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儒林牛布衣与三国诸葛亮——考研大戏随感

考研开场了。儒林新、旧气象。
我想起了《儒林外史》里的次要人物牛布衣,还有他身后的六两银子。那六两银子是丧葬费——大事不麻烦别人,这是知识分子的好品质?牛布衣漂泊一生,曾经出现在官僚或者著名文人的聚会上,那似乎是他一生辉煌的时刻。牛布衣没留下太好的文化成果,他的诗集、文集是文学史上的三流货。本来,一些三流的书被当作启蒙教材,让平民家庭的孩子多识字也不是坏事,可是17岁的年轻小伙牛浦朗却盗用了逝者牛布衣的版权,行骗去了。
翻遍了《儒林外史》全书,没找到关于牛布衣妻子和儿女的任何信息。作者吴敬梓是不是在告诉我们: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不擅长养家?《红楼梦》里贾雨村出场的时候,年龄似乎也不小了。一副无妻无儿的穷酸相,当了官才娶了甄士隐的丫鬟“娇杏”。
《出师表》里说:“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从诸葛亮那个时代起,“布衣”一词就是平民的标志。先不讨论诸葛亮的忠心,他毕竟有刘备来三顾,有仕途可走。《儒林外史》里的牛布衣,一点也不牛,从来没穿过丝绸。
现在多数知识分子穿羽绒服呢,天冷,且纯布的衣服已经很少,因此在表面上摆脱了“牛布衣式”的命运,却难逃“没用”和“没落”的凄凉。
儒林大戏——考研开场了。依旧热热闹闹,而我再也不关心这戏的戏码、演员、道具(含考题)。这种不关心来源于牛布衣给我的启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