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高举阁 散文吧】杨万军: 棉鞋

棉 鞋
文/杨万军
小时候住在万阳山里,每到九月底,妈妈就开始给我两兄弟做过冬的棉鞋。每年都做,因为我们的脚每年都在长。
首先做鞋底。鞋底的夹层料,早在六月天就准备了。用米汤浆着纱布,还有棕,一层一层,然后在太阳底下暴晒,干了之后保留好。把底料准备好,然后是量一下尺寸,最原始的尺寸,叫样儿,然后根据样儿一层一层的剪,剪完之后垒起来,再用白布包紧。

开始正式动针线了。我唯一能帮上忙的就是妈妈在准备线的时候,我帮她扯头子,粗的时候是十六股线。
煤油灯下,妈妈用最大号针,先是收边,然后是从头到尾。妈妈的手上套着一个指环,顶针用的,还有一个夹子,把针夹出来。一针针一线线,有时候要到半夜。两兄弟四只鞋底,不间断的话也得半个月。

做完鞋底之后,鞋面相对简单一些。用黑灯芯绒包着棉花,只需要中间用线钉紧防止棉花跑动,同样收一下边所用的线,也相对细一些。腕口用小毛领点缀,既保暖又美观。
接着就是上鞋面了,这时候要用十六股的粗线出场,针针都很费力。半个月的辛劳,最后该试鞋了。新鞋一般都比较夹脚,穿上有点费力,过几天就好了。

我和我弟弟,是我们山里面从没有生过冻疮的孩子这要感谢妈妈做的棉鞋,感恩妈妈。
现在,手工棉鞋已经远去,每次回老家,妈妈已经改做棉拖鞋,鞋底是买的泡沫底,鞋面也相对简单,照样是一年一双,只是家里添丁加口,妈妈做的鞋子更多了。

————————————
杨万军,万阳山长大,现住东莞,从事建筑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