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卖油翁》的“笑而遣之”再解读

本文发表于《语文学习》2020年第5期
《卖油翁》的“笑而遣之”再解读
中山市教育教学研究室 郭跃辉
作者简介:
郭跃辉,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原中山纪念中学语文教师,现为中山市教育教学研究室教研员。第三届中山市市级骨干教师,中山市语文中心教研组成员,中山市高中语文教师发展工作室成员。主持中山市重点课题1项,参与省市级课题3项。在《语文建设》《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杂志发表文章80余篇。
出自欧阳修《归田录》的《卖油翁》一文,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被编入《开明新编国文读本》。对其主旨、人物形象的解读,可谓众说纷纭,或从宋朝社会风气角度解读,或从道家哲学角度解读,都得出了相对可靠的结论。对于“康肃笑而遣之”一句的理解,《七年级语文下册教师教学用书》认为:“陈尧咨的‘笑’中有会意,有尴尬,也有解嘲,‘笑’和‘遣’也表现出陈尧咨通达爽快的一面。”[1]这种解读的前提自然是,卖油翁凭借精湛的技艺以及深入浅出的道理使得心高气傲的陈尧咨心悦诚服。对此,有必要进一步辨析。
一、从“母文本系统”还原的角度解读
如果认为《卖油翁》一文的主要内容是揭示卖油翁的技艺高超和陈尧咨的心高气傲,那么文本的叙述重点自然放在传奇底层人物“卖油翁”身上,故事的主题就成了批评陈尧咨的傲慢无礼,赞赏底层人物的高超技艺以及谦虚品质。如果将课文还原到其所在“母文本系统”即《归田录》原作中,就能发现诸多问题。
首先,这篇文章并非独立的文本,而是出自欧阳修《归田录》的一个片段。叶圣陶、郭绍虞、周予同、覃必陶几位国文大师合编的《开明新编国文读本》收入这篇短文时,取名为“卖油翁”,这就导致此后读者将关注的重点放在卖油老者身上,在情感上自然也会向卖油翁倾斜,把批判的目光投给陈尧咨,标题的导向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接受心理。其实,欧阳修《归田录·卷一》记录的都是帝王将相的言行,例如太祖皇帝、仁宗、钱若水、宋祁、寇准、杨亿、王曾、陶谷等,“陈康肃公善射”片段前两段记载的是仁宗皇帝的事迹,后一段记载的是宰相文彦博、富弼事迹。如下:
仁宗圣性恭俭。至和二年春,不豫,两府大臣日至寝阁问圣体,见上器服简质……
陈康肃公善射,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
至和初,陈恭公罢相,而并用文、富二公……[2]
在以皇帝和宰相为叙述对象的故事中间,作者又怎会插入一段“卖油翁”这样的无名之辈的轶事呢?因此,从作者记述《归田录》的内在逻辑顺序上看,《卖油翁》的叙述重点应该是陈尧咨,而非卖油老者。而且,《归田录》记述的“名人轶事”,大都没有过于直接的贬义,作者又怎会对举世无双的陈尧咨加以嘲讽,认为其射箭技艺居然比不上卖油老者呢?
其次,陈尧咨的射箭技术究竟如何?一般人认为陈尧咨“发矢十中八九”,命中率并不高,从而对陈尧咨的射术产生了怀疑,认为老者倒油的技术比陈尧咨高很多。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教材中的“十中八九”没有注释,这不是说他射十次只能射中八九次,而是说射十次,能够射穿箭靶的次数是八九次。古人射箭,不仅是传统文化技艺,同时也是武术技艺。射箭方式很多,其中就有“白矢”之说,即射穿箭靶,露出箭镞即箭头。作者说陈尧咨射术“当世无双”,绝非夸张。《宋史》中也记载:“善射,尝以钱为的,一发贯其中”[3],他能够射穿铜钱,可见其射箭之力道。同时代的王辟之在《渑水燕谈录》中也记载:“陈尧咨善射,百发百中,世以为神,常自号曰小由基。”[4]“由基”即“百步穿杨”典故主人公、楚国大夫养由基,而“自号”也印证了《卖油翁》中的“公亦以此自矜”,同时也暗示了“百发百中”的陈尧咨不可能只是“十次命中八九次”。
也就是说,以射术自矜、自夸、自豪甚至自负的陈尧咨,面对老者“自钱孔入,而钱不湿”的表演,从内心深处来讲是不以为然的。这也是陈尧咨眼中的“卖油翁”形象。因此,陈尧咨的“笑而遣之”的“笑”,应该是一种大度、包容的微笑,即面对老者的无理挑衅有一种“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的优越心理。
二、从文体与叙事的角度解读
从文体上讲,《归田录》属于“史料笔记”,从传统图书分类上讲,“史料笔记”既包括史部的“别杂史”,也包括子部的“杂家”,甚至包括了小说类资料。中华书局出版“历代史料笔记丛刊”,已有130多种。“史料笔记”的内容不见于正史,但又不同于《聊斋志异》之类的纯虚构文体。应该说,这类书记载的朝野轶闻和街谈巷议,介于“实录”与“虚构”之间,即以事实为基础,又经过了一定的艺术加工。欧阳修曾在《归田录序》中说:“《归田录》者,朝廷之遗事,史官之所不记,与夫士大夫笑谈之余而可录者,录之以备闲居之览也。”[5]朝廷遗事,自是事实;笑谈之余,难免虚饰。对于《卖油翁》来说,既有以历史人物事迹为基础的实录色彩,同时也带有小说家的想象。因此,有必要从叙事的角度对“笑而遣之”进行解读。
首先,从人物设定上讲,要想突出故事的传奇性,使“谈笑”也能够广泛传播,最好能够拉开故事人物之间的距离,包括人物的身份、地位、性格等。《卖油翁》中的陈尧咨和卖油翁老者,就符合这样的“人物差距”。从身份地位上讲,陈尧咨是当世文武全才,他不仅“举进士第一”,同时射箭技艺“当世无双”,而且官运亨通,《宋史》直接记录了他四十多种官职。人生经历虽偶有起伏,但总体属于名臣之列。而卖油翁,无名无姓,无官无职,属于“引车卖浆者之流”。而且,陈家在当时属于名门望族,陈尧咨的父亲陈省华是左谏议大夫,兄弟三人陈尧叟、陈尧佐、陈尧咨,世称“三陈”,陈尧叟是进士第一名,陈尧佐进士出身。这样的家世、家声、家望,和名不见经传的卖油老者相比,可谓“判若云泥”。如果是两个卖油老者比拼技艺,那无非是底层民众的茶余饭后谈资;如果是两个将军比武射箭,也不过是正常的“功夫切磋”。但如果是“身在地面”的卖油老者和“高入云端”的“小由基”陈尧咨进行手艺比拼,那自然更具有“街谈巷议”的价值。巨大的身份地位差距,使得故事更有传奇性,甚至会产生一种“高手在民间”的心理落差。
其次,从故事情节上讲,《卖油翁》呈现出的故事并不复杂,但即使是篇幅不长的故事片段,也体现了情节的起伏、矛盾冲突与化解、突转等特征。陈尧咨“射于家圃”,本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小事,但由于卖油翁的出现,故事出现了第一层矛盾,主要体现在卖油翁的“睨之久而不去”和“但微颔之”的动作上,这属于人物的“心理冲突”。当陈尧咨注意到老者的“反常行为”后,双方出现了“言语冲突”,陈尧咨三问,老者三答,再加上精彩的动作描写, 将故事推向高潮。如果故事在老者的“惟手熟尔”戛然而止,那么整个情节无异于老者单纯的“炫技式”表演。但作者又加了“康肃笑而遣之”这样一句并不引人注意的话,从情节角度看,不仅意味着矛盾冲突的化解,更是一种“突转”,就像瀑布从天而降化为平坦水脉,高温熔炉突然冷却。读者预想中的更为激烈的矛盾冲突,突然被“笑而遣之”轻轻化解,归于平淡。
从故事情节的逻辑上看,将“笑而遣之”理解为“陈尧咨惭愧讪笑,将卖油翁送走”,就会使得故事过于平淡,缺少波澜起伏的曲折性。将“笑而遣之”理解为“不以为然的微笑”,那就意味着在此前的心理冲突、语言冲突的基础上,又产生了一种“境界冲突”,即陈尧咨认为卖油老者根本不懂射箭的道理,射箭和倒油那是完全不同的技艺门类。于是故事的内在逻辑可以这样表述:当陈尧咨发现老者的反常动作之后,最初的反应是愤怒,这不仅体现在他三个问句中的“亦”“安敢”等词语中,也体现在对卖油老者从“汝”到“尔”的称呼变化上;而当他“观摩”了卖油翁的技艺之后,突然有一种释然,即认为老者也不过如此,于是大度地笑一笑,把老者打发了。
三、从“文本删节”的角度进行拓展解读
《卖油翁》中关于陈尧咨的轶事,最初是由何人发现、记录并传播,已不可考。我们姑且认为作者欧阳修既是故事的记录者,也是故事的叙述者。叙述者与作者的统一,其实是笔记体小说的一大特征,也区别于真正虚构的小说。叙述者采用的是全知叙述视角,他不仅能够细腻地体察人物的表情、动作以及心理,同时还能够超越于故事本身,对故事及人物进行评论。《归田录》“陈尧咨善射”的原文最后一句是:“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6],即叙述者对整个故事片段及人物的评论,不过在选入教材时被删去了。
对于这句被删掉的句子,很多学者和老师进行了深入探究。黄震云教授在《故事讲千年,试解其中味?——欧阳修<卖油翁>阅读与欣赏》一文中还原了《庄子》中“庖丁解牛”与“轮扁斫轮”的故事,并与卖油翁的倒油技艺进行了对比,得出“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握事物的法则,顺应自然之道,才能够有所作为,才是理想的境界”的结论[7]。张存平老师在《<卖油翁>主旨刍议》一文中仔细对比了“轮扁斫轮”和“卖油翁”两个故事的人物关系、情节发展以及人物承载的意义,认为“这篇志人笔记小说应该是有微言大义的,从文本的最后一句可以看出,它将故事指向庄子的‘天道’哲学,有着耐人寻味的丰富内涵,当一个王朝阶层固化、思想僵化,积贫积弱却无计可施,那是违逆天道的。”[8]两位学者将本故事的主旨引向“天道”,笔者是认同的。但对于这两篇文章的结论,笔者有不同的理解。
作者在《归田录》中经常在叙事结束之后发表简短的评论,多数是对故事的简短概括,但也有对人物和故事进行道德、学问、命运等方面的评价,例如“乃知大臣功高而权盛,祸患之来,非智虑所能防也”“人性之相远也如此”“亦其性之异也”等。直接将故事本旨引向道家哲学,只“陈尧咨善射”一例。要想理解并评论作者的“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评论,首先要了解两个典故的真正含义。“庖丁解牛”典出《庄子?养生主》,其本意是表达“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的哲学道理,但“道进乎技”也不排除主人公庖丁的十九年中解数千头牛的训练经历。“轮扁斫轮”出自《庄子?天道》,不过典故重心不在“斫轮”的具体动作与习惯,而在于“言意关系”。庄子认为:“语之所贵者,意也,意有所随。意之所随者,不可以言传也”[9],即真正的意是不可言传的,进而借轮扁之口认为圣人之言皆是糟粕。庄子借这个典故,实际上想表达“天道是不可言传”的哲理。
那么,作者说“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中的“此”,显然这个故事片段。翻译成白话便是:这件事与庄子所说的庖丁解牛、轮扁斫轮有什么区别呢?从表面上看,卖油翁倒油的“手熟”,与庖丁的“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有相似之处,卖油翁的身份与轮扁、斫轮也有相似之处,但从实质来看,这二者是有根本区别的。卖油翁与轮扁、庖丁都是从事“低贱工作”的“贱民”,但在庄子的哲学表达中,那么无名小卒、丑陋甚至身有残疾之人,恰恰是懂得“天道”与“自然”的大智者,这与欧阳修笔下的卖油翁承载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而且,卖油翁的“手熟”仅仅是数十年反复的具体实践,与庖丁的“以神遇而不以目视”以及轮扁的“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也是有根本区别的。其区别主要表现在:卖油翁展现的“手熟型”技艺是不含天道的,而真正的“天道”是不可言说的。更何况,卖油老者用“我亦无他,惟手熟尔”这样的语言来指称自己的技艺,恰恰是落入了庄子所说的语言之“筌”。而陈尧咨的射箭、愤怒,自然也达不到“天道”的境界了。即使是“笑而遣之”的释然与包容,与庄子推崇的境界相比,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不过,作者用庄子的典故时,可能并没有经过逻辑严密的理性思考,毕竟《归田录》是“笔记类”的闲谈之作。或许作者只是兴之所至,为故事片段加上了一句哲学话语,或许是希望陈尧咨能够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力争达到“天道”的高度。
注释:
[1]人民教育出版社等.教师教学用书?语文七年级下册[Z].人民教育出版社,2017:160.
[2][6]欧阳修.归田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1:9.
[3]许嘉璐.二十四史全译 宋史(第十册)[M].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6461.
[4]王辟之.渑水燕谈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1:113.
[5]欧阳修.归田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1:9.
[7]黄震云.故事讲千年,试解其中味?——欧阳修《卖油翁》阅读与欣赏[J].名作欣赏,2018(12):91.
[8]张存平.《卖油翁》主旨刍议[J].中学语文教学,2018(6):58.
[9]王先谦.庄子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1987:120.
声明:以上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公号立场无关。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图片。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语文报》《鲜素材》《课堂内外·创新作文》《读写天下》《现代写作》《作文与考试》《学习报》《学习周报》《中学生阅读》《新锐作文》《三悦文摘》《佳作》《少年诗刊》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