卜的巫师,如锋利的面具,追杀一只云豹
刀锋上滴火的月光,若绳子从天上直挂下来
礼器的青铜,蒙皮的耻辱者,焊接一头大象
舞动鼓锤的锡匠,将人们的头颅
蚀刻于锡鼓之上,加剧着弥漫的弑和杀戮。
蜜汁般的黄昏从树巅滑落,扫过落日的山村
女人的胸乳建筑家,民族之魂照耀
地图之西,靠南是云南,云块堆积
宝石的品格,使赌石者疯狂
放旷的女人赤裸着,筒裙下有三只鹞子
七粒果实,而男人则体力充沛
他们日夜征战,用古榕树矫健的体魄
茁壮挖掘金属的汁液,如云块浇铸云南
我们值得称赞的一夜,是孔雀的翎羽
四处晃动的光泽,瞬间幻化,嬗变子孙
岩浆的江水,火热绯红,渔火汹涌
硕大的钻石刀,砌在骨头里,而死亡来临
一批批雨中飞翔的亡灵,
被金碧辉煌的佛塔取代,庇护野兽,
而篝火闪烁,抗击三只鹞子……
川流不息横断山崩而咆哮的四川
肉体军团,四姑娘山的雁阵
巨大的蝎爪龙,挥舞钢叉
在震颤的山峦中,鉴别盔甲的尖刀
而美女的栈道上
飘来的辣子堆积在火锅之上
檐子疯狂地攀上娥眉
……日逢大雨。
婵媛的胸襟,
在云翳中,撞见佛光!
潮骚的湿气
环抱江北的云团
大蜀哭泣,
鱼鹰叼来金沙古国的象牙
蚕丛的纵目,眺望远方,
三星堆的青铜如楔子,
砌筑着神圣的黄金面具
与黄金之树,一同铸造鼎彝的玫瑰
一只只太阳鸟栖息在扶桑之上
落叶摇撼着,蜀葵如焰火
飞上九霄。
一粒粒绚丽虎魄被雌虎分娩
它犀利的眼睛,如锥子,
抚摸着咆哮的公兽
眈眈的目光变得柔软起来
酒花飞溅,一个省份,
储藏一亿个子民。
如同鸟兽困守,
使若雪的女人被贩卖者指引
嫁汉嫁汉,加寒地的北国
男人亢奋的鞭子,
抽打着她们赤裸的肉体
火箭飞入苍穹,在康西,
糍粑一样的女人
为你烘暖,
用胸脯的乳汁喂养着你
把你的牙齿磨亮,如刀锋
透出雪色的声音……
九寨环抱的山峰。
映出九个海子,
水幻七彩的光泽
将泥石流和森林的倒影
储藏在它的琴匣
碧蓝的天空,
悬镜如沼泽
投掷着九个乳头的雪山,
四条河流
如四条岔道会聚,
天府之国,
梦寐中的一丝阳光
如奇异的釉彩,
将蜀犬吠日的神话湮没
蜀魂回荡,
钩来川流泥沙的四川
疯狂堆积,
白米若泉涌的锦官城
柏树森森的庭院,
武侯掷鞭,写策入夜
征战的须眉,惊涛万丈,
如白帝城的丝绸怒卷
浩荡的石库门,
陡峭的剑阁……
女儿国走婚的漂亮的阿注
攀上碉楼
一弯新月如魂魄笼罩,
琥珀碗倒扣而下
枕侧的澄莹,
在空气里弥漫
尖锐的火镰,使石头空虚
大渡河上悬挂的锁链,
使桥影跳着秧歌
一块块岩石飞上天际,化为鹰
一个喇嘛,从天堂走下,
坐在草地上斟酒
一粒粒青稞,用奢望,
在高原和盆地之间
缝合着经幡下的磕头人,
牛羊滚过山坡
哀猿鸣叫,
红光满面的日头
……落入沉寂。
湘西-电闪雷鸣的盛夏
晴阳灌顶,雨霁初开……
但心中仍需电闪雷鸣持续绽放,
开花结果,体味雨季的芬芳。
全神贯注。洁净的雨……
声情并貌,如茂林修竹!
若挥笔题兰句。倩影俪俪,
荷叶碧盘,承接飞溅于趋简就繁来自天堂的迅雨
翠光魅力四射,珠粒颗颗均衬饱满。
如铁匠铺挥舞锤子敲击柔软鲜红铁块的声响
砸向心中铁坫的星火可以覆灭
可泪水四溢的电闪雷鸣,
却在时空中加剧!
上演一出现实交响的打击乐
扮演角色的上帝让惟妙惟肖的演奏,
起于沅江上游……
而抵达凤凰城的乐队,
则在一个当地所谓的土司酒吧
让整夜,持续作乱!
显然,出行,或游历,
对一个要抵达沈从文先生笔下的圣城与边城而言
需要更深刻的认识和洞察力
察言观色与束手无策……
同样需要了解和融入当年乡土中国的匪气及人文景观
和谐乡音流传的臆症
与瑰丽质朴的械斗执拗
心灵坦荡油滑睿智的率真。
所谓兵勇气场的妩媚多姿,
则在这个湘雨霏霏必须出门带伞的立夏。
随毛润之去安源的路上,
脚底带一些星星点点的湿泥……
与湖泽草叶的香气。
或在曾国藩忆及平叛太平天国初始,
乡勇兵丁,挥舞如林似雨的兵器,
反射亮光的布衣身上,
用补子绣出一个″勇”字。
这雨确实应该用勇猛直前明火执杖来形容
却又与四方的景色沆瀣一气,
构成了一段独特的乡俗俚曲。
荷光冲升弥漫,掌声应和!
彼此错落有声,响彻云霄,势如破竹……
青竹点点,个个关心,竿竿疏阔
春吟,在最后时刻……
留下啜咏花枝湿漉漉的佳句,
从城到乡村之路漫长。
因此我们的行旅,
也如溪山行旅一样。
在范宽的画里出没,
在山与沟壑中穿行。
———-
【按】写该首,……我想到了沈从文笔下的丈夫和他为养家做妓,在妖船上招嫖的女子,艳遇和无耐尽头,潋滟水光,旗袍镶边嵌绣的蜈蚣盘扣,以及乡土之上的军爷和匪徒,船吏与渔佬偶尔会吃花酒……在吊角楼前站定,高嗓喊一声,妖妹,今晚这单让谁家狗享用。是的,一幅边城风土画卷,无湘不军啊,在中国,桂军彪悍,湘军最強。在湘西,要住下,慢慢品味,水底今溢,吊角楼昔唱,才有韵味……
如果上苍假以我们时日
倘若上苍能有所感
在我们老时……
仍还回到年轻时光
让我们重新泛舟
不至于虚度光阴
怀念童年儿时的稚纯,
也可以谴责我们
驾筏与襁褓,
重返母乳时代。
甚至在子宫里搭建巢穴
永世不在这个世界出现
是否可在苍白贫瘠的年代
去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
重温昔日的初吻
不必过于贪婪……
韵带白发霜月可期。
恶魔攀援,会缠上自身。
鬓角额头皱纹纵横……
多么难忘旧时光,
虽草木尘沙,皆携诗性,
亦非吾所能控,有灵自漾。
淑娟丽人,何愁以嫁鸿府,
蕙兰佳偶,凭什乃择荷声。
若假以时日我一定不是好人
但绝对没时间去做坏事
因为我还有大量事情要做
比如琴棋书画
诗词歌赋,文哲史地
还有一些长篇小说要写
一些有趣的典集和国故
一些园林营造与建筑
多么想蜕变为一只蜜蜂
或身背花蒌的蝴蝶飞向花丛
我们渴望春秋大义……
亦喜欢百科全书式的博识
这样。只这样……
才不负此生遭际
……择定各自方向。
沉樱与木棉花
从一座酒楼到另一家酒店
身披长发的少女一路奔波
需要植入清爽薄荷般的凉荫
两位身穿不同旗袍的女子
在花园交叉的小径上相遇
尤其是一个炎热蝉鸣的夏天
一朵喜欢出汗的木棉花
应该与莺啼般的沉樱
享受这种礼遇和恩赐……
可她却要骑一辆曝晒的自行车
行进在阳光与梧桐铺就的大雨中
才女的气质加上诗人的风腴
让她仪态翩翩!
若用优雅和吐气若兰来形容
在我们这群乌鸦和莽汉看来
毋宁说她是一位公主
倒不如说她是白里透红
琥珀融冰一泓映水的泉
寓言城堡里的钢铁战士
雄鸡报晓射出林中的响箭
需要携带玉声和凤凰于飞
隽秀的书卷气加上蕙质兰心
将一位漱词于古韵中的女子
推到一群挥舞趾爪的豹子面前
一个令人喝彩和艳羡的星期天下午
按约定一帮臭诗人拿出诗来
耀武扬威!木棉花在朗诵
……弗朗西丝-培根的名句。
而我们尽情释放在喝醉之后
相互拥抱唱着心酸的安魂曲
……从魂断蓝桥到二泉印月
罗马假日的白和卡萨布兰卡的黑
永夜的歌唱需要一群
为艺术献身的疯子!
而我们则当仁不让相信
正义会让我们荡起灵魂的双桨
投身血誓的文学和辉煌的使命
一个灰暗微雨的晚上
……我们送沉樱回家。
她在哭诉一个家庭的不幸!
……是的。伟大的精神,
需要与众不同的呵护。
黑洞洞的阳光下
……明媚贯穿始终。
一颗心需要霹雳与雷声划过
隆起于诗歌的沃土上
让一帮臭男人围着你哭泣。
久 别
此前。秋千架上的花裙
在日历翻开的回旋中跌成既忘。
叠加的朦胧选择了哲学的童年。
用书籍垒成的天梯,往上攀援!
八十一层迴?在旋转中,
为少女行进的双腿添加表针。
往日停顿的雨巷,在明月挫败的盘子上
交错行进。清凉的自行车,
在傍晚蝉鸣轻捷的舞步上播种余晖,
街道上,重叠的灯山宣召一个城市的聚会。
窗洞中的飞机,拥有一个女孩折叠的体温。
那细腻的果敢被薄荷般的亲吻带走,
圆圆的唇印,如一枚图章,盖上邮封。
双手攀交的脖颈,赞许藤萝的纠缠。
使四月的阳光密织于八十一叶片的缝隙
夕阳如金麦穗般倒下,而此时,
秋季的雨,正在宇宙的跳板上起飞,
从银河的那端,向地球进发。
围绕八十一根巨大的石柱在跳弧步舞!
设若用足尖在秋千架上画音符的少女
以裙光呼唤秋风,却在冬天并拢。
让另一个掌心绽放荷花的女人嫉妒,
而所不同的是,遗忘造成的缺憾!
对于潜心讴歌写诗的往事让陌生人相信
旧情复燃或可以抵抗内心的暴发力。
握手既久,相拥成念。
时间的金币在漫天飞舞,
雪花飞舞招凤引蝶!
八十一片雪,如薄荷。
八十一座迷宫在天堂随娑婆起舞的旧相识
而给予取予求的人们激励自己的榜样。
西风的呼哨,可以冻结梦境!可是,
在同样的冬季,久别重逢
又能成就蓝桥上的歌侣,一个人的遗忘
也能挫败廊桥下的流水,一种弥望的虹
使霓裳闲疏于淡黄的眩晕,而加以洞彻
拥抱下一个织围脖的星期三,
坐着雪花的牦牛车到北冰洋去炼丹,
或许能让人长生不老,但忘却是否
能饶恕我们。用思绪激励思想。
从郑州新通桥带来的联想和往事
⊙【诗序】
北京有个金太阳,
郑州有个新通桥。
这个大家都知道。
——摘自郑州俚曲
⊙【原诗】
从新通桥,往东再向北……
拐弯兜圈到经八路有个门
进院踅摸,沿楼最后一单元
即周洪小宅,斗室灰暗,
……凃壁生辉,满窗澄萤。
一帮臭诗人和作家常常光顾
叨菜叨菜,蔡老师说
大家齐活,挥箸侑觥。
套用亚瑟夫人一句名言
他就是″呐个”……刻印的!
一帮狗男女,天天啸聚,
歌山会海,舞技如鸭……
小燕子是他的情儿,
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
还有谢小毛张海龙什么的。
一帮帮″海外人士”……
给大家刻印,周洪全包!
一天我拿块砖给他……
他一脸?态誓死要与我绝交
笑日累月也常常去购书。
到附近某家电影院蹭片。
……那原先是家戏园,
常演人间别态。
洪弟父母,系名角儿……
沙家滨、红灯记串烧。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蝉鸣肆虐!
我和亚瑟及他
在谈亚瑟家被抄的情形。
骑着三辆破旧的单车
……浪迹于大街!
黑森森街道梧桐叶层层皆碧
醉意却令我们一路走到黑!
刀砍斧劈般的大雨呼啸而至
从一堵墙到另一墙,
废墟一般灰白……
我们只能惊散奔逃。
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
黑洞洞房子从我们身边飞离。
我怀念那些青春的岁月
并因怀念它们而泪眼滂沱!
六一节为患癌症故去的外甥女讲述罗马假日的故事
在你亡故后我经常想起你
正如你经常想起:疼!
我说:“不疼,会怎样?”
你说:“不痛,会更高尚!”
那就去想一些快乐的事情。
比如一些枣树,
一些簌簌飘落的枣花。
你的坟头蔓延着血水,
日出照耀群山,
一片血色的湖。
轻声倾诉吧,
比如我们在午后祈祷,
看日光下,输电塔,
如一枚针,缝合了云曦。
譬如雨天患病,
癌症遇雨……
见一只燕子
折叠翅膀被雨打落。
你在正常的日子
会去采带刺的月季。
不如在一生的征战里
选择打马归来。
譬如林端响起风,
雨就匆忙落下。
和你谈精神病人
和一个礼拜天的上午
到温泉游泳。
噢,香气,林中的花香
在一个卍字的核心,
响起纳粹黑色的皮靴声。
象阅读作家茨威格《象棋的故事》
我们在重温往事,期盼看一段罗马假日的电影
小 蝉
蝉鸣的小号,落满了她的周身。
嘹亮无一复加,暗助负暄的阳光
在秾稠的枝叶上跳动……
带血的假期,染遍了整个城市!
但在倾城中,无一能目睹你被一架相机
纳入框中。
旷日持久,她坐在桌前,像一张白纸。
瘦削的腰身,难掩胸部的高耸入云。
青花般的大摆裙,契约似的
和阳台四周的景致融为一体。
她穿着一双丝袜,占居了整个房间!
精卫填海
她是最先一个,裸浴在大海的女人
她把自己填进去
听风浪组合,形成穿越潮汐的乐章
月光将镜中的水,从银河系惊呼于巨蟹座的山丘
咣咣倒出。幡旗漾动巨澜,涛声依旧
太阳复燃,将斧头般焰光织成锦缎
破釜沉舟沸腾,骨头的合唱队
把覆盖她肉身的芬芳逐渐剥离殆尽
洋流载着巡洋舰般的漂流物
咆哮的海藻与密集的鱼群……
席卷而来。钻出她羽化成鸟的躯壳,
喷薄捉月而去——
她没有逃生的欲望
只凭着融进海洋的肉体
让海神挥舞金箍欺凌
吐血的雷霆,把舌尖的闪电——
从口中拔出……
海鲸彼此拥抱,海市蜃楼皆如草芥抛散
一粒粒珍珠蹂躏凤凰涅槃再生的巨鸟
再乘她双腿驾驭的车轮
寻找父亲炎帝汗珠夯筑的城廓
没有一只鸟,像她一样一丝不挂……
胸乳点燃月光十万堆篝火
加力圣城绳梯攀越的高度
她攀越了万流江河倒竖堆积的黄土
又复把身上负载的万仞石峰
衔在落日倒映的天空
把一切都填了,包括石子、妙丽的裸身和羽毛
她把大陆所有的山系嚼碎啄烂,……去填海
最后,把自己也填进去。
双乳和衔石的喙:变成三座仙岛
背负怒焰翻腾的金波,一次次绝望嘶鸣
后羿射日
1
他弹一下弓弦,太阳就动一下
十个太阳和他一同合唱
十个炎帝的孩子:和他一起插科打诨
十轮日光和他一样散漫……
十个太阳,有男有女——
它们繁殖更多的太阳,
一群群太阳,像苍蝇一样向太空
哄聚、膨胀、星散。
他像乡间幼儿园的老师,
这些太阳:都是他在野外拾来的孩子
他放牧羊群
也放牧它们……
2
那些星光的物质都被它们照瞎了——
它们如乌鸦,在他屋前屋后乱蹿
十个炎帝野生的儿子
从扶桑之母惊叫颤栗双腿的裂隙娩出
十轮光芒四射的太阳泣血哭喊
他用手拍打它们,让它们静息
否则他会用弓背惩罚其中一个圆润的屁股
3
它们每天都在织出光的锦缎
在彩云的血泊里——
城头的战旗如撩起草裙的女人
被太阳风撕裂
他还原扶桑之树作弓,
用她窈窕的枝丫,削尖做箭
把烈烈燃烧的日光,若水般淋洗自己的双瞳
他将兽皮裹在如山的腰围上
一群群星辉煌如蜜蜂飞入他放下的酒碗里……
他把烈日的光焰如冰放在嘴里
——咯吱咯吱,咀嚼着,
4
他是日光唱诗班的指挥
他驱赶它们,挥动光焰蝙蝠般的长袖
边唱边舞——
那些鸟一样的太阳,
向峡谷鼓声里飞跃
群殴攻陷,逐渐占据了天堂
5
现在,上帝感到它们厌烦
……他已厌倦,
更觉得这样繁殖,无穷无尽。
就让后羿取乐,
射杀它们——
太阳愈发四处攻城略地
火焰宏阔丛林草芥皆在它们手里变为烟
他吃完泡面,从箭筒抽出九只犀利的羽矢
一颗颗射完后,
就躺倒在草堂上碎成了玛瑙。
九个死去的太阳如铃铛,挂在他的围腰上
6
天,暗下去
还剩最后一个太阳,
孤零零悬在半空
忽左忽右,忽冷忽暖
抛弃在原野上的弓
弓弦笔直,如赤道丈量它的纬度
太阳像一只舀水的瓢
满天血水被它舀起
在黎明或黄昏,
哀哀啼哭……
玄 歌
在春天,屋瓦何必呼喊
农人如何荷锄,代替园丁。
在诗律打开的果园,一些花
盛开,……一些花凋谢
我们捧读的词典,需要装填,何样的思想?
比如,吟诗的琴匣,突然播送瓢泼的大雨
我们祖先,烟冢眠睡的诗歌突然转停,
一个个蝌蚪文,在寻找展厅
变成倜然绽放的空阔,若一艘扫雷艇
驶进太湖,蝴蝶如何飞舞身背花篓
之于花蕾的岛屿,争暖雨痕飞入了火棒
虎,身披栅栏,斑纹金黄的飞瀑
谆谆讲述湛蓝的诗艺
硕大的梨花泪最后撞进繁殖的峡谷
孵出町榭的鸟一切翅膀的诗学
在脚趾上、枝条蜜蜂蔓延在蜂窝上——
诗性照耀溪水盥洗的停顿在照射藻饰的周身
我被胭脂雪或四月的批判灌输
须髯飘浮,尤剩果树。
圣杯交织的幻歌夹住那些风中呼啸的笔
攀援树影在光斑眼皮下抚摸
一切有序的变为无序,
务虚的诗性,形成锈蚀画室的翅膀
修辞,麦子修士般剃度,一行行麦垄在镰刀下
彼此描写墓穴卖血的缅想歌
一些睡梦轩的毛线买下沐浴桃花的碎片
寄身金笛的玫瑰在细微的蔷薇花床前抖擞
我们身体里悬挂吊瓶终于疗治春天的病疼
丛林小溪暮色子夜和黎明
几尾鱼,衔水吐珠
在庄周的逍遥游里与蝶齐舞
身背花蒌的蜜蜂在采蜜
蜂腰蛴颈,穿蝉衣晚装的蚊蝇
手执注射器和放大镜,
用针一样尖锐的喙与复眼
在人体上绣花。
这些纹身和刺青……
伴随着嗡嗡鸣响的蚊蝇之声
将绢一般纤簿的皮肤叮红
用玻璃丝般的爪抚摸食物
细细品尝,每一厘果实。
奇痒无比及肮脏有力贯彻和传布
犹如布施者一般朗诵典章。
手捧手风琴的蝤蛴和蟋蟀,
在萤火虫制造的烛海,
在夏日烛光晚餐上
以琴师和顶级音乐家出席
它们合奏
一曲莎士比亚仲夏之梦的旋律
震撼了整个舞厅。
草坪上,岩隙中,
蜈蚣,盘扣似的旋舞
同样身着蜈蚣盘扣的旗袍女士
在月光舞的庭院姿态翩跹起舞
浓妆艳抹的翘翅鸟,
琥珀般用绚丽的鸣叫
点燃了整个森林。
与黄鹂夜莺在缀满了星光宝石的宫殿
竞相歌唱
沙滩上,寄生蟹
将螺旋的宫殿如贝壳一般打开
窗帘上挂满灯笼的沙贝
向黎明召唤。
清汤挂面
1
腹饥,一缸红鱼从胃中游出
丝丝缕缕抽尽
未毕显山露水
重重叠叠的绫绡闱帐……
在箫声独奏的胃声中攀行
恰有琴瑟暗合,腹敲如鼓。
云蒸霞藯的风在临窗的竹枝上一滑
沿苔痕,拾阶而上。
于剑阁般泓喧的胃阙两端题款
兰泉映篆或听钟。
胃部的藏经楼
锁不住身背花篓的寻宝人扣寻
老僧枯坐,若一尊石像……
沙弥汲泉,在寺下禅溪听蝉
林叶飒飒,和风景衬。
竹鸡幽啼,委蛇缠根。
2
抱瀑偎岩的胃,松涛黯哑
岫穴卷径,从两端虚烟上升
锦囊一袋,在胃崖,悬挂……
飘风四散,帘滴琵弹。
饿山猿啸,似有禅灯高照,
饥肠辘辘,仿佛呦呦鹿鸣。
一只鸟在腹中鸣叫……
何等的饥寒郊迫!
……或寻郊寒岛瘦
让二人搜肠刮肚去吟诗
让东坡饿着肚子作文章
一竿竿茂林修竹凿壁偷光
一锅霓虹煮出的云山雾罩……
比水煮面更耐咀嚼
索性叩两个鸡蛋切几瓣蕃茄
煮碗清汤挂面
让明清两季的山水纵横捭阖
在锅中,扬溢春色……
寸寸红渲,缕缕青蔬
丝丝青葱,在雨沸檐廊的锅中
我先盛一碗面下酒,
让三碟石蜡灯般的小甜肠、
香笋与琥珀色似的泡椒
照耀我的五脏六腑……
快活。复快活!
琴鸣如丁丁细语。
口中碎玉声舌尖卷泥声不绝入耳
当霞絮霓灿的盘中餐下肚
布施的面在雾挑云吞中吃毕
3
坐庵拥坐,执棋一粒
且摆谱,与香客手谈。
骄横冠小崖争峰,
我在云中漫步……
胃声若兰,如伞
穿过静寥无人的雨巷
见一个身着旗袍的仙子
邂逅相遇即是缘……
我从后向前,倒置,悄问?
现在,一竿竿挂面,如竹
一粒粒青葱,如灯。
清汤若潭,柳浪闻莺……
苏堤春在,肠径盘旋……
胃殿有梧桐雨在月下
穿风织雾
且待旦夕醉酒吃面……
不付此生!
在我苦闷而充满诗意的花
五一国际劳动节
梦想忧郁的花园蔷薇盛开,
先哲们聚拢在一起饮着美酒吃着干酪
象雅典学派中悲剧诗人玄学家和祭司
感慨万分,不着边际,侃侃而谈
他们或充满激愤,或带着伤心。
1971年,同样的悲哀在北京一个四合院里发生
我们尚不知晓哪些混水摸鱼的手是多么幸运
所谓的黄皮书、白皮书、灰皮书
拥有怎样的光荣。
正好赶上文革后的混乱
近百部世界名著落入他们的手中
日后北岛说,我常为我们这一代感到庆幸
若没有高压和匮乏就不会有偷尝禁果的狂喜
如今我走进书店为自己无动于衷而恼火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
“奥威尓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
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
因为再没有人,愿意读书……”
雅利安的后裔们尚有物质和精神的支持
那些为真理与求知甘愿坐牢的人
却怀着盗火的决心。
岁月、生活和磨难让含金量更高
僻静的深处,有响雷与闪电逬发
他摊开厚实的手掌慢吞吞告诉我
书还没到他的手上。就这样,
曼德尔施塔姆身披黑色大氅,
在交叉的小径上消失。
却来到我的面前。当然还有爱伦坡
约翰?布兰、贝克特、萨特和加缪
这些种子,如大地上飞絮,
奇异地根植于他们的心胸。
我在不久的将来,将缅怀他们
某月某日是我常常悼念他们的日子
尽管他们现在都大名鼎鼎
我悼念他们是为了记住另一个日子
虽然这个日子只是一个字符
虽然这个日子来临是那么轻微

一行雁行的路径曲折飘渺,
如何飞上崖顶,成为向下俯视的鸟!
在云中。用翼翅飞翔,
在云端。以翅膀搧动风,
或翻滚、叠翅翱翔!
或盘旋、向雾海挺进。
在峰端作俯卧撑的鸟现在
它代替人攀上曲折盘旋的小径。
把一个修为的禅院,折叠成舟,
一块啄香的积木放置在九霄!
一个陶然观雨的亭子矗立于瀑布近旁
松烟,在松针间穿针引线!
擦一点冲淡的花青,在瀑前冲浪,
山寺形单影只,人如几粒灰尘
而观雨的亭子则像一个打伞的女士
四柱倒垂,卷帘触地。
檐廊似穿旗袍,画竹于窗!
划一叶扁舟在山雾中遨游
林海归之于一,树归之于二。
三三两两攀山的人,单之又单
纯之又纯。一点点向上爬,
攀援于无路!对于他们而言更渴望是鸟
又折返,瀑雨淋湿了白昼
持续折返的树林,如拓片般着墨
画寺避让惊喜于玄鸟栖息的茶馆
崖顶,崖柏茂盛,苍郁得发黑!
碧绿的人影染点虚蓝却黛色般
变为赭红。崇光泛彩的瀑布
虚张声势!龙腾虎跃
忽而一阵阵山风袭来,
现在,我们形容憔悴
在悬挂如丝的吊桥上蚁行。
想起一个叫胜岗的地方
民皮的家,在胜岗……
找他,得上二楼。
天热睡不着。
骑一辆疯狂的脚踏车
伴随夏季的蝉鸣
找他聊天……
一路坑坑洼洼,垃圾纵横
薄荷般的清凉碾碎月光……
阴森森的村巷,漆黑一片,
犬吠如泼水,齐头并进。
这家伙,正谈恋爱……
我匹马单枪闯入,被他拦下
然后义正辞严,哄我回家!
皮民,我和你冒着大雨倾盆
去西郊,接她,你还记得么?
你写一本回忆自己的十万言书
我建议,将之改成小说。
你却一脸困惑,不置可否。
一群群伪作家和伪诗人
在你的房顶,谈一些鸡零狗碎、
不疼不痒的狗屁文章。
文化策动与倾向……
也有人喝醉,想往下跳!
但又担心摔不死,
成不了当代英雄!
月光如刀割去这城中村
叫胜岗的地方
惟留下地产商
开发一半的建筑
一群不屈不挠无私无畏的战士和英雄
迷惘,或走失。
而我们,还活着……
尽管现在他们都大名鼎鼎,
但在,那个贫瘠的年代
却拥有着精神上财富与真诚。
作者简介
唐明,著名作家、学者、诗人、画家、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河南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闻香识玉:中国古代女子闺房脂粉文化史》(上海三联书店版)、《香国纪:中国历代闺阁演变》(人民日报出版社版)等书,长篇小说《淘米水》《鼠群》《中午》等,长短诗三千余首,另有《中国兵器史》《中国佛典钩沉》《中西方艺术史鉴》等作品。
56
往期回顾
【东方诗苑】唐明‖雁鸣湖泛舟纪略寄诸侣骋兴等随笔5篇
【东方诗苑】唐明‖答友寄兴 等七言60首
【东方诗苑】唐明‖寻唐朝六诗君(35首)
【东方诗苑】唐明‖泼墨泼彩等五言21首
【东方诗苑】唐明‖满园春色(10首)
【东方诗苑】唐明‖花街杏雨等七言29首
【东方诗苑】唐明‖物欲时代的肺疾(21首)
【东方诗苑】唐明‖对雪写的诗(外6首)
【东方诗苑】唐明‖垄上雪等七言25首
【东方诗苑】唐明‖一树辞藻皆在雪中闪现(12首)
邀 请 函
【投稿要求】原创诗歌1-6首或诗评、诗论、散文、随笔、杂文、小小说等作品,文责自负;2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以及近照1-2张。欢迎自带音频,请附诵者简介和照片。投稿邮箱:13781647269@126.com,也可以发编辑微信(839963889)。
【关注平台】微信搜索dongfangshiyuan或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东方诗苑”,均可关注《东方诗苑》微信公众平台。
【稿酬发放】5日内赞赏20元以上的60%作为稿酬付给作者,5日后的赞赏不再结算,无赞赏则无稿酬。稿酬以红包形式发放,请作者及时添加微信(839963889)。
【诚邀合作】以诗为媒,扬您美名。本平台诚邀合作良伴,联系电话:13781647269。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心灵港湾 情感倾诉 甜美回忆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东方诗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