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谁为不平事 之四 沈紫垣

第一章 月出皎兮
第二章 何望舒
第三章烟锁云封
第四章沈紫垣
话说望、攸二人自从成为搭档以后,并肩作战,出生入死,渐渐地默契到完全不需要言语就能在战斗中配合得天衣无缝。攸宁还费尽心思找到了与望舒被弄碎那块玉佩一摸一样的,送给了她。自那以后两人的感情其实一直在向某个方向微妙地转变,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意识到罢了。 其实想来也真是讽刺。沈紫垣对属下使用锁魂粉,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忠诚,结果却反而因为这么做把一个原本不会背叛他的人逼走了。
他和攸宁,其实从小就认识的。
他生来是湫然国的太子。只是,他刚出生没多久其生母就逝世了;雪上加霜的是他外祖父后来也因犯了一些政治错误遭到革职,母族那边完全失势。与此同时,他父王又娶了某种程度上架空了王族的董氏一族新近成年的长女,立为新的王后。新王后后台强大,比紫垣的生母更得他父王欢心,她后面生下的儿子沈思良性格也远比紫垣更讨喜。也就是说,紫垣的太子之位,甚至可以说他的生命,一直都是岌岌可危。宫中各路权贵,紫垣真正觉得可以信任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他的亲舅舅,左将军卫齐光,也就是卫攸宁的父亲。另一个是卫齐光的朋友,都尉易忀。两人皆待他如父如兄。其余人等,对他的态度表面上是恭敬,但他能看出他们内心都觉得沈思良才会是最终登上王位的,对他十分轻蔑。
总之,说是太子,但紫垣的童年其实每一句话、每个动作都要小心翼翼,整个人处于一种迎合的状态。当感觉实在压抑得喘不过气的时候,紫垣会喜欢到幽静的山水间以暂时摆脱这一切。也正是在一次这样的出行中,他遇见了秦沚涟。
那天,他命随行的人原地等候,独自在浮玉山内游荡。然后在一棵梨花树下,紫垣遇见了那个唱着哀婉的山歌,正在埋葬一只蜻蜓的女孩。她那是也只不过十岁出头,可是毕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秦门的长女,加上平日总是跟父母学着炼制各种奇毒,身上难免也沾染了一些毒性;那只脆弱而玲珑的蜻蜓停留在沚涟手背上时,沚涟一时欣喜,没有赶走它,小心翼翼地欣赏着它的美丽,结果过了一会儿它就死了。因此,除了父母之外的所有人对她只有恐惧和躲避。
“你为什么在埋葬一只蜻蜓?”紫垣问她。“它是因为在我的身上停留太久,所以才……”她的笑容中有一种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苦涩,“竟然有一副有毒的躯体,我真是个怪物吧。”那一刻,紫垣似乎从她身上看到了一些能引起共鸣的东西。紫垣淡然一笑,说:“世间多得是心有剧毒的人,相比之下身上有点毒又怎么了。”然后再沚涟身旁坐下了。那天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但总之,两个同被边缘化的人,在对方身上找到了被接纳的感觉。两人其实很不同,紫垣野心勃勃,誓要登上权力顶峰,看看那些趋炎附势的人会是怎样的嘴脸,而沚涟只想拥有普通人的幸福,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知己。从此,每年梨花盛开之季,他都会跑到浮玉山上去“偶遇”正在采药或者游玩的沚涟。这已然成为两人间一种不成文的约定。
直到那场臭名昭著的“甲寅惨案。”
以丞相董林甫为首的董氏一手遮天,倚仗权势迫害异己;朝中趋炎附势者居多,但不满他们的人也很不少,只不过大都敢怒不敢言。唯独卫齐光有一种傲骨,对他们的种种胡作非为都是尽力阻止,言辞上更是针锋相对。董林甫自然对他一直怀恨在心。本身一位战功显赫,万人爱戴的大将不会有什么痛脚被董氏抓住。但卫齐光因为母亲来自琴川国,所以认识许多琴川国的朋友,偏偏那一年湫然、琴川两国又因为一些利益纠纷关系开始急剧交恶;董林甫就利用这一点,凭借某些所谓“证据,”污蔑卫齐光里通外国;而紫垣因为与他关系紧密,也受到了一些牵连。最后虽然太子无事,但卫齐光及其好几个知交均被赐死;紫垣那时的心情,应该和攸宁是差不多的。卫家其他人,也被逐出宫城。
更令紫垣崩溃的是,董氏明白迫害受人敬仰的卫家是件很不讨好的事,所以为了不被扣上“残害忠良”的帽子,还安排了一个人来“举报”卫齐光举止可疑,而那个人竟然是易忀。因为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而失去了最亲近的人,这种心境只有亲历者能体会。他那时的处境连“孤立无援”四字都不足以概况。
讽刺的是,让他摆脱当时的困窘处境的,却是他日后最大的敌人,他的皇叔沈开阳。是皇叔建议他自愿请缨前往边境锻炼几年,协助众将士抵御胡人。一则暂时离开宫中的是非对他来说更安全,二则可以建立功绩。也正是在边境的这段时间里,攸宁以另一个名字回到了他身边。因为攸宁明白父亲一直把保护太子当成重要的使命,所以在见到家人安定下来后,他就冒着风险离家出走去追随太子了。
同时,沈开阳还教紫垣充分利用董林甫两嫡子明谭、明尚间固有的嫌隙煽风点火,使朝中支持董氏阵营内的人分裂成谭党、尚党两派,彼此互害,削弱了董氏的势力。他当然明白皇叔的目的。沈开阳可不想和董氏分享权力。引导紫垣来对抗董氏,那么就算失败了付出代价的也不是他。而且,面对谭、尚两党的相争,沈开阳的几个心腹明里从中调停,暗中协助太子推波助澜,所以渐渐地取代了许多在两派斗争中被挤出局的重臣,沈开阳的势力逐渐变大。这意味如果董氏真的垮了,表面上是太子的胜利,到头来能控制国家的还是他。不过,对于当时的紫垣来说,除了借助皇叔的力量,也没有其他办法压制董氏,是自己不至于任人宰割。所以,他没有选择。
随着皇叔的权力逐步上升,沈紫垣越来越厌恶他,但也渐渐学会了他的手腕。当秦沚涟成为秦门门主,他利用她的关系网,轻易得到了一队完全听命于自己,且杀人于无形的鹰犬。见到董林甫为了让两派的内讧消停,明确宣称定明尚为继承人,紫垣就干脆和已经深得其父母真传的沚涟商量,在明尚献给父亲的名贵檀香里使用了奇特的慢性毒药。董林甫最开始对这动了手脚的檀香的气味竟大为上瘾,但很快就开始形容憔悴,某日突然觉得无法喘气就猝死了。明谭觉得有些蹊跷,稍作调查就发现檀香有问题。他自然认定是明尚要趁着父亲现在暂时定了自己为接班人,用这种方式让父亲早日了结,免生变数。于是,明谭将自己找到的“真相”昭告天下,并大肆宣称按湫然国律法,弑父者自动丧失继承权。而明谭自然觉得是明尚谋害父亲然后陷害自己。就这样两边更加到了非斗个鱼死网破的地步。没有了董林甫控制局面,两兄弟间的互害更加肆无忌惮、毫无底线。原本攀附董氏的许多人,都决定与两方都疏远才是更安全的选择。本来任凭怎么内斗都还“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渐渐地彻底“树倒猢狲散”了。至于紫垣那个人缘好的弟弟,没有了母族强大的后台,也就什么都不是了。而后叔侄两人都派自己的打手进行了一轮小规模的“清洗,”他们的共同敌人就算彻底消灭了,他们间虚假的合作关系也算终结了。
想必紫垣也未曾料到,自己一心想除掉沈开阳最得力的人,却反而把自己最得力的人白白送给了皇叔。
“一年前的今天我就是在这里捡到你的呢,小攸。”望、攸二人又特意走到望舒将解药交给攸宁那间客栈。“什么叫捡回来嘛?”攸宁故作生气地说,然后两人相视一笑。“一年虽然过得很快,却也足够改变很多事情了,”攸宁感慨道,“阿舒,说实话,我原本一直是独来独往的,但现在再要我单打独斗我可能反而不适应了。”望舒莞尔一笑,说:“不适应也没关系啊。因为我会一直和你并肩作战。”(第四章完,敬请期待第五章)
前面的章节回顾,可点击下面的链接
第一章 月出皎兮
第二章 何望舒
第三章烟锁云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