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环江夜听: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文/邓燕燕 诵/苏海燕)|第 306 期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作者 |邓燕燕· 诵者 | 苏海燕
——谨以此篇纪念我们美丽的大学时光暨我们伟大的爱情
又是一年毕业季,弹指之间,我大学毕业已经整整三年。听说我的母校陇东学院现在已经修建的越发阔绰,初夏的校园,晴空万里,池边垂柳,满眼翠色;新建的图书馆、人工湖、体育场经过风雨雕琢,欲渐迷人。我忍不住在电话里跟老公念叨了很多次,想和他一起回母校看看。其实每年都去西峰,只是时间紧张,办完事就得往回赶,终于这个周末,时间恰恰好。我和老公在小什子公交站台等我曾经坐了四年的2路公交车,等了好久也没有等来一辆车,询问路人才知道最近维修街道,2路公交车不经过小什子。我们就决定坐出租车,出租车车费已经涨到15块钱了,我读书的时候,坐一次才10块钱。
我们在陇东学院的前门下了车,我看见院子里有三三两两的毕业生穿着学士服,背着单反,在逸夫教学楼门前拍照留念。我的内心升腾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情愫,我明明很熟悉院子里的一切,此时却又特别紧张。这条路我走的次数不多,我毕业的时候,前门才刚刚修建起来,勉强可以站在那里拍照,往进走我看见了小桥和假山,以及假山四周的池塘,池塘的水绿而浑浊,没有游泳的鱼,只听见远处一个女生喊着“帮我在断桥上拍张照片吧。”
依旧是那些羊肠小路,依旧是小路旁边浅蓝色的公共座椅,依旧是花园里铺满的三叶草,它们映衬着学子们埋头读书时认真而又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庞。到处都是清新的空气,到处都焕发着青春的容光。我特意选择走那一条最宽敞的也是我当年常去图书馆的那条大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愈发的浓密茂盛,新增的银杏树叶像一把把展开的小扇子迎风摇曳,途中还经过了校医院、单身男职工宿舍楼、外语楼……
此时,天色渐晚,夜幕低垂,陇东学院的灯光也全都亮了起来,迎着徐徐晚风我们朝着广场大屏幕底下走去。广场上举办着“噪青春”音乐会,伴奏声和嘈杂声混在一起,歌词我一句也听不清楚,同学们的热情异常高涨,到处都是人,草坪上坐满了娱乐休闲的小情侣们,两两在一起,下五子棋、跳棋、打扑克……或许这才是属于他们最浪漫又最珍贵的记忆。
走进新建的学生食堂,宽敞而又明亮,看到熟悉的快餐和牛肉面,我竟没有勇气坐下来再吃一碗。走在2号学生公寓楼底下,我想起了曾经和杨杰、王宝龙一起吃西瓜的情形,又在3号学生公寓楼底下,我想起了美丽温婉又总是比别人慢半拍的冬英,想起和张永志坐在餐厅门前调侃他的英语成绩,想起程利平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的帮助和鼓励。如今的过道走廊里站的全是摆摊的美女,多是一些毕业生在便宜处理自己的生活用品,一本一元钱的专业书、镜子、水壶……如今,我的朋友里,上班的上班,结婚的结婚,当妈的当妈,我很少有机会再见到他们……
来到8号楼底下,我抬头看见了我的宿舍——236,窗台上依旧挂着蓝色的窗帘,只是不知道里面住了怎样的姑娘,我又想起了我的舍友严丹丹、琚转花和李霞,想起我们阳台上的仙人球和吊兰,想起严丹丹买了一双达芙妮的凉鞋,磨脚的走不了路,想起琚转花放在门口桌子上玩植物大战僵尸的那台旧电脑,想起他们青涩又执着的爱恋,我告诉老公,我当年就住在这里,还指了指不远处我曾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的公用电话亭。
三个舍友都已经结婚生子,各自过着幸福的生活,这三年里,我只见过丹丹一次。难得的是,迎娶李霞的男人,是她大学时候的恋人。记得是上体育课时,李霞突然把我拉到一边,说要告诉我个秘密,她指着我对面的一个男孩说:“燕子,他要追求我,你看他怎么样,我要不要答应他?”我抬眼朝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那个站在操场上,穿着一双黑色条绒布鞋、一件咖啡色夹克,看上去并不那么洋气,却特别让人觉得踏实可靠的男孩。我告诉她:“他看起来朴素又老实,你就答应他吧,应该不会错的。”能走到今天,真的是没有错,我真心的祝福他们!
时隔三年,伊人超市的魅力丝毫不亚于陇院的任何一个漂亮女生,她的规模越来越大,选择它的人越来越多,而其他的那些店铺都只能成为它的陪衬。书店里的老板娘早已不认得我了,小小的空间在这三年里不知道被翻修了多少遍,不变的却是书架上的那些书目,安妮宝贝、村上春树、三毛……这些灵魂的守望者永远被放在安静的一隅,陪伴着年轻孤独、迷惘无助的学子们。碰巧的是,我一眼看见了书架上那本《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顿时恍然大悟,我和老公、和陇东学院,何尝不是一种重逢?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再属于我们。我去8号楼上厕所,门口安装了警报器,我战战兢兢的走进去,幸好没有响,但是出来的时候警报响了,我仓皇而逃,害怕被楼管逮着,我甚至想起了当年闻名全院的“灭绝师太”,据说她被男生揍了之后就离开了。从门口出来,我看见站在门外面等着我的老公,当年他也是站在同样的位置等我出来。一样的身影,不一样的情怀,就像方拾贰唱的那一首歌曲“风一吹,云雾散去才看清,远处的你。”
在这里,我没有遇见曾经帮助过我的恩师,也没有再碰见一个07级政教(2)班的同学,可能正是因为毕业的缘故,陇院看起来并没有像别人传说中的那样整齐静谧,反而很杂乱,很聒噪。路上碰见几个帅气的小伙,步履匆忙,那些正处在人生岔道口的学生们步履间写满了焦急。这里再没有我认识的同学了,一切都物是人非。我羡慕走在校园里牵着手相互依偎的情侣们,可是我又庆幸,我比他们幸运并且幸福,走在我的右面、牵着我的手的这个男人很爱我,而他们,又有多少可以真正的走在一起呢?
走到陇院后门,我看见关东煮馋的直流口水,选的菜居然也和当年一模一样。我还带老公去口福居饭庄要了一碗洋芋糊糊面,饭庄里吃饭的同学依旧很多。口福居饭庄是我读书时常去吃饭的地方,老板娘对我很好。我大四快毕业的时候得知父亲生病,我就在后门的一个药店给父亲买了一点药,让班车帮我捎回去,返回在这里要了一碗洋芋糊糊面,然后给父亲打电话说药捎上了,没等父亲开口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蹲在街上嚎啕大哭,我至今都无法想象电话那头的父亲该有多难过?等老公吃完饭出来时他在四处张望,他在找当年我写《写在毕业离校的时候》的网吧,翼龙网吧还在吗?
陇东学院的后门如今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烤吧里的骰子声,啤酒杯的碰撞声,KTV里嘶声裂肺的唱歌声……我和老公坐在烤吧的一个角落,我依偎在老公的肩头,感到无比安心,我们两个人静静的坐在他们中间,我看着出出进进的帅哥和美女们,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吵……
陇东学院对于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令人留恋和无法割舍的情怀,因为我的爱不在这里。我们往往是因为爱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市,比起那些发生在这个校园里的爱情故事而言,我是微不足道的。我只记每天,当别人正在租的房子里做饭、约会、看电影、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背着满满一口袋书去了教室,坐在最后一排,读着《马克思主义哲学》,也读叔本华和尼采,又沉浸在余秋雨先生的《借我一生》中无法自拔。那个时候的我自命清高,一心想在学习上取得优异的成绩,以后回家给爸爸妈妈一个交代。
我和王宝龙应该是大二的时候有了联系,我问一个同学要了他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第一个电话。如果当初我们两个人都能再勇敢一点,如果我们的恋情能够早一点确定,那我们肯定就会更加甜蜜一点,现在我们也一定会日日的相守在一起,我们一定会在最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朝九晚五。上次在西安的一个小馆子,他无意间说他想吃那种一进门就可以吃到的饭菜,我怔怔的望着他,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时间就是这样的,一个又一个三年从眼前消逝。下一个三年,我们又会在哪里?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越来越离不开彼此,他对我越好,我越离不开他,原来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共同决定才是最完美无瑕的。是他让我明白:爱,从来都不是谁辜负谁,谁比谁厉害,而是彼此温暖、彼此成全。
2011年6月26日,是我毕业离校的最后一天,我在陇东学院后门的翼龙网吧写了一篇日志《写在我毕业离校的时候》,那时的我,是那么的迷茫与艰难。我还记得那天下午,雨下的特别大,陇东学院的后门一片泥泞,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分别的忧伤和对未来的迷茫。我过早的体味到生命不能承受之疼痛,之后又经历了考试失利、被怀疑诽谤、第二次参加考试又报错专业,几经辗转,我最后以较高的分数换来一份工资微薄的工作。我不满足,妈妈跟我说:“你要学会知足,有多少人现在还没有工作呢,你能去政府单位上班是妈的骄傲,一定要好好工作。”
2014年6月26日,也就是今晚,我盘着腿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写了这篇《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一切都还好,只是发现心境完全不同了。今天的我,或许再写不出那种让人纠结、痛苦、五味杂陈的情感了。欣喜的是,我和最爱的人走进了婚姻。这对于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失去之后的得到,又何尝不是一个完满的结局?就像有人说的:“婚姻就是把稳定送给你爱的人,把浪漫留在你心里。”现在的我就是过着稳定的日子,内心满足,生活幸福。
后记:无意间打开这篇文章,落笔时间是 2014年6月26日。毫无察觉,整整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再读这遍文章,往事又一幕幕重现。短短几年间,我从一个满怀抱负的姑娘成长为一个无争无求的妈妈,看着可爱的女儿健康快乐的成长、我的母亲能舒心的生活,就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是至善至美了。尽管读书时心中的那些理想和抱负没有实现,但是,在虎洞镇的工作经历却也使我更加理性、冷静地审视我自己、审视我所处的生活环境和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从而能够更加深入、宽容地对待身边的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我的选择,我觉得我只会更努力,更上进,用我的一生来回馈我的大学时光、我的青春、我的理想、我的爱情、我的友情、我的努力、我的收获、我的遗憾……
作者简介
邓燕燕,女,生于1988年,就职于虎洞镇人民政府。爱若汐姑娘,爱手工编织,爱毛线,爱写作,爱多肉,爱做饭,爱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是一个既有书香气又有烟火色的女子。
主播风采
苏海燕,女,汉族,1984年8月10日出生,甘肃庆阳市环县环城镇人。毕业于陇东学院音乐系音乐教育专业。现任庆阳市东方红小学音乐教师。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