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街拍纪实】津门网李岩:话说“地摊儿”“菜篮子”

今年初,受疫情影响市场供应趋紧,到六月初北京新发地疫情爆发,市场封闭,百姓的“菜篮子”要空了。就在这时,久违了的“地摊儿”,忽的冒了出来,占据街头道边,倒也拾遗补缺,帮了政府大忙,解了百姓生活之难。说到“地摊儿”,我不由得想到30多年前:那是改革开放以前,老百姓买菜都到国营菜店,菜不新鲜不说,还不让挑选,品种也很少。改革开放后,农民有了自留地,种的菜除了自己吃,剩余的就挑到城里卖,街头出现了“地摊儿”。那会工商管得严,发现了就查抄,后来政府根据群众需求,把小贩们集中起来,在胡同里办起了集贸市场,并针对脏乱问题逐步设置标准摊位,进行规范化管理。1985年底我从部队转业到宣武区委,住在和平门岳父家,马路对面地铁楼后身胡同里就有个集贸市场,我经常去那买菜买水果,东西又便宜又新鲜。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生活环境的质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集贸市场脏乱、拥堵、影响出行,噪音扰民的问题成为群众投诉的热点问题。为此,政府实施了“退路进厅”政策,撤销了占路市场,开辟了购物环境更加优良,管理更加规范的社区菜市场。2006年3月30日,宣武区北线阁菜市场剪彩开业,成为北京首个升级改造完毕的社区菜市场。不锈钢铁皮货架排列整齐、摊位区域划分明晰、菜贩统一着装,让人有一种进入超市的感觉。经过四十余年改革开放,百姓的“菜篮子”由最初的“地摊儿”实现了华丽的转身,此后,更是引进了沃尔玛、家乐福等国外的超级市场,市场由管理型向服务型发展,百姓拎着菜篮子逛菜店成为一种享受。市场的发展是有规律的,总是由乱到治,再乱再治,直到规范。疫中“地摊儿”回归也引起不小争议。百姓叫好,东西便宜;管理部门叫停,影响市容;商家叫屈,不公平,我们依法纳税,而摊贩却得了便宜。对于这些既给政府添乱,又给政府帮忙的“地摊儿”,如何走出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值得有关部门从方便百姓的角度考虑研究。我认为疫情期间,还是方便百姓为上,对小商贩摆地摊儿网开一面,疫情过去还是回归正常,除了百姓日常生活离不开的修车修鞋等保留街头外,其他还是撤了为好,毕竟大超市和正规商家的“菜篮子”还是吃着放心。有条件居民小区也可在扰民、不影响交通情况下,为特困家庭安排一处场地,摆摊售货,增加这些人员的收入,也减轻政府负担。让我们记住这些像疫情中快递小哥一样,在特殊时期作出特殊贡献的摊贩们吧。

疫情中“地摊儿”,帮了政府大忙,解了百姓生活之难。
前门西河沿菜市场(1989年),当时城南最大的“菜篮子”。
宣武区白广路副食商场(1994年)
牛街开设了清真牛羊肉小市场(1994年)
胡同里的占路集贸市场(1994年)
胡同里的占路集贸市场(1992年)
执法人员检查集贸市场卫生防疫情况(1992年)
执法人员检查街头无照经营摊贩(1992年)
图退路进厅的樱桃园市场(1996年)

进入2000年以来新业态大型超市成为京城百姓主要的大“菜篮子”,。
集贸市场逐渐被遍布居民小区的便民菜店超市所取代。

而“菜篮子”里没有的,老百姓日常生活离不开的修车、修鞋、补衣、修锁配钥匙等“小地摊儿”,还是应该保留。津门网作者 李岩1951年出生,属兔。当过泥瓦匠拿过瓦刀,当过兵拿过枪杆子。退休后,喜欢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摄影是业余爱好,走走转转,健身健脑。喜欢拍点人文的,身边的、普通百姓的生活。著名摄影家李英杰老师有句话我喜欢,过去时不可得,未来时不可得,只纪录当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