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偃师市实验中学高级教师“陶新峰”散文《有多少无以言尽的记忆 就有多少不舍的思念》

时尚达人
阅读福利先到先得▲微信小程序“关注”订购
重要通知!!!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们一直致力于草根作家的挖掘与推广,传承五千年文化复兴,怀着一颗对文学梦想追求的孜孜不倦,初衷不改。经研究决定,诗人思归微信公众平台,将做出重大调整,希望各位文学爱好者及各位特邀作家朋友们理解,谅解,多多支持,携手发展。具体事宜如下:
公众平台所有赞赏将用于集结出书、平台运营、快递费用资金来源。二个月一期,赞赏金额超过四十元的,均有机会获赠思归客杂志一本,作品收录思归客杂志。
另外会员证持续火爆办理中。具体事宜请联系主编或者副主编。
最终解释权归华夏思归客诗刊学会所有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工作室启
2018.05.10日

有多少无以言尽的记忆就有多少不舍的思念
晚上做了个梦,总感觉别扭,一大早开车到家。远远看见母亲坐在大门前,静静的眺望着远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鼻子一酸,不禁潸然泪下。
每次回去,从不敢早打电话。总害怕母亲知道后,忙前忙后,提前给我准备好吃的。
其实,即便不说,母亲每天也都会坐在大门前,盼望着我们兄弟天天回家。
走进厨房,揭开锅盖,里面的剩饭像浆糊一样粘在锅上。大屋冷冷的,风把门帘刮的上下翻飞,院里的丝瓜杂乱的落在地上。
我不知道母亲的心情是喜悦还是为了安抚我,一直说,不冷,没事。
其实,我是极力反对母亲住在老家的。我们兄弟都在外面工作,母亲孤单一人住在老家。白天还好,晚上生怕母亲出事,总是夜夜提心吊胆。
所以,即便再热再旱,我从不想让老天下雨,只因我母亲腿脚不便。
母亲老说,回家好,可以和家里的老人说说话,心里舒坦。在偃师住,孤孤单单的没人说话。恁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住多可惜。我知道其中的原因,撕心裂肺,愧疚不已。
还记得十几年前,父亲刚退休,我贷款给父母在县城买了一套一楼的房子,选在植物园附近,为的是让两位老人有地方转,安度晚年。不料,父亲得了脑萎缩,晚年又老年痴呆。吃饭、睡觉不会自理,全靠母亲一人照料。母亲怕花水费,就用自来水慢慢的滴,然后用盆接住。夏天再热也不开空调。说人老了,不知道热,其实母亲是怕费电。就这样,母亲一个人做饭、洗衣、伺候父亲。再苦再累从不说累,从不说苦。有时我去看望父母,母亲总是说,你忙,学校事多,别来回跑。
有一次,半夜2点多,我听到急促敲门声,开门看见母亲站在我家门前,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母亲气喘吁吁地对我说:“你爹从床上掉下来了,打电话你不接,快去!”我突然想起,下午学校开会时,我把手机调上了静音。自责、愧疚、伤心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匆匆扶着母亲下了五楼。
那夜无眠,泪水浸湿了枕头。
在我爹走后这些年,我不知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当走在路上,看到花甲的老人就会想起母亲;每当看到电视上的老人也会想起母亲,所以这些年我很少看电视;每当夜深人静,更会想起母亲,心如刀割。
母亲是一个非常勤劳的人。年轻时,父亲在外工作,母亲一个人下地干活受了不少苦。母亲心地善良、性情直爽。只要有活,哪怕不吃饭也要干完。常听人说,街坊们请母亲帮忙纹纹眉、剪纸什么的,母亲总会有求必应。忙完了别人,眼看就要过年了,晚上挑灯熬夜,把孩子们的新衣、新鞋赶做完,收拾好家里的一切。母亲这乐于施好的品质也影响了我,在我从教的28年的时间里,只要我能帮助家长的,我都会鼎力相助。现在我每年都会用我绵薄的工资给学生买许许多多的参考书。我不求学生回报什么,我这样做只是秉承了母亲的热心性格。
母亲更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老家谁有孩子结婚,她就会找来那些花花绿绿的纸壳,画画剪剪,用她那双粗糙而又灵巧的双手,剪起一双双鸳鸯。每当这时,总会招来别人羡慕的目光和赞美的言语。这时我特别高兴,为我有您这样的母亲感到骄傲和自豪。每当我们让母亲歇歇时,您总是说,不累。母亲总也闲不住。我们每次回家给她带的好吃东西,你总是分给周围的老人,说:人老了,不容易,给你这奶分点,那爷送点。
我高考那年,听说老家邻居的亲戚在郑州有门路。母亲为了我,百般央求人家,带着我,提着罐头,从缑氏走到巩义。一路上母亲都是在恭维邻居,讨好人家。也许是我家东西太轻还是什么,那年纵然我分数到了,还是没有考上我心仪的大学。回来后母亲大哭一场,鼓励我继续考试,说:孩子,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你上学。
后来,我如愿考入大学。正在母亲高兴之时,村里的队长逼着母亲要把我的地划走。大夏天,母亲无奈的坐在那里,一手一手的搽汗,用无助的眼神在央求队长。当时我已长大,真想冲上去揍那个姓姬的。虽时光已逝,但我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每次回老家,我都对这个已经苍老的队长嗤之以鼻。不是我心小,也不是我不懂得大度与包容。在我的记忆里,这一幕会不时闪现在脑海,强权与霸道的不公,历历在目。惨淡的岁月,留下无尽的回忆,太多太多……
母亲由于劳累,落下了全身的病。血压高,腿疼,心脏也不好,可为了不麻烦我们,一直说没事没事。
这几年,我负责学校的毕业班工作,压力特大,身体也不好。工作的忙碌,我每每忘记打电话问候母亲,倒是母亲过几天打个电话,问我身体怎么样了。每到7月初,母亲总会问,学校考的怎么样,多少人考上偃高?同事一直在问,为什么我会如此的辛苦并执着坚持在毕业班?如此的充满正能量?因为我懂得感恩,明白职责。他们更不知道在我的身后有80多岁老母亲殷切希望和祈祷。
记得有一年,中考结束,我回老家看望母亲。开开大屋门,母亲正端坐在自己亲手编织的莲花佛垫上,嘴里默默在说着什么。我提着东西,静静的站在门外,心中五味杂陈。许久,母亲才说:孩子,学校能考好,我给观音祷告过了。泪奔的我急忙上去搀着母亲,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只有泪水滴滴的流下。
农村的傍晚,昏蒙蒙的。我独自从父亲的坟地走过,隐隐看去,坟头已是杂草丛生。不知父亲九泉可好,满脸的伤感和愧疚,滴滴泪水顺脸而下。父亲去世那一刻,我曾悲痛万分,心情无以言表。世界上最最残酷,最最无情的东西就是分离。父子终生永别了,现在只剩下母亲一人了。哎!真的担心。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只能周末回家看望母亲。每次回来,想起母亲站在路口一直目送的画面,心情就都久久难以平静。不舍的情怀,难分的母子情深。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余晖,心里在默默祝福母亲。我也会牢记母亲对我嘱托:孩子,人家都是一个孩子,咱得用良心教好人家。
我想告诉我的母亲,我一直在按您的要求去做,而且做的已经很好很好。今后,我会做的更好。我也希望我的母亲不要再担心我们的生活,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享受晚年幸福时光。
好歹每到冬天,我姐都会把母亲接到洛阳,陪母亲一起下楼到洛浦公园转转,享受冬日的阳光和家的温暖。也只有这时,我忐忑的心才会暂时放下。
真希望今冬的洛浦公园,阳光灿灿,温暖如春。
作者简介
陶新峰,河南省偃师市实验中学高级教师,河南省历史协会会员。河南省优秀教师。
华夏思归客
热忱欢迎有识之士招商、赞助及合作洽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