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剑走偏锋”,如何纠偏正向?——“新冠病毒的哀号”升格指导

“剑走偏锋”,如何纠偏正向?
——“新冠病毒的哀号”升格指导
杨顺仪
【2020年高考上海卷作文题】
世上许多重要的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
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思考。要求:⑴自拟题目;⑵不少于800字。
【考生病文选录】
新冠病毒的哀号对,我就是正在漫游全球、准备扎根美国、巴西的新冠病毒,世界卫生组织给我起名COVID-19。尽管现有特朗普大哥的罩护,但回顾我走过的春夏时月,虽然风光一时,战果累累,唉,时下日子可不好过啊。
想当初,我COVID-19乘庚子严寒流行期,蹲临中国武汉,趁人不备,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让一个上千万人口的武汉整个陷落。接着又趁春假人员流动的大好机会,从武汉出征,搭乘高铁、飞机、轮渡、汽车,快速漫游各地,攻城拔寨,不到一个月就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炎黄大地,成了我COVID-19的天下,让世人对我束手无策,敬畏三分。我骄傲的是,我无手无腿,却搅没了中国人的年夜饭、春节游乐活动;我无踪无影,却惊动中国高层在年初一为了我而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还为我专门成立一个什么中央应对新冠军肺炎疫情指挥部,翻翻历史,“非典”前辈哪有我这样的荣耀?我无枪无刀,却一天杀它几百条人命,还威胁几十万人成了我的携带者。
唉,好景不长,中途跑出一个抗击过非典的钟南山,又遇到一个从杭州过来的李兰娟,两个七老八老的家伙利用专业的防护知识,制定最原始也最有效的物理隔离办法,上书中央,对我来了个联防联控、群防群控,尽管我发飙,抓住现有的病毒携带者,对准老弱病残,来一个血腥镇压,但在封城闭户的攻势下,我的路子却越走越窄,到最后甚至无人可附,无身可寄,想施威,长城内外,又无用武之地。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于是我溜出喜马拉雅山,越过台湾海峡,四面出击,寻找我的寄宿新主。窜到欧洲大陆,以闪电战术,攻下意大利,拿下西班牙,骚扰法德,让整个欧洲不得安生,又远涉大西洋,来到美利坚众合国,看看这个世界上应对流行病最充分的国家怎样,结果遇到一个纸老虎,三两下,我就殃及它三百万人口,杀死它十几万人。
杀人,显示了我的无比威力,但世人哪能放过我?从疫情袭扰中走出来的中国不断向世界各地输出防疫技术、防疫人员,世界各国也在中国经验指引下,团结起来,让我无处藏匿,逃生无路,就是在生存环境还好的美国,虽有大哥罩着,但也有众多福奇们活动于基层指导防护工作,我分身有术,也遇无人可施的境地,在我与人之间调了个头,轮到我夹着尾巴小心翼翼地防备着苟活着,唉,这哪是我COVID-19过的日子,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评析:《新冠病毒的哀号》,单看文章,还是不错的。以第一人称“我”拟写抽象的新冠病毒,把还在我们身边肆虐泛滥的COVID-19形象地再现出来,尤其COVID-19刚和我们较量了一个春夏,至今仍恋恋不舍、纠缠不脱,考生慧眼选取COVID-19视角,让经过了春夏抗疫的人们有了强烈的共鸣感。行文以“我”写物,以自己的叙事才情大事演绎COVID-19的下榻、袭扰、转战,富有故事性,极大地挑逗着人们的阅读神经。
但这是2020年高考上海卷作文,一看文题,就会想考生怎么写这么一个东西?结合写作设题,行文显然剑走偏锋,杀敌八千,自伤一万,得不偿失。2020年上海高考作文题就一句话,“世上许多重要的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话题“转折”,主体“人”,任务“面对意想不到的转折,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怎样”。此文,则把材料要求的主体“人”置于行文的背后,让意想不到的事物——COVID-19跳到台前,虽然对之持以贬损态度,以它的当下遭遇来反衬人对COVID-19的围剿,间接表现人对事物发展进程的操探,但在考场作文要求直接醒目、纵情深析的情形下,间接侧面,旁敲侧击,虽委婉可读,但仍显不合时宜,难上一类文档次。
【升格作文】
与新冠病毒的较量
“老兄,看到‘世上许多重要的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的作文题,你怎么看?”
“世上有些‘转折’确实让人意想不到,趁虚而入,但不管怎样,这只是一时的,过后人们便会认识它,攻克它,制服它,《老人与海》不是说过吗?人不是生来就要给打败的。”
“何以见得?”
“远的不说,就说眼下的新冠病毒——
COVID-19乘庚子严寒流行期,蹲临武汉,趁人不备,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让一个上千万人口的武汉整个陷落。接着又趁春假人员流动之机,流窜各地,攻城略地,不到一个月就肆虐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炎黄大地,不但搅没了我们中国人的年夜饭、春节游乐活动,还惊动中央高层在年初一为它召开政治局常委会,成立中央应对新冠军肺炎疫情指挥部,看到一天摊上几百条人命,几十万人成了COVID-19的携带者,谁不哀伤?谁不感到无助?
就在这节骨眼上,抗击过非典的钟南山来了,从杭州赶来的李兰娟到了,两个七老八老的医者利用专业的防护知识,制定最原始也最有效的物理隔离办法,上书中央,对COVID-19来了个联防联控、群防群控,尽管COVID-19发飙肆虐,抓住现有的病毒携带者,对准老弱病残,来一个血腥镇压,但在封城闭户的攻势下,COVID-19的路子越走越窄,到目前成了可防可控、可查可去的过街老鼠。
当下,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很严重,确诊病例达三百万,死亡病例也有十几万,这不是COVID-19不好对付,而是以总统特朗普为代表的商界精英,看不过因疫关闭经济的萧条景象,在现无疫苗的情形下,刻意恢复经济,给了COVID-19趁虚而入的口子,抓住美国不放。所幸,众多福奇们借助中国抗疫有效经验,活动于基层指导防护工作,有效抗击COVID-19,世界各国在世界卫生组织指导下,积极应对,从疫情走出来的中国又向疫情深重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地输出防疫技术、防疫人员,COVID-19虽然还在肆虐,但远没有先前那般利索,那般猖獗,在团结起来的世界人民面前已经显得无处藏匿,逃生无路,等到疫苗研制成功的一天,就是它的末日的来临,而这一天,不久就会到来。看到这些,面对COVID-19,仁兄,你会感到无能为力吗?”
“是啊,天花杀人,琴纳发明牛痘;虐疾虐人,屠呦呦研制青蒿素,一个个意外来袭,起初都势不可挡,但在最后的较量中,都让位于人,COVID-19又能猖獗到几时?正是:历史转折不意来,人定胜天终有时。”
评点:为纠偏正向,在原文基础上,升格作文做了这么几步:一改题换新,把原来的“新冠病毒的哀号”改为“与新冠病毒的较量”,“与……较量”突出了人的主体地位,让新冠病毒成了较量的客体对象,还原材料指向的主体“人”;二改体用新,一改先前关于新冠病毒自叙传的行文体式,升格作文虚拟了一则两人对话,以材料引起对话,又在对话中叙说新冠病毒的肆虐,在对话小结中揭示主旨,革新了原有的自叙传;三改物为人,原文以COVID-19为行文主体,升格作文则还原为人,虚构出两位参加高考又遭遇过新冠肺炎疫情的考生,围绕两位考生对试题的对话讨论,建构行文框架,首先基于材料,不绕弯子,直接让材料作为话题的引子,开启文章,为照应“新冠病毒的哀号”一文,行文又不脱其实体内容,最后又通过议论小结来强化主旨,或史实,或结论,或反问,更结以两句小诗,首尾呼应,突出人对意外的最后掌控,使升格作文在原文基础上有了更鲜明的对象倾向、主旨倾向,能在第一时间以正面直接形式向阅卷老师流露出自己的行文倾向,一反先前的委婉间接。
作者简介:
杨顺仪,供职于江西省崇义中学,中学高级教师,江西省第二批中小学高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在《语文建设》《语文月刊》《中学语文》《读写月报》《高中生之友》发表教研文章上百篇,2019年一年指导学生在《全国优秀作文选》《作文通讯》《作文》上发表习作十多篇。
声明: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公号立场无关。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图片。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语文报》《鲜素材》《学语文报》《课堂内外·创新作文》《读写天下》《现代写作》《作文与考试》《学习报》《学习周报》《中学生阅读》《新锐作文》《三悦文摘》《佳作》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1506669337@qq.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