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李强 | 以暴制暴(小小说)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以暴制暴(小小说)李强
2020.10.17
题记:文学作品,请勿对号入座。
01
现如今,社会上有两句话挺流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大刚这哥们,就属于这类爱旅游、爱生活的人,只要有时间,给车加油,扔几件薄厚衣服,开车走了。

今年夏天,我公休,大概有二十天左右的时间。

大刚得知以后,缠了我好一阵,非要拉上我去远方转转。

我逗他,“远方,有多远,是纽约,还是红海”,大刚回到倒也幽默,“强哥,咱开的不是飞机,就一烂吉普,走太远车就散架了”。

我刚失恋,一个人呆着,不是喝闷酒,就是睡大觉,这个假期,无聊透顶,出去散散心也好。

于是,我答应了大刚的邀约,决定去看看风景,忘掉脑海里想忘记,却忘不掉的影子。

当然,这个“影子“就是前女友;毕竟,现女友还不知道在哪能够邂逅。

信马由缰,无拘无束,开开心心去看看风景,也是人生美事。于是,我们一路向西,开着吉普牧马人,向着太阳西落的地方进发。

从银川出发,只开了不到十个小时,就到了西宁,多少公里我不知道,也懒得计算路有多远。

大刚这小子,高速路上听着歌,一路上像打了鸡血一样,根本就不让我摸方向盘。

有的人,天生就是开车的料。

再说,男人的骨子里,总有一种征服欲,驾驭一辆越野车,风驰电掣的狂跑,真是将征服世界的欲望发挥到了极致。
02
到了西宁,天快黑了。第一件事就是停车,入住宾馆。

没想到消暑之夏的季节,这的宾馆这么难找,“满客“的牌子随处可见。

那就先去美餐一顿,然后再说。大刚在一处停车场将车安顿好,又打开后备箱,拎出一瓶老银川,沿街道找饭馆。

说真的,在西宁品尝一顿当地地道的菜品,啃牦牛骨头肯定是首选。

牦牛肉肥美可口,劲道十足,确实好吃。

大刚因为第二天要开车,只喝了两瓶啤酒,我像是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一瓶高度白酒快让我一个人喝到底了。

从饭馆里出来,经风一吹,酒意上头,我有点摇摇晃晃,大刚倒很清醒,嘴里哼着歌,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走进停车场,就听到有人们发生激烈的争吵。

走近了细听细看,原来是外地游客与停车场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外地游客的车玻璃在停车场内被砸了,损失了一些财物,停车场工作人员说只负责收停车费,不负责看管车。

这让外地游客气愤不已其中一个人大声说,“车就停在靠近你们收费亭的旁边,有人砸车玻璃,你们不管吗”。

“我们不管。这是停车场,不是看车场”,停车场工作人员振振有词,理直气壮。

听看车场人员这么一说,被砸玻璃的车主,鼻子都被气歪了。

本想报警处理,但损失的财物,何时能追回来,很难说。

气愤难平的车主不想交50元的停车费,可对方一个电话,来了六七个壮汉。

见状,车主只好自认倒霉,和同行朋友,缴费开车走了。
03
外地车离开后,大刚向我做了个鬼脸,“强哥,咱这车上零七八碎的东西不少,别再被人把玻璃砸了“。

“再开出去,停车位都不知道有没有,干脆车里窝上一夜得了”。

我戏谑的回答他,“好办法,既安全又省钱,看你小子刚才请我喝酒的分上,就这么不愉快的决定了”。

盖上毯子,醉眼朦胧,只感觉大刚上下车几趟,也不知道在干嘛。

一路颠簸,旅途劳累,不一会我就打起了呼噜。

第二天清晨,晨曦微亮。收费亭处又传来争吵声,大刚揉揉眼睛自言自语,“又是谁的车玻璃被砸了”。

听了大刚的话,我有点半信半疑,心想你诸葛亮啊。

下车去看,果不其然,又有外地游客的一辆越野车的玻璃被砸,财物被盗。

因为损失不太大,又怕惹麻烦,外地车主缴了几十元停车费,开走修车去了。

西宁的清晨气温很低,七月份的晚上,竟有人穿薄羽绒外套,可想而知,“避暑圣地“可不是乱说的。

大刚开车到自动停车升降杆,对着二维码扫码,可怎么都不成功。

收费亭里的壮汉见了,就想从亭里走出来,可推了几次门都推不开,脸上的表情十分恼怒,又十分无奈。

大刚见状,就掏出50元钱,从窗口递给对方,待对方收钱、起杆,大刚挥了一下手,很潇洒的将车开出了停车场。

出了停车场,大刚说“这天还真冷,收费亭门都冻住了“,然后哈哈大笑。

我就纳闷:天再冷,也不至于将收费亭的门冻住吧。

见我脸上露出来疑虑,大刚就说“强哥,是我的502胶起作用了”。

“昨晚喝酒,你睡得沉,真有人半夜三更来砸车,动静不小啊,我出去大喊一声,惊到对方,人跑掉了,可收费亭里的人,就伸头看了看,连理都不理”。

我接大刚的话茬,“那你小子就干上坏事了,是不是胶把收费亭锁眼给灌了”。

大刚得意的回答“何止是把胶灌入锁眼,我还将修车用的914胶抹到升降杆的转动轴上了“。

“这种胶更有特点,等太阳出来了,胶就发生变化了,估计停车场的升降杆转动轴承是废了,让他坐地收钱,不管人家停车的安全”,说完大刚又笑出了声。
04
大刚这么做,真令我无语。

说什么好呢,停车场只收停车费,停车场内的车,发生被盗却与之无关。

一路风景不错,特别是金灿灿的油菜花,真像是金色的海洋。

选择一处平坦的路段,大刚停车,我们下车,欣赏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地。

路上走过来两个七八岁,梳着黑发辨的当地小姑娘,她们的模样很可爱,穿着好看的民族服装,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俩看。

大刚有点得意忘形,“强哥,我很帅啊,看人家小姑娘都盯着我看”。

说完,大刚对着美丽的油菜花地“咔嚓,咔嚓”一顿乱拍。

我完全被这里的风景迷住了,风刮过油菜花,像翻涌的波浪,花海中一浪高过一浪,美极了。

拍照留念完毕,然后我俩转身想上车,这时却被两个小姑娘拦住了。

小姑娘的汉语不太流利,但我和大刚大概听懂了。

意思是说,你们俩一共“咔嚓“了三十一声,每“咔嚓”一声,就照了一张照片,一张照片收费五块钱。

一共要收一百五十五元。

这回该我笑了,我说“就知道你很帅,小姑娘送你个惊喜,那就快点交钱吧”。
05
大刚快急眼了,怎么拍几张大自然的油菜花也得交费啊,敢情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帅啊。

“为什么要收费,这拍油菜花,又不是军事基地“,大刚气哼哼地说。

两个可爱的小姑娘,根本不回答大刚的疑问,不付钱,就堵在车前不让走。

我苦笑着说,“刚子,干嘛那么小气,扶贫也是做有公德的事,我来付钱”。

听我这么一说,大刚麻溜的从身上掏出两张二百的红票子,递给其中一位小姑娘。

小姑娘像有备而来,极快的找零钱,然后让出了堵车的位置。

大刚和我上车,开车快速离开。

走出很远距离,大刚对说我“强哥,坏了,前些天夜市里卖啤酒,晚上黑收了两张假票子,好像刚才给小姑娘了”。

“强哥,要不,咱回去,再换回来”,刚子带着一脸坏样对我说。

我回复他 “装什么大尾巴狼,故意的是不是,那我下车,你回去换”。

大刚连忙说“强哥,只此一次,我下不为例”。
06
到了青海湖湖畔,我和大刚都陶醉了。

青海湖碧波荡漾,有不少叫不上名字的鸟,在湖面上高飞。

到了这里,仿佛是北方人见到了大海,精神兴奋,情感高亢,真想让人吟诗一首。

奈何两个大男人,都缺少文化底蕴,只会对着美景“啊,啊”了两声。

乘船游览湖畔风景区,凉风习习,空气清新,优美的环境令人忘记了时间和空间。

很快到了下午,肚子饿的咕咕叫,该吃晚饭了。

大饭馆里旅行团包圆了,旅游季节,到处人满为患。

大刚和我,七拐八绕来到一个小巷,到一家小餐馆里坐下点菜。

餐馆老板阅历丰富,一看就知道,我俩是外地人,于是就盛情推介,“湟鱼吃过没,没吃过湟鱼,就等于白来了青海湖“。

还没等大刚回话,我连忙说“湟鱼名气是大,那可是受保护的鱼类,新闻报道过多次,我们俩不吃”。

话音未落,饭馆里就有服务员端上来了一个小盘子,盘子里还真是两条湟鱼,只是个头不太大。

老板笑着说“野生湟鱼两条,味道美,这可是大饭店里见不到的,你们俩真有口福,快吃吧“。

大刚看着我,像是再等我发话。

我说“吃野生湟鱼违法,我们吃点别的”。

见我口气坚定,饭馆老板口气也随之硬了起来,“都做好了,你们不吃;别的人想吃还吃不到,吃不吃你们都得付钱,一条一百八”。
07
没有太好的脱身办法,想走就得付钱,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出钱包。

大刚连忙阻止,嘴里说“哥,我来付,不能总是你掏钱”。

说完扫了店里的付款码,又似乎是确认似的,摆弄着手机,嘴里对老板说着“付款成功了吗,手机总是有问题“。

只吃了两碗面,就付了四百块钱,这真比机场里六十八一碗的拉面贵多了。

也许,这也算是一种“入乡随俗”的事情吧。

车上,大刚率先打破沉默,“哥,我偷着拍照了,店面,老板,上的野生湟鱼,我都拍到了,向工商局举报他们,罚死他们”。

我向大刚挑了一下大拇指,“是该举报,竟做些违法的事,挂羊头卖狗肉”。

为了去除刚才心中不快,大刚在公路旁找了一块空地,休息休息,舒缓一下心情。

08
停车还没半小时,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响,公路上下来两辆摩托车。

两个当地人打扮的骑手,径直走到我们车旁边说“你们的车压到我们的草场了,你们必须交300草地保护费”。

这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公路旁停一会车,就马上有人来收费,而且收费理由让人觉得很荒唐、可笑。

我回复两个收费人员,“你们有不准在公路两旁禁止停车的文件吗;还有你们有收费凭据吗“。

那两个人听了,黝黑的脸上露出一幅恶像,其中一人恶声恶气的说“你是在跟我讲道理,我告诉你,不缴草地保护费,你们就别想离开这个地方”。

听到对方这么蛮横,没想到大刚很客气的说,“压到草地了,是应该保护环境,那给你们扫码付款吗”。
对方警惕性很高,肯定不想因为扫码留下痕迹,坚持要收现款。
09

大刚冲我使眼色,我心领神会,于是说“现在,都是用手机付款,谁还装现金出门啊“。

听我这么说,两个当地人,显得很气恼,但有无可奈何。

大刚打开后备箱,探身鼓捣了一会说,我拉了两桶汽油,一路上没用,你们拿走当草地保护费吧“。

事到如今,两名收费人员,也只好拿汽油抵费了。

两个人从大刚车上提下来两桶20公升的军绿色铁桶装的汽油桶,又拧开盖闻了闻,然后放在摩托车上扬长而去。

收费的骑手刚走,大刚就启动了吉普车,示意我坐车离开这里。

路上大刚说,“强哥,准备好放到咖啡里的一盒方糖,都让我塞到汽油桶里了“。

“强哥,放心,他们的摩托车加完油,只需要换发动机就行了”,说完大刚打开音乐,像是做了一件意义非凡的好事。

我没有搭话,我倒觉得大刚是在用自己的软暴力,来应对了一下这旅途中遇到的各种硬暴力。

不想不开心的事了,那就欣赏一下刀郎高亢、苍劲的歌声,一路高歌,开着吉普回家乡。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李强,笔名,走天涯,生长于故乡银川,现为央企管理人员,企业作协会员,《巴蜀风文学》副主编。诗歌、小说作品发表于《先锋诗刊》《星星诗刊》《驼铃》《花露文学》《白鹭文苑》等省内外报刊、媒体,偶获小奖。
往期回顾
李强 | 现代诗三首
李强 | 前夫(现代婚姻小说)
李强 | 家有悍妇(现代幽默小说)
李强 | 单身美女之小昭 (经典小说)
李强 | 坏男人( 现代经典小说)
李强 | 笨女人(微小说)
李强 | 单身美女之小昭 (经典小说)
李强 | 第101颗滚珠(小小说)
李强 |第八颗子弹壳(推理小说)
李强 | “月饼“做局(小小说)
邺 城 文 学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太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