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环江夜听:这个世界好像生病了 (文/简 诵/杨蕊)| 第 462 期

这个世界好像生病了
作者| 简·朗诵| 杨蕊
刚睡醒的下午,有一丝慵懒、迷茫、不安而压抑。天气也是,阴沉沉的,关上门窗,分不清黑夜白昼。带上耳机,播放着一些不知名的曲目,陌生旋律,说不上悦耳动听,倒也是打破了一点这该死的寂静不安,眼神空洞,紧盯天花板,楼上时不时传来脚步声,好像是在证明仅有的一点烟火气。我想一定是这个世界病了,一声不吭、痛而不言、死寂凄凉,让每个人都不安恐惧、闲散颓废、让繁华喧闹、灯红酒绿、车水马龙都成为过去。让孤独的人停下脚步,开始思考,然后更孤独。
闲来无事,翻出蒙了灰尘的书籍,试图在找一些精神的依靠,或者是一碗世俗鸡汤,来慰藉一事无成的自己。读到王昌龄的闺怨“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时,感叹她的一往情深,也悲哀那个时代的女子,一生都在因一人而活。更是对她的才华笔墨而折服,这样才子佳人,若生在现世,该是怎样的惊世骇俗。尽管如此,她还是惊艳了历史,留下的诗词歌赋,足以让她在历史的长河里不朽的发光,足以让后人记得,那个春日凝妆,独倚阁楼,眉头紧锁,举目眺望,眸间住着一个男子,等待她的英雄归来的佳人。读到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孤独。年少时初读不曾触碰到那份蕴藏在每个字眼里的无助感,今日再次赏阅,尽完全是一种不同的情感。“独在异乡为异客”好像是长大后的我们每个人的常态,或是为理想远走,或是为生活苟活,我们都在远走他乡。
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很多人拿它做人生的座右铭,也有人说这是碗毒鸡汤,活着已经那么艰难了,哪有什么诗和远方。是啊,生活本就是这样,不尽人意才是常态,古来今为,皆是如此,无一列外,王维远赴京城为官,放不下的是官场利禄,他远在长安,举目无亲,也不愿回乡,温暖而悲凉的度过余生。放眼今天,我们又何尝不是呢?挤破脑袋在北上广生根发芽,尽管难以维持生计,也不甘回到那个小县城里,找份稳定的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眠,偶有两三好友,一起谈笑风生,简单温暖而美好,可我们都不愿在这种安逸里老去,我们怕会遗憾,怕会穷其一生,也没能看过外面的世界。我们还是觉得,那个小县城,装不下我们的灵魂。愿我们出走半生归来时仍是少年。只是,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别忘了常回家看看。
写完这些,今天也差不多过完了。这个世界还在生病,整个城市变成了一座空城,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往日的喧嚣,但坚信且期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因空荡荡的城市里住着的仍是万家灯火,待这场疫情过后,一定要去见最想见人。
作者简介
简,女,一个有梦想的文艺青年,路过山水千程,和自己温柔重逢。

主播风采
杨蕊,地地道道的环县人,在这片土地上出生、成长,(2016——2019年)兰州财经大学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研究生,喜欢文学,热爱朗诵、主持、摄影、写作、跳舞等。2003年度环城小学少先队大队长,担任环城初中校庆二十周年主持人,大学期间连年担任元旦晚会主持。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