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英子和我(小说) 文 / 查珂

英子和我(小说)文 / 查珂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是我老家住在隔壁的王婶打来的电话,你母亲病了,挺严重的。让我们弟兄们赶快回去。那我赶紧叫救护车把她接到县医院吧!可电话那头母亲执意不肯,她们也没办法。看来这次挺严重的,英子都没有给我发短信。而且王婶说话语气挺急的。我立即联系了大哥二哥三哥他们,自己则连夜开车往回赶。我老家在距县城一百公里外的小山村。一路上我心急如焚。好几次因为车速过快,加之晚上视线又不好车子差点冲出弯道。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母亲的影子,像过电影一样清晰。大哥在北京成家以后也曾让母亲去住过,可是母亲在哪儿住了不到一个月就闹着回来了。还是是给英子看病哩!她对我们说住不惯。我也没有去过大哥哪儿不敢妄下结论。反正就是二哥三哥他们再邀请母亲去他们哪儿去住上一阵日子她都没有去过。我复员以后在县城一家化工厂上班,母亲倒是到分给我的宿舍来过。一般都是住上一宿就回村里了!再后来我买了一套房子好说歹说她都不愿意和我住。我结婚的时候她也等事情一过就回去了。母亲说她不愿意离开老家。幸好她身边有英子,可英子也不小了呀!总不能这样过一辈子吧!当我火急火燎赶回家时,母亲躺在炕上精神很不好脸色如纸一样没有血色。真的就像一盏将要熄灭的油灯,油尽灯灭。我的泪水忍不住肆意流下来。英子在身边照顾着,旁边还有王婶等几位邻居。”妈,我回来了!您哪儿不舒服?”我扑到母亲跟前。母亲睁开浑浊的眼睛看了一眼,嘴唇哆嗦着说我没事。都这样了还说没事,我决定立即送她去县医院,可母亲无论如何都不答应。我也担心路上颠簸万一出点啥事咋给几位哥哥交代,就去乡医院请了医生来给母亲看。医生来看过以后说,回天无力了!老人家也没得什么病,只是身体各个器官都衰竭了。恐怕没多少日子了,想吃啥喝啥你们尽量满足。他开了些葡萄糖之类的吊瓶说是维持生命,又留下一个氧气袋以供应急之需。我看着骨瘦如柴的母亲泪如雨下。母亲这一辈子太苦了!我们家的日子刚好一些,还没享什么福哩就…我不敢往下想。都怪我离母亲最近却疏于照顾,老以为母亲还小哩以后还有时间和机会。整天忙着自己的事情,结果单位破产倒闭,我只得分到一间不足六十平方的蜗居,妻子李玫也嫌弃我下岗没有本事挣钱而离我而去。我又出了一次事故差点丢了性命落下残疾。这些我都不敢告诉母亲,我怕她担心熬煎。可还没等我缓过这段她就不行了!我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心如刀割。要是我能替妈妈去死我都愿意。我又怕母亲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强颜欢笑,可母亲却安慰我。“人总是要死的,活一百岁也有老的那一天不是?我知足了!北京西安都去过,你们几个都有出息。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和英子。当初英子是嫌自己是聋子怕拖累你。现在你不说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两口子早都过不到一块了吧?这次我病重她都没有回看我,看来你们早已散伙了吧?这样你和英子就能在一起,这样我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了!”她把我们的手拉到一起。母亲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话已耗费了不少精力,就闭上眼睛气喘吁吁。我第一次听到母亲的话有点吃惊,因为我一直把英子当做亲妹妹的。我比她大七八岁呀!现在母亲突然如此说,还真有点懵了!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可是当我缓过神来仔细想想,肯定母亲知道了英子的想法。可她哪里知道我那次车祸留下的病根?况且我又离过婚。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追求英子呢?可我们又不能拂了母亲的意思,将要离开我们的母亲的一番好意。我只好先点头答应下来再说。这时英子泪如雨下,我则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王婶也跟着说这是你妈最后的心愿,你无论如何都得答应!英子有点害羞,但又拼命地点头同意。我的身体落下残疾,而且是难以启齿的病因。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高攀啊!怎么能这样委屈英子呢?她可是黄花大闺女,又那么优秀。大哥他们都赶了回来,几位嫂子也厮跟着回来了!任凭我们磨破嘴皮也无济于事。母亲坚持哪里也不去,她说人们都说落叶归根,我知道我时日无多了!这下我可以去那边陪陪你大了!那个人都会走这条路的。只是我放心不下他俩。母亲用眼睛恋恋不舍地看着我和英子。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真无能混到这步田地,临了还让母亲走得如此不安!母亲又熬了七八天,终于闭上了眼睛。她老人家走的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老人们说这是前世修来的福。我也希望她老人家能上天堂。乡亲们帮着把母亲安埋以后忙完三天,大哥他们都要走了他们要去上班。只有我是闲人,就留下来和英子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给母亲过七期斋斋。临走的那晚,大哥终于给我们说了母亲去他哪儿的情况。其实嫂子也不是多不近人情,主要是母亲的习惯和人家在大城市的习惯格格不入。大家都互相迁就着,但母亲觉得特别别扭。她不愿意麻烦别人,没事干吃闲饭更让她受不了。何况北京的住房要多紧张,猛然一下子增加两个人肯定会打乱人家的生活。于是母亲说什么也不愿意呆下去,也不愿意到二哥和三哥哪里去。我才知道母亲一辈子都不想麻烦别人,包括自己的孩子。当我听到这里,忍不住嚎啕大哭。最后我们哥几个抱在一起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三位哥哥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暂时还不想干什么。等以后有什么合适的项目再说。我不相信凭我养活不了自己。”哦,大哥,对了!你再咨询一下北京的大医院,看能不能帮英子恢复听力。哪怕一点点也好!”大哥一口答应,最后几个哥哥对我说,小弟,妈妈不在了!可我们是亲兄弟。有什么事必须给我们说啊!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我们再说比你混的强吧!”我说一定。”虽然妈妈走了,但是只要老屋还在家就在。这根就永远在这里,不会断的。我替你们守着,盼望你们常常回来看看。”
事情说来话长,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那时候我们还小。英子是我母亲收养的女儿。母亲生了我们弟兄四个,就是没有女儿。说来也巧,那是初春一个清晨,母亲要去十几里外的镇上去赶集。因为起得早,大路上还没有什么人。所以在一个三岔路口看到一个包袱,发现里面包裹着一名女婴。当时已经冻得小脸发紫,嘴唇紧闭,都哭不出声了。母亲赶忙抱到一个熟人家,要来开水含在自己嘴里慢慢喂的喝,又解开自己的衣服把孩子揣在怀里才暖和过来。于是母亲就到宝贝一样带回家来抚养,我们也多了一个小妹妹。母亲给她起名英子。其实父亲开始也不太情愿,因为我们家孩子忒多负担重。母亲说没事,我少吃一口就饿不死她。几天下来我们弟兄们也挺喜欢这个小妹妹的。怎么舍得送她走呢?那时大哥已经上高中,二哥和三哥一个上初三,一个上初一。就连我也上小学三年级。我每天回来都喜欢抱这个小妹妹。她也长得人见人爱,两只眼睛像黑葡萄似的,粉红的小嘴像绽放的花朵。大哥已经在县城读书,二哥和三哥在公社上学。可只要他们一回来就喜欢哄妹妹玩。大哥二哥他们陆续考上了大学,三哥马上面临高考的时候,父亲突然得了紧病离开了人世。我们家仿佛天塌下来了!母亲那段时间整日以泪洗面,我也没有心情上学了,想辍学回来帮帮母亲。可是母亲坚决不让,她硬是用羸弱的肩膀抗起了家。才上小学的小妹每天放学跟着母亲去干地里的农活,晚上又陪伴她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大哥毕业以后分配到北京工作,同时又资助二哥和三哥上学。好在那时候上大学不要学费,公家还发给生活费。我和小妹上学也花不了多少钱。慢慢的过不了几年,二哥也上班了。家里的担子轻了许多。他们两个帮衬着三哥。我们弟兄几个个学习都不错,一家一下考上三个大学生。这成了我们乡的头条爆炸性新闻!母亲走到哪儿人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这也使母亲很欣慰,觉得吃那么多苦是值得的,也对得起早死的父亲。也许我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虽然母亲依然希望我也能考上大学。再说我们家已经有三名大学生了,我就更没必要承担起光宗耀祖的重任了吧!高中还没毕业,我竟非常想参军。偷偷瞒着母亲报了名,要体检了才告诉她。虽然她一千个不同意,但也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勉强答应。三位兄长知道我大了,自己的事自己能拿主意了!他们抽空回来送我,勉励我在部队好好干争取考上军校或者提干。我满脑子想着外面的世界。
这时小妹已经出落成大姑娘,她也上初中了。个子就像夏天的玉米嗖嗖的往上窜,乌黑的头发扎两个小辫。脸颊就像春天里的桃花粉扑扑的。看见她的人谁不说她俊?我走的那天她和母亲赶到县城送我,她长长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花。看得我心都碎了!我坐的卡车已经走的好远好远,她还拼命地撵着跑不停地挥手。我的心头一热,眼泪模糊了双眼。到部队以后,紧张的训练间隙我就常常想起母亲和小妹。我被分配在某部边防连哨所,每天站岗放哨面对的是茫茫的戈壁滩,看不到一点绿色,也看不到一个人。那种孤寂是常人无法体会的。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晚上面对那轮明月就给小妹写信,鼓励她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也问问母亲的情况,随便把我可怜的一点津贴寄给她们。这样她周末回家的时候就可以念给母亲听,也好宽慰宽慰母亲。就在我在部队服役的第二年英子因为一场重感冒发烧,烧了三天三夜,耳朵一点也听不见了!后来大哥知道了就把母亲和英子接到北京去看,医生说恐怕很难恢复听力了!我听到后非常自责,假如我在家里在母亲身边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无论如何我是再也待不下去了,我强烈要求转业复员。英子受此沉重的打击,因为听不见遭到同学们的耻笑,所以后来就退学了!听母亲说街坊四邻的给她介绍对象她都一概不谈。也不知道她想些什么?她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倒是把母亲伺候的十分周到。这也让我们哥几个省了不少心,无后顾之忧,可以在外边尽情折腾。我从部队复员回来,曾经和她谈过一次。她用笔写下:我要伺候妈妈一辈子,然后无论我说什么她都再不回答了!这也让我无可奈何。母亲也劝过她,可她就是听不进去。说非要守着母亲过一辈子。后来我每次回家她都像是故意躲着我,要么就不跟我交流,弄得我非常尴尬。她的脸上总有一层淡淡的忧伤,就像丁香花一样让人怜惜。再后来我在城里交了个女朋友带回家让母亲看看准备结婚。母亲轻叹了一声,这都是缘分啊!英子对我女朋友反倒格外地热情,照顾得无微不至。她们俩处得像亲姐妹似的。再后来英子陪母亲进城来看病,还到我这儿住上一宿,我就出去找地方睡。小时候我曾经抱过她。以前她有什么事情都愿意跟我说。此从那次病了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啥都不和我说了!我看她喜欢看文学方面的书,就买了好些书刊杂志送给她,又给她买了一部电脑和智能手机。这样可以方便她写作。只要她愿意写,能找到发泄或者倾诉的对象也挺好。家里有事也能及时联系上。就这样一过又是四五年,小妹也快二十八九,而我已近不惑,母亲也渐渐老去。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流走,而我却浑浑噩噩一事无成。母亲都急出白发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这几年我们的厂子因为经营不善再加上外部环境使然,最后不得不宣布破产倒闭!我也成了下岗工人。后来我也找了个开车的活,可是因为经常熬夜加班,在一次疲劳驾驶中出了事故翻了车。把自己的一条腿也摔折了,下体也有损伤。人家老板给了一万块钱医药费就算了事了!我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四个月,而我却不能给任何人说。在我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妻子李玫却不愿意跟我一起吃苦受罪,就偷偷跟别人跑了!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那段日子我很颓废,天天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低谷啊!我不敢告诉母亲,也无脸回去。每次母亲打电话来 ,我都骗她说好着哩!可这次哥嫂们都回来了,唯独我一个人,母亲怎么能猜不出来呢?我忙完母亲的后事,送走大哥他们。看着熟悉的场院和老屋,感觉母亲还在,她是出了远门,很快就会回来的。我的心里空落落的,一看到母亲的遗像就觉得难受。他们都走了以后,我整理家中的东西,无意中看见英子的日记本。才发现从我参军走的时候开始,她就把一位豆蔻少女的初恋都毫无保留地给予了我。我穿上军装的照片在她心目中就是最帅的白马王子。我仿佛能看见一颗滚烫的心。可谁知上天不公,竟然让英子丧失了听力。她一下子从云端跌入黑暗的谷底,所有的梦想都已成空。只有把对我的爱深深埋在心里,盼望着我能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上天又一次给了她重新选择的机会,她不想再失去了!我被她的痴情所打动,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只是纯粹的兄妹情,却没想到她对我一往情深。如果我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无动于衷,那就是对她最大的伤害。可是我的身体?我陷入矛盾之中…我正在胡思乱想,英子进门看到我看到她的日记。脸一下子涨红,又气又恼。你怎么看人家日记?我闪烁其词,我不是有意的。她一把夺过去锁上抽屉。我讪讪走出门。我和英子都故意避开这个话题,其实我知道她给母亲的感情最深。她有多大,就和母亲在一起多少年。几乎从没有离开过母亲。人常说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她做到了!比我们兄弟几个做的还好。要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走出去,就得换个环境。正好单位打电话来,说有人要把厂子买下连宿舍一块。我就请英子和我一块去城里看看,开始她不愿意去,我就苦苦去求,最后总算是答应了!开着那辆破车离开老家,远远看到母亲和父亲合葬的墓地矗立在半山腰。仿佛又看到我每次离家的时候母亲送我的身影。单位把所有员工叫回来,然后按工龄以及对厂子贡献大小给每名员工都分了钱,并替我们交了养老保险。听说是一家房地产商看中了这块地皮。那间小宿舍也陪了几万块钱现金。杂七杂八一共领了小十万呢!我就拉着英子上街给她买了几件漂亮的衣服,还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一打扮依旧像秋天的红高粱让人眼前一亮。好事总是接踵而至,大哥打电话来告诉我:现在医学进步了,有一种人工耳蜗,可以帮助英子恢复听力。他已经联系好医院,催我们立即上北京去。这是我听到最好的消息。我赶忙把那辆破车和宿舍里的东西寄放在一位城郊的工友家里。到省城见到二哥,他已经帮我们定好了高铁票。我们又马不停蹄就赶到北京。大哥没有时间,让大嫂带着我们去约好的医院。医生给做了全面的检查,像她这种情况可以安装人工耳蜗,进口的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并立即安排住院准备手术。医院让先交三万块钱,我去缴费窗口问的时候,大嫂已经替我们交了!再推让就见外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只是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那天检查的时候,我看见英子流下幸福的泪水。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四哥,我能听见了!在回到大哥家的路上,她和嫂子亲热的交头接耳,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是呀!十多年都不说话了,这下总该把想说的全说出来。大哥早已做好饭菜等着我们庆祝哩!小侄子也缠着姑姑问这问哪。我拿出五千块钱给侄子,说这是小叔和姑姑的见面礼。可孩子说什么也不要。最后大哥让大嫂收下了。在饭桌上我们把酒言欢,大哥问我有什么打算?要不留在京城和他一起干。我说还是算了吧!这里真不是我这种人呆的地方。我想好了,回老家办一个养殖场养个猪啥的。大哥看我去意已定,就不再多说什么。那你们再多转一转看一看。他最后说。英子上次来和这次来真的有天壤之别。因为心情不一样呗!十几年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现在忽然能听见一切。哪怕是在别人看来杂乱无章的噪音于她都成了美妙的音乐。大哥大嫂上班特别忙,我们就报了个三日游的旅游团。把故宫,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颐和园,八达岭长城,水立方,鸟巢等所有的景点。那几天她兴奋的像个孩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走到哪儿都挽着我的胳膊生怕我跑了似的。要回去的时候,大哥和大嫂问我和英子的事咋办?我说还没想好。大嫂对我说你们也老大不小了!别再耽搁人家英子啦!女人大了生孩子就难了。再说也不能违背了母亲的遗愿吧!我们回到省城和二哥三哥见了一面,特别是两位嫂子她们也替英子高兴。她们拉上英子给她买了好多衣服首饰。晚上住在三哥家,三哥和三嫂又问我是不是对前妻念念不忘?或者是又有什么意中人啦?我只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主要是我配不上人家英子。三嫂说英子心里头的疙瘩解开了,你却又系上疙瘩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不过我们都知道人家英子这么多年一直等的是你,你如果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伤害了她我宁愿不认你这个弟弟!我和三哥聊到深夜,第二天早上就匆匆赶回县城。我开着那辆车拉上我的那些破烂东西,一起回老家小村子里。望着越来越近的故乡头一次心情是如此的急迫。母亲,我回来了!我要一辈子守在您身边。村子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没人要的老弱病残。我真的决定扎根在生我养我的老家,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致富之路。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接下来就开始干。首先是选址,跑遍了村子周围的沟沟峁峁。我选中了村西头的猫耳沟。这儿离村子不远,沟也不深,有条简易土路便于运输饲料什么的。关键是有一条小溪流过,有水。说干就干,我找人拉砖拉水泥,自己设计画图纸盖猪舍。整天忙得顾不上吃饭睡觉,搬了张钢丝床就住在工地。英子天天帮我忙这忙那,还要回家做好饭再给我送来。我看着她风风火火的样子于心不忍,就劝她每天只做饭就好了,可她却说愿意整天跟我在一起,一分钟都不想分开。我拿她真是没办法。晚上无论如何不让她和我一起受罪。还好用不了多久,就搭起了几间简易房。并用栅栏围起了一个院落。这样也就有了可供人居住休息的地方。然后再慢慢再完成猪舍和污水处理等附属设施。眼看着猪场就要完工,我又得引进什么品种的猪。从网上搜,请教老人手,到附近几个城市做教研,最后决定引进藏香猪。这种猪生长缓慢,最大只有几十斤。但是适应性特别强,一般不容易生病。它是在青藏高原那种恶劣环境下生长的。不怕冷,喜欢散养,所以需要不了多少饲料。就是长的太慢,一年只能出栏一次。最开始我先逮了十头小猪,又引进了两对种猪。一步一步摸索着使猪场走上了正轨。这样不到一年时间繁殖到九十多头。白天我们把猪从圈里放出来,让它们到满坡的草场去觅食,下午再牵着牧羊犬把它们赶回来。活太多了,我一个人干不过来。就雇了村上的两位中年人来帮我养猪。遇到产小猪等特殊情况我都亲自去经管,也手把手的教他们学习直到学会为止。忙过这阵子,我打算将老屋重新拾掇拾掇。用它做我们的新房也太寒碜了吧!再说也对不起人家英子呀!可是猪场已经投进去了三四十万,我哪里还有钱呀?思忖再三,便和英子商量。我决定把城里那套房子卖了。这可是我这些年攒下最值钱的东西了!要是卖了,就没有退路了。我们以后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农村了!她知道了我的心思,便说住在哪儿都无所谓,关键是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她主张把卖了房子的钱全部用于扩大规模上去。于是我又引进了几个品种的种猪,争取选出适合自己的品种。扩建了猪舍,还买了粉碎机,买了一台皮卡方便运输。随着雇的人增多,我又办个灶让王婶给大伙做饭。我们一忙起来也在灶上吃。她见我就问,你们啥时候把事办了?都老大不小的了,别让英子等成老姑娘了。趁着年轻赶紧生孩子呀!英子听到王婶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端着碗躲到办公室里去了。她又偷偷问我,”你是怎么想的嘛?总不能让我一直等下去吧!”我恨了恨心吞吞吐吐对她说,”医生说我可能要不了孩子了!”英子一听反而噗哧笑出声来,”我当什么事呀!我这聋子都能治好,你那算什么呀!万一治不好了我们也学人家丁克一族,过二人世界不好吗?”我听到她的话惊愕得张大了嘴,”你什么时候学得如此新潮?连丁克都知道。””你也太小看人了吧!我虽然上的学少,可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呀!”我厚着脸皮说,”那要不今晚咱们就试试?”英子朝我啐了一口,”想什么呢?”握着粉拳就来打我,我吓得赶紧跑出门去。”要不定在过年?让大哥他们都回来,村里年轻人也多好好热闹热闹。””随便你!”英子心情大好,一点也不扭捏。王婶看着笑得直喊肚子疼,”死妮子,想嫁人了!”我也不管众人的眼光拉着英子上了车,”咱们今天把证领了吧?”英子满脸洋溢着幸福,点点头。我也高兴的哼着歌开着车,她轻轻依偎在我肩膀上。我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图片来自网络及作者,我们尊重原创)
作者简介
查珂,男,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人。笔名山岗、高原风、花自飘零等。自幼醉心文字,笔端点滴涂生活,不为功名累白头。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