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文学盘州·微刊】汤修汉:鲁番歼击战

鲁番歼击战
作者:汤修汉

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第三支队盘县游击团在云南罗平整训后,因熟悉盘县情况,被派遣为先头部队,奉命向贵州进发。1949年10月,全团分两路开赴盘县,二营和团部警卫等由龙徳霖、王日强率领开赴海子、鲁番等地。为方便指挥,龙团长从二营抽出80多名精锐官兵与团部警卫员合编成一个新编连队,丁伟光营长兼任连长。
16日,龙德霖团长率领的队伍到达洒树。17日,这支队伍又分几路挺进,丁营长率新编连队向鲁番(丁营长和部分游击队员的家乡)进发,因鲁番常有国民党军队出入,因此龙团长决定随新编连队行进。
下午两点左右,这支新编连队来到离鲁番还有两华里的西面妖精洞山路上,尖兵班战士发现前面有两个穿国民党军服的士兵走来,便隐伏于路旁草丛中,待敌兵走近时将其抓获。龙团长与丁营长便立马对俘虏进行分开审问,得知是驻扎在乐民的保二团开小差的兵,逃跑到水塘被保安十五团的一营(来乐民换防)抓住,于是要他俩带路。保安团一营(加强营,400来人)早上从盘县出发,因为急行军,到现在还没有吃午饭,大队人马在离鲁番寨子不远的山谷里解装休息、埋锅造饭。
根据俘虏的口供,龙团长带领连排长爬到一座小山上的灌木丛侦察敌情,发现敌人休息的地方是一个南北向的山谷,长有2000余米、宽200米左右。山谷的东面是李家脑子山,西面是大脑山和白玉山,这两座山都高100多米,从北向南的左侧是峭壁悬崖,右侧是陡坡,谷底是一条小河,靠李家脑子山和大脑山中间的河上有一座石桥,是出入鲁番的必经之道,敌人就在桥两边休息,东一堆、西一围,有的烧火做饭,有的抽烟、有的赌钱、有的睡觉,还有的脫光衣服找虱子。枪枝弹药以班为单位堆放在一起,机炮连的机枪、大炮还捆在马驮子上,兵士的背包、粮食与什物等摆满一地。
龙团长等又认真仔细地观察了地形地物,便立即召开干部紧急会议。会上,龙团长分析了敌人的人数、武器情况,权衡了双方的条件,虽然是敌强我弱,但游击队有许多有利条件:一是地形对游击队有利;二是游击队战士作战勇敢、不怕牺牲;三是还可以组织附近村寨的群众参与;四是国民党兵士气低落,恰又处在无准备状态,便决定消灭这股国民党军队。
龙团长命令丁营长布置兵力。丁营长立即下令:一排占领东面的李家脑子山,卡住李家脑子山与小营山之间的通道;二排占领西南面的大脑山和白玉山,向敌人发起正面进攻,同时堵击乐民(相距15里)方向的增援之敌;丁营长率三排沿河面向敌人攻打;副连长王玉清、班长吳文益则到鲁番村寨发动和组织群众参战,约定以团长的卡宾枪声为信号开始进攻。
游击队按照部署,各排跑步前进,迅速占领了所指定的位置。而此时敌人才开始吃饭,石桥边铺着一张军毯,上面摆满了罐头、酒瓶之类的东西,几个人围坐毯子边正悠闲地吃喝着,看样子是敌人的营级军官。其余有的几个人蹲一处正在猜拳行令,有的十来人窝成一团正在喝酒吃饭,有的边吃边哼着下流小曲,还有的边吃边躺在地上玩耍,一派“安逸轻松”之象,孰不知游击战士的枪口已瞄准了他们。
“啪!啪!”龙团长的卡宾枪一响,游击队的机枪、步枪一齐朝敌人开火,瞬间,密集的枪声响彻山谷,敌人还在莫明其妙时已被打倒好几个,那些战马在狂奔乱叫,活着的敌人,被吓得鬼哭狼嚎,有的赶快去拿枪拾弹,有的则抱头鼠窜,正在石桥边大吃大喝的敌营长听到枪响,就地一滚躲到了石桥下面。敌军几百号人马,被游击队的突然袭击,打得惊慌失措、乱成一团。为了保命,一些敌兵躲到河堤埂下,一些躲在小桥边的乱石地上,还有的则躲在石桥下面。
游击队的枪弹不断地向敌人射去,一部分敌军为了逃命,便慌忙向北面的山口逃窜。刚到山脚,恰好进入指导员带领的战士埋伏圈,指导员一声令下,游击战士们一齐开火,一下子把敌兵打倒五、六个,其余的只好转身往回跑。
另一股敌人朝南面的山口狂奔,二排一班守在似瓶子口的地方,这股敌人刚到谷口下面,被一班扔出的手榴弹炸翻了十来个,后面的敌人便不敢往前冲了。有两个狡猾的敌人借着几块巨石的掩护往南边谷口逃跑,被游击战士吴绍成发现,提起枪便追,快追上时举枪射击,才发现子弹打完了,吴便猛冲上去与敌人展开肉博战,他用刺刀先刺死一个敌人,另一个敌人拿匕首朝他扑来,吴躲避不及被刺中腹部,而他却奋力举起枪托向敌人头部打去,把敌兵打得脑袋开花、脑浆迸流,吴绍成也因流血过多,壮烈牺牲。
防守李家脑子山头的一排长陈德昌,面部被敌人枪弹打飞的石块划伤,流淌着鲜血,他忽然发现敌人的一部企图突围,便忍着疼痛,带领几个战士神速地移动方位去阻击敌人。谢仲福、何发文等机枪手扛起机枪随陈排长移动,看到桥边的死人堆里有几个敌人正朝马驮子爬去,谢、何意识到敌人是去取马驮子上的重机枪,便朝敌人扔去几枚手榴弹,轰隆隆的几声巨响,炸得敌人血肉横飞。
四面八方的枪弹声,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敌营长命令士兵往外冲,又被打翻几个,敌兵便不敢再往外冲了。龙团长令人用铁皮话筒朝敌兵高喊:“保安一营的官兵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敌营长在桥下声嘶力竭地狂叫:“哪个敢举手投降,老子宰了他!”敌营长命令他的部下冲锋突围,敌兵在敌营长的强行命令下,只好作垂死挣扎。
敌营长命令一部分敌兵留下牵制游击队的火力,他亲自纠集一百多亡命徒向南面山口突围,企图与乐民方向的敌军汇合。游击队防守南面山口的仅一个班的兵力,但战士们凭借地势之优,奋勇地阻击敌人。但敌人仗着人多,又有机枪大炮作掩护,便一步步的向游击队阵地逼近,眼看就要被撕开口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哒哒哒……”的机枪声突然响起,把敌人压在山口下面,原来是负责堵击乐民方向之敌的二排,未发现乐民之敌有出动的迹象,却听到山口这边枪炮声激烈,便留下一部分继续坚守阵地,排长则带领一班和机枪手赶来支援。敌人突围不成,便狗急跳墙,东奔西窜地想拼出一个口子逃跑,忽然间“冲呀!杀呀······”喊杀声由远而近,王副连长和吴文益领着当地群众支援来了,敌人看到这泰山压顶之势,只好又退缩到小桥边。支援的群众到了各阵地,吴文益同志奋勇当先,两次冲入敌阵,夺得敌人机枪一挺,返回阵地途中不幸中弹牺牲。
敌人还想作最后拼搏,龙团长命令司号兵吹响冲锋号,游击队和老百姓从四面八方冲下山谷,迫于我强大的攻势,敌营长只好下令投降。此次歼击战历时三个多小时,打死打伤敌军20多人,俘获包括敌营长在内367人,缴获六0炮4门,重机枪4挺,轻机枪12挺,冲锋枪、手枪10多支,步枪280余支,弹药一批,战马12匹。
龙德霖团长在审讯敌营长金和舟时,金浑身颤抖,低着头不敢面对。审讯完毕,龙团长正要喊“带下去”的时候,敌营长打起精神问:“长官,你们究竞有多少兵力,我发觉你们的人满山遍野,估计至少不下于一个团”。龙团长冷笑一下:“你估计得太少了,我们的人马多得很,可以说是千军万马!”。
鲁番歼击战,游击队以一个连的兵力(并要防范乐民方向的增援之敌),歼敌一个加强营,是解放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一次战斗,游击团打出了声威,人民群众受到很大的鼓舞。
鲁番大捷,是盘县游击团进军贵州取得的重大胜利,为游击队补充了大量的军需物资,增强了游击队的火力配备。鲁番大捷,是人民解放军依靠老百姓的支援取得胜利的典范之一。
注:一次偶然走进鲁番寨子,看到几个老年人坐在一起摆故事,仔细一听,他们讲的是盘县游击团与国民党保安团在鲁番打仗之事,我便作了记录。本文参照《回顾盘县解放(一)》和《黎明前的苦斗》两部史书中的鲁番战斗史料撰写。
作者简介:汤修汉,贵州盘州人,退休教师。系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盘州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文集《生活的印痕》、诗集《夕照尘缘》
–END–
主办:盘州市作家协会
终审:唐宗舜
主编:李廷华(诗歌)
卓 美(散文)
林 英(小说)
编辑:李茂 莫公子 娄文明
责编:春江花月夜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