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飞翔的滋味

飞翔的滋味黎荔
曾经,西安曲江新区有一个最具辨识度的地标“曲江眼”——一只巨大的载人观光氦气球,由一根钢缆所牵引,数十根粗大的麻线绳像一张大网将氦气球团团合围。坐在“曲江眼”上可以鸟瞰西安南郊的全貌。不止一次,我坐上氦气球腾空而起,俯瞰曲水平湖,雁塔端秀,长安磅礴,远眺碧野蓝天,田畴交错,秦岭依稀。后来“曲江眼”退役了,再不能漂浮空中体验自由的飞翔了。人们都喜欢看地球在自己脚下的样子,不论是从山上看,从高楼上看,还是坐在一只氦气球中,看地球像斑斓织锦一样在脚下展开,实在是一种乐趣。在这一点上,鸟类对人类的诱惑是单纯的——它们就是活跃在我们身边的生物,但又和我们如此不同。飞翔,是人类凭借肉身永远无法具备的能力。一只最普通的低飞麻雀都够我们艳羡一阵子的了,更别提那些飞越数万公里的迁徙鸟类,高高飞翔在千山万水之上的辽阔视野。就算只是瞥一眼这些高飞的候鸟,也能将我们从琐碎无聊的日常,带入一种从高空俯视平原、山脉和河流的壮阔想象中。
如果可以到达更高远的地方,在自由的风中做一只自由的鸟,在草木幽深的长夏,在层林尽染的深秋,俯瞰着细小的河流和威严的群山,在碎云累积的空茫里飞行,是多么令人向住啊!古人云,神游太虚,这正是我想要的。成为一只鸟是什么感受?掠过无数的山水,随时占有,随时又放弃;随时都管领太空,又随时都感到一无所有。躲避着冬天的风雪,飞向远方;沿着熟悉的道路,某天还要回来,到了春天的时候。真想成为这样一只鸟,展开一对洁白的翅膀,带着轻快掠过一碧如洗的晴空,我绝不愿停留在污黑的枝干上,日益变得皮毛蓬松,懒惰而丑陋。艺术,或者灵魂,向来是向着俗世之外飞升。带着一个浪漫的思绪飞行,穿越一个浪漫的时空。渴望飞翔,没有什么不好,这样我可以时时提醒自己,在精神上避免成为永远的爬行动物。每一个人都活在世俗的生活中,但总有人可以稍稍高于地面那么一点点。
给我一次飞行的机会,从秦岭飞往泰山,从长江飞往大海,在空气中游啊,游啊,视野所及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遥远清澄,只有偶尔飘过的云彩会遮住视线。自由地、无边际地飞行,和风进行无穷对话,和同样依赖风来远行的大型候鸟并肩齐飞,观察、体会它们美妙飞行的秘密。穿过阳光刺破的云层,我会不会在云层深处看见一座天空之城?在那里我可以体会一切壮丽的、神秘的事物,就像坐在第一排观看上帝的演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