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高举阁 散文】王腊忠: 楚云印象

【摄影:刘靖】
楚云印象
文/王腊忠
复活我久远的文字梦,得益于常德本地的两个微信文艺平台:《走向》和《高举阁》。
说起我与《高举阁》的故事,实际上也就是我与楚云的情缘,用他的结论就是我俩属于那种上好的男闺蜜关系,只是我远远没有他发展得那么全面,成绩斐然,楚云琴棋书画诗酒茶几乎样样精通。

楚云是笔名,大名熊福民、号东庄子,毛泽东文学院14期青年作家班毕业。湖南桃花源人,桃花源中学教师,擅长书法、散文、诗歌诗评;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常德市作协会员、常德散文家协会会员、常德市楹联家协会会员、常德市诗歌协会副主席、桃源诗创会副主任、县作协理事;出版诗集《回归原生态》《拾得集》、诗散文《梦回桃花源》;诗作散见于《诗潮》《诗歌月刊》《星星》《黄河诗报》《中华日报泰国》《美中时报》《桃花源》《当代诗人》《网络诗选》《诗歌周刊》《中国诗歌》《中国新诗》等报刊网媒;入选《中国当代短诗选》《华语诗歌年鉴》《新世纪诗选》等选本;新诗及书法入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当代著名汉语诗人诗书画档案》一书。
当然还有两个与我成长息息相关的头衔便是《桃源诗刊》总编、《高举阁》阁主。

知道楚云这个名字还是2015年10月初,常德诗歌协会在汉寿鸦鹊岭进行采风活动,我受常务副主席高玲的邀请作为特邀嘉宾参加。那时候我还是文学的门外汉,仅仅只是因为加入了走向的沅芷澧兰群,因为口腔科医生的职业原因,和里面不少作家诗人成为了好朋友而已。
那天采风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欢送常德两位作家去毛院深造,其中就有楚云,那时楚云、楚冰、飞跃号称桃源"三剑客",在常德文学圈子可是响当当的名号,朝气蓬勃而又文思泉涌,楚云就已经出版了几部诗歌散文集,并获得丁玲文学奖,我当然只能仰视。
再后来,2016年6月在常德的一次聚会上,再次与楚云相逢。那天楚云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因为他是冒着雨从桃源骑摩托车赶过来的,个子不高胡子却特别长,不太修边幅,洋溢着艺术家的文人风范,像极了诗人刘年。那天算我聪明灵活,乘着敬酒的机会就把微信加了,估计当时奉承话是说了不下一箩筐,为的就是想给他的《高举阁》投稿时加深印象、网开一面、开辟一条像我们医院一样的绿色就医通道。

6月20日,我就趁热打铁发给楚云三篇散文。21日收到回复,24日就被高举了,在当时的常德文学群里引起了轰动效应,可能是因为与高举阁呼吁和崇尚的原生态写作风格相吻合吧,光赞赏稿费就得了近两千元,有好几个人反馈说喜欢我的文字胜过一些所谓作家,让他们的心底有真实的触动和共鸣;
就这样,写着写着就一发不可收了,断断续续在《高举阁》就发了十二次诗歌和散文;只是不经意中又上了楚云的套子,他说非常看好我的诗,写诗是我的真正强项,凭借把稻草说成金条的嘴巴,连哄带骗、软硬兼施把我这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拉进了《桃源诗刊》编辑部;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也只学会了收集稿件,杂志的编排还是一窍不通。

楚云骨子里还是想帮我的,虽然我一再声明我肯定成不了什么家,更不用说大器晚成,因为他的条胯朋友桂清是我的学生,也是桃源民营口腔诊所的佼佼者,按照他的话港,我们是有缘分的。我平淡的散文和口水诗,在他的画龙点睛、精心设计后竟然都变得生动和鲜活起来;在我自信心不足的时候,他又会拿出杀手锏鼓励我,那就是和你所熟悉的诗人作家比治疗牙齿谁厉害,和口腔同行就比写诗谁厉害,这样一来显而易见我就占了上风。
说楚云,当然应该说说他的人品和酒品,正如我们的六行诗鼻祖黄劲松大师所说的一样,我们都不像莲藕那样心眼多,是北方的白桦树笔直的,没有弯弯转转、更不会小肚鸡肠;我俩曾有一天中午喝完了一斤半白酒,晚上又重复相同的酒事,唯一不同的是他喝多了后会写诗、挥毫泼墨,而我只会晕晕乎乎、月朦胧鸟朦胧。当然也有一次例外,有天晚上我们在桃源进修学校李安军画师的工作室聚餐,楚云当场倒下、呼呼大睡,我们几个出了身老汗,才把他四仰八叉抬下三楼送回家。

最有趣的是一次他的女徒弟特孝顺,请他在喜来登酒店吃海鲜自助餐,变换花样吃了接近两小时,走出来后硬说没吃饱不过瘾,继续在街边小馆子里搞了一个土鸡钵子,这才精神抖擞并且连续创作了好几首诗。他的肠胃就像他的写作一样,根本无法容纳那些山珍海味、饕餮美食,这位乌云界下成长起来的汉子,习惯了山野的清风拂面,习惯了乡村少女的顾盼流波,早已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原生、活泼、真淳——这与我们《常德晚报》的篇头语异曲同工:“民生 本土 权威 精致”。只是他是不求精致的,他求的更多是质朴、粗粝,野。
楚云教书育人近30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同时又是一位诗者,诗歌也是一味良药,楚云便有了和我们医生一样的仁心仁德,常怀悲悯之心,工作中扎扎实实毫不含糊;工作之余是桃源叮当网络助学的骨干志愿者,《高举阁》也成了志愿者们宣传推广和写作的主要平台;足迹踏遍了桃源的山山水水、村庄角落;到处讲学传播诗意情怀,三湘四水也都有他们的身影,前不久还受邀到贵州送诗送温暖。

“陶令不知何处去 桃花源里可耕田”,楚云算是一位老资历的辛勤耕耘者了,在这个诗意的世外桃源,山水柔情民风淳朴,是个出诗人写诗的好地方。楚云1999年就发表了第一首散文诗《寻访渊明》,并一发不可收;发起成立桃源新诗群,担任《桃源诗刊》总编后兢兢业业,既要找资金又要参加编写。飞跃是村官很忙肝脏也不好、向伟荣调万阳山工作也是千头万绪,而我从早到晚都忙,电脑水平又差,实际上《桃源诗刊》的绝大部分工作都是他一个人操心,幸运的是最近学校领导非常英明善解人意,把他安排在学校图书馆阅览室,他完全可以做到上班、编辑、写诗、写散文、练书法都不误。
好了,不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楚云是一位重情重义的好兄弟,希望他在女徒弟女粉丝天天灌的迷魂汤里,每天都起舞每天都进步。
哦说楚云,你们可能不晓得是哪个,楚云是简称,他的大名是楚天之云。他港,他就要做楚天的一朵云,怀抱冰雪雨水,飘在你的头顶。
————————————
王腊忠,湖南汉寿人。常德市第一中医院口腔科主任、主任医师,湖南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在省级以上专业杂志发表论文30多篇,主编专著《口腔学》。爱好写作,大学期间担任过衡阳医学院校刊《花药春溪》编辑,1991年参加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获过三等奖,在《散文诗》《常德晚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现任常德散文家协会副主席,《桃源诗刊》执行主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