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罗曼蒂克(48)——钢厂的孤儿‘ 瘪嘴 ’

点击上方”楚湘汇“关注我们
文字:无风涟漪 声音主播:子珈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各位好!在这样一个夜色渐浓的秋夏的夜晚,我在湖北武汉,又与你相遇在‘楚湘夜读’里!我是子珈,大家共同分享的文章是《罗曼蒂克 (48)》,下面我们就来一同分享,读完以后也别忘了在文末点个“在看”!这篇文章作者是无风涟漪。
莫看‘瘪嘴’现在穿得蛮亮闪了的,其实有着苦难不堪的童年和少年。他们家原在河南农村,他爹是当兵出来的,58年转业到了鄂钢工作。
这样,他们家就成了鄂钢的“半边户”。
三年灾难,他和他娘在河南老家,连能吃的树叶和树皮都吃光了,整村整村的人都外出逃荒,‘瘪嘴’和他娘就逃到了他爹这里来了。
象他们这种“半边户”,厂里是不给分房的。
没办法,他们就捡了些废砖头破铁皮在西山脚下搭了间低矮的铁皮屋。栖身之地算是有了,可吃的解决不了。
三口之家就他爹一个人的定量,怎么也撑不过来。
当时‘瘪嘴’已经十二三了,正是吃饭长身体的时候,他爹娘总是自己省着省着让给他,结果,爹娘都得了水肿病,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他就成了孤儿。
工友们见他可怜,就这家一餐那家一顿地把他拉扯大。
他成了厂里唯一的孤儿,厂里让他在厂子弟学校免费上学,读完初中后又以‘特殊情况’推荐他到部队当兵,从根本上解决他了的温饱问题。
“要说西山脚下那些个铁皮屋,我可是铁皮屋的祖宗!莫看现在建成了一长溜,可开始建时只我们一家。没想到我们家在这里给散了,别的‘半边户’却在这里开了花……”
每当‘瘪嘴’忆起这段往事,总是眼含泪、眉紧锁、嘴更瘪,只是没有哭出来罢了。
大概是吃百家饭的缘故,加上他瘪着的个嘴特别甜,厂里的老工人都喜欢他,象对自己的儿子一样对他。
他说,他去当兵前有个对象,就是初中班上的‘班花’-大妮子。
“子是张婶的姑娘,张婶也是最喜欢我的。
我常在她家吃呀住呀玩呀,跟大妮子的关系可好了。
但是,等我当兵回来,大妮子怎么就找人了呢?
我不干,当着张婶的面我要大妮子把婚退了,她跟我好。
你猜张婶怎么说?
她说:‘你走的时候又没吭一声,去当兵也没来封信,谁知道你有那心思?这么吧,当不成老张家的女婿就当儿子吧!’
大妮子悄悄告诉我:‘你有那个意思咋不早说呢?你要早说了我就等着你啊!可现在答应了人家,已经是人家的人了,就差个仪式,一切都晚了。
这么着,你在厂里和县里看上了什么姑娘,只要人家还是个生米,我就当那两肋插刀的哥们,肯定帮你搓合搞定!’”
‘瘪嘴’每次‘瘪’他的过往史时总有个特点,就是要停下来结合一下现实,打趣一下‘马猴’和我。
现‘马猴’不在,当然只剩下我喽。
“呃,把你的漱口缸子跟师傅倒杯水唦,你不要以为你去厂里改了几天稿子,就不把师傅放在眼里了。告诉你吧,你在解决自己的疑难杂症上还差得远呢……”
我忙倒上一杯水递给他:“来,喝你的水,润润嗓子接着说。说你说得好好的,怎么又扯上我来?”
“我说到哪儿了?”
“说到你的初恋,不,只能叫暗恋!”
“好,暗恋就暗恋。女人嘛是个感性动物,只要你说出喜欢她、爱恋她,她对你又没反感,而且是阴差阳错没走到一起的,她还是会把你记一辈子的……”
“哎,莫扯那么多‘野棉花’,来点干货,就说那暗恋的‘班花’是如何帮你的。我还不是暗恋过‘班花’的,我想学学……”
“你学过屁,你的那些个‘班花’都在湖南,远水解不了近渴。天时地利人和,你地利不行,没有救兵可搬……”
“好好好,你就说说你的地利和你的救兵是如何帮你把‘一枝花’搞定的。”
“什么呀,我的那‘一枝花’怎么变成她搞定的啦?那是我用的‘围点打援’战术打出来的……”
说到这,‘瘪嘴’压低声音凑到我耳朵跟前说道:“我只跟你一个人说啊,其实我用的是个损招,有点卑鄙,但是,我太爱‘一枝花’了,正象你爱你表妹一样,非要把她弄到手、而且是非要她心甘情愿地到我手里来不可,不象‘马猴’一上去就射门……”
“哎,言归正传、言归正传,莫搞那些老生常谈的,说点新鲜的,就说你是怎么‘围点是打援’的,‘围点打援’!”
原来,‘瘪嘴’看上的‘一枝花’就在汽修队马路斜对面的县电信局上班。
‘一枝花’是电信局刚招来的知青,等到‘瘪嘴’闻讯追过来时,局里先招工来的一小伙子已经捷足先登。
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瘪嘴’初中的同班同学‘大苕’。
为了得到‘一枝花’,‘瘪嘴’动起了歪脑筋:叫‘班花’大妮子主动出击‘大苕’。
那天,大妮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到电信局把最难弄到《卖花姑娘》电影票给‘大苕’送了过去,并当着大伙的面跟‘大苕’显得很亲热,故意说了声‘晚上不见不散’的话,搞得全局的人都以为‘大苕’在跟大妮子谈恋爱……
“这种打法就叫围点打援。‘大苕’原本是‘一枝花’对付我的援军,我把援军一打掉,,‘一枝花’就孤立无援了,在我复员军人金字招牌的凌厉攻势下,最后肯定束手就擒,心甘情愿地做了我的俘虏……”正说着,“马猴”回来了。
“呃,今天晚上怎么回来得这么早?速战速决了?”
见‘马猴’耷拉着脑袋,‘瘪嘴’关心地问道。
“哎呀,莫谈,要出事了!”
‘马猴’抢过‘瘪嘴’手中茶缸一饮而尽:“已经两个月没来了……”
“什么两个月没来了?”
我关切地问道。
“我女朋友的‘大姨妈’两个月没来了……”
看完文章请给个“在看”,给坚持写下去的作者一个赞,长按文末(的)识别二维码,立即加入我们,给我们“楚湘夜读”一个支持,更多的故事也请各位关注,当然也欢迎你把‘我们’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在阅读里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们“楚湘夜读”栏目组也征求了作者的同意,在适当的时候策划与读者见面会,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大家见面,读者见面会由“楚湘夜读栏目组”向社会招募见面会的场地和活动经费,希望感兴趣的商家与我们联系,洽谈合作事宜。好啦,最后祝各位晚安,好梦!
凡打赏作者的资金经作者提议全部用于见面会的费用。凡对作者打赏了的读者,都将作为特邀嘉宾获邀参加在汉举行的见面会,包括作者、多名朗读者都将一一亮相于读者面前,并回答读者的种种关切。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加见面会!广告位虚位以待欢迎预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并严格按照《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办理)
编者按:《罗曼蒂克》是 ‘楚湘夜读’ 签约作者 无风涟漪 所著的一部青春纪实文学。汉口,一座被誉为东方芝加哥的地方,霓虹灯下,物欲横流;欲诱,暗夜下的统领。“我”和“阿尔巴尼亚”一场爱恨纠缠的游戏就此展开。这是一部连载爱情故事的纪实文学,从今天开始,我们 ‘ 楚湘夜读’ 将每天深夜与大家分享这部纪实文学;看这部纪实文学的名字,就知道是浪漫的;具有强烈的个人感情、高度的个人爱慕之情的题材纪实文学,希望大家喜欢,也敬请大家在深夜继续聆听‘楚湘夜读’。
大家都在看
往罗曼蒂克(47)——我又开始重操旧业了
期罗曼蒂克(46)——放弃军营生涯!
推罗曼蒂克(45)——心里有说不出的苦啊!
荐罗曼蒂克(43)——小阿 很 生气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