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 文/尚淑敏】一位煤矿工人短暂的一生

一位煤矿工人短暂的一生 文/尚淑敏2011年协助处理一起煤矿工人意外工亡事故的过程,让我对煤矿工人的生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煤矿工人的生活是诗是歌更是抒写不尽的辛苦酸楚,仅以此文寄托对煤矿工人短暂生命的无比怜惜和对矿工家属的深切慰抚。
——题记
生活中的意外事故总是让亲人们无比痛心!几个月前的一场意外事故至今仍在我的面前不断闪现,亲人受伤的面庞总在惊忧着我的梦境:从没有实地见过煤矿井下工作场面的我总梦见自己在8000米以下的矿井中挣扎,大喊大叫……
2011年真是祸不单行,正月里哥哥不幸在车祸中去世,全家人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哥哥的女婿-我的侄女女婿又在8月份的矿难中丧生。侄女年幼,家中老的老,小的小,家将不家。眼前的事情需要马上打理,于是我放下了手头放不下的工作,在亲戚朋友们的帮助下中替他草草处理了后事。时至今日仍有一大套手续没有办结。处理这起事情过程中的种种感受真是一言难尽!当时矿上来电说是受伤,我满以为他的伤可以救治,我和侄女匆匆赶赴千里之外,当接到噩耗的那一刻,再看看吓傻了的侄女,我才真正体验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侄女就嫁在娘家本村,她女婿的姐姐叫小玲,和我是小学同学,记得刚上小学三年级时,小玲她妈就患了精神病,成了一名疯人。开始,她家人还想方设法为她治疗,到后来花完家里所有的钱,还欠了许多债,仍不能治愈时,家人更放弃了医治,任由她疯疯傻傻到处跑。隐约记得当时,疯人只有两个子女,一个是小玲,另一个是侄女的女婿—福寿。
我们放学回家在路上、雨天的桥洞下总有疯人的足迹,那时年幼,我们一帮不懂事的孩子常追打疯人玩耍。 疯人家的日子很艰难,我上学不常在家,好久没见过疯人,听家人说疯人已经过世了。后来,疯人的丈夫出门招亲了;再后来,侄女嫁给了疯人的儿子。侄女嫁给他家后,日子过的很拮据,他们夫妻常吵架,记得一次侄女砍伤了筋脉,在家乡的小医院没能及时治疗,手搭在身边不能干活,后来我们帮忙给她做了二次手术才算了事。侄女女婿福寿不太爱说话,但却很勤苦实在。为了生计福寿到处打工,想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还清欠帐,然后修一座大房子。作为农村的穷苦人干啥挣钱最快呢?福寿这干干,那干干,听人说在煤矿当工人能挣的多一点,但人们都知道井下工人风险高,但为了生计,苦孩子顾不了那么多,且心存侥幸的认为危险不会轻易降到自己头上,加上近年煤矿安全抓的紧,一般应该不会出事的。
福寿心底善良,对人客气大方。哥嫂常夸女婿好,说她病了,女婿领她们看病打针,每次回家都给她几百元钱,他离母亲早,已把嫂子当娘亲;听人说矿上的各种培训他听的认真,反应也快,各种工作他总能轻松应付;福寿工作很卖力,他干的全是重活、累活,每月几乎上全勤班,加上矿上工资较高,他总算计着到明年能还清欠帐,然后再攒修房的钱。福寿能有日日不息的忍劲与耐力挖煤,他虽然累一点,可一想只要日日挖媒,就能很快过上比较轻松的日子,他觉得自己挖的不是煤,而是一团对幸福生活的浓烈希望!
正月,哥遇事时,福寿回来,说替哥办理后事的钱他要全出,我们看他家清贫困难的状况实在不忍。听人说矿工们下班之余,生活非常单调,于是矿上周围就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麻将馆,说是可以活跃工人们的业余生活,一般矿工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有人结伴前去打打麻将,有的人玩着玩着就玩进去了,将所有的钱输光,还债台高垒!看怕了人世间的悲、离、难,我们心疼地给福寿讲:在煤矿工作一要吃好、休息好、生活好,这样上班才有精神,才出效率;二是下苦力拿命换的钱千万别打牌输了;三是让侄女多关心他尽量不发脾气,不乱花钱,替他照管好老人和孩子,让他有个好心情工作。他们都说知道,会注意的。
可谁能想到,不几个月他竟然不辞而别,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当我们看到他时,他静静地躺在冰棺里,耳朵旁渗出了一些血迹,他的脸上有几处伤,估计有颅内出血。他前胸有抢救过的印痕,腋下有几处很严重的挤压伤,肋子好象坏了好几根,好象是很严重的血气胸,心脏伤情不得而知;他的腿好象是骨折后接上的,总之他的伤很重,看着让人目不忍睹。我想他生前一定作了很大的挣扎,他嘴微张着好象要给亲人说些什么,他的眼睛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替他抹上的。我们翻看着他的伤情,禁不住泪如涌泉,侄女更是悲痛不已,她扑在丈夫的身旁哭的声嘶力竭,悲伤的情绪不能自制…
这情景让我也由不得悲声哭泣,我哭生命的苦短,我哭人世的不公,有许多杀人犯,抢劫犯、坏人他们都还安然地活着,而一个三十多岁的苦命孩子却无端地被剥夺了生命。他那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和两个年幼的孩子谁来照管?他破败的家谁来维系?但不管人们怎样哭喊,我们的一位亲人,一名煤矿工人就这样急匆匆地走完了他短暂的一生!他再也听不见亲人对他的呼唤!再也无法看一眼一双弱小的女儿!他死的很不甘心,我们活着的亲人也很不甘心!
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我们走过了福寿曾经居住过的生活区。那里民房低矮,带家属的农协工几乎全住在那里,他们生活环境较差,租住的房屋很潮湿。但那些小伙子个个精精神神,身上透露着青春的活力与朝气!他们有许多人是独生子女,是父母亲属心中的整个天地!他们的工资不算低,但他们舍不得高消费。因为他们每人身上都背负着一家老小厚重的责任,就连矿上发的衣服他们也舍不得穿。有的送给了父母亲人,有的在箱子里收着。在福寿的柜子中我们看到了他还未舍得上身的衣服,看到这些情景让人又忍不住流下眼泪!我想对活着的人们说:人一定要爱护照顾好自己,别太委屈了自己!
一名年纪轻轻的矿工就这样走完了人生,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几经周折协商处理了他的后事,我们想把他的躯体带回家乡,让他长眠于家乡的亲人旁,不至于活着为孤儿,死了为游魂!然而亲人们最后一个愿望终未实现,在熊熊的烈火中,他化为灰烬。捧着冰冷的骨灰盒,那一刻,我的灵魂也好象飘在了躯体以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虚弱与超脱!护送孩子的骨灰盒我们从千里之外回到了家乡,一路上所有的人都心情沉痛,面无表情。
灵车驶进了家乡的小村子,虽是午夜,但许多亲朋邻居都在等候,他们一个个哭的死去活来,在众人中我看到了芳会,她也是一位煤矿工人的工亡家属,前年六月,他的丈夫在矿难中去世,同年九月,她的婆婆因为受不了失去儿子的打击也撒手人寰,矿上给他们赔的钱让一个亲戚动员的给人集资了,本想能有高一点的利息,谁知亲戚的生意赔了,并被定为非法集资,现在是血本无归了,柔弱的芳会只好拉扯着娃娃混日子。还有我表姐,她有三个儿子,老大不聪明,老二、老三都相继在煤矿出事,本该兴旺的家就此东分西散,现在只剩不聪明的老大和她每天傻乎乎地渡日。远处的事我不知也不懂,但从一个资料上看,全国每年有3.84‰的煤矿工人在意外中伤亡(这还是保守数字)。煤矿工亡职工的生命被当作生产成本化成了一颗颗煤粒,从此,看到煤,我心中就有了一份异样的感觉,感觉人们燃烧的是矿工们的生命!
但煤总是要有人挖的,矿工也总是要有人当的。我要说,矿工们是时代发展中最可爱的人!我们的矿工亲人,活着要忍受生活的种种磨难,愿你们能在另一个世界里彻底歇息!更愿现在所有矿工家属对你们的亲人多关爱,多体贴,让他们每天能有一个好心情好好工作!我诚愿天下的矿工们永远平安,我诚愿全社会都能对矿工多一份理解与尊重,并对工亡家属多一份同情与关爱。
往期精彩:
【尚淑敏/文】三月三上兑山
【文/尚淑敏】感谢母亲 ——《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尚淑敏/文】想念母亲——《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尚淑敏,女,卫计干部。笔名小岚,蓝色苹果,爱好文学,曾在报刊上发过两篇文章,在网络平台上发表过生命中的一朵朵浪花等文集。
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