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遥看已识

遥看已识
黎荔
“树里闻歌,枝中见舞。恰对妆台,诸窗并开。遥看已识,试唤便来。”《今生今世》中胡兰成引用了庾信赋来形容张爱玲与上海的相望相识。“遥看已识,试唤便来”,指的是远远望去似已相识,似乎呼唤一声就能进的窗来一样。此处胡兰成引用得极好,既表现了中华文化那种“直见性命”的特性,也透露出与张爱玲相恋期间的那种欢喜深情。
一种人世间的不期然的浅浅的缘分,叫做“恰对妆台”。你站在树影参差的楼上,恰好推开小轩窗,真是巧了,另一个小轩窗也在这个时候推开,伊人的妆台恰巧对着你,像是在小时候的哪一年的哪一天里的一个前缘约定,开在窗前的葳蕤树阴里。伊人在妆镜中望见你的人,心花一绽,双眸顿如澄澄秋水,两颊仿佛刚刚浴过,露出一点动人的绯红。相顾无言中,窗外青气漫漫,一波一波,何时已染绿了妆台?刹那隔开了红尘纷繁,默默看着流光飞舞。
“怎么这么容易就见着了”?人与人之间,偏偏就会有这样的巧缘,时间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一种不早不晚的天机。遥对也是晤对,那两窗相隔的距离,让人觉得邂逅对面之人有如此的人生大美。无端端的,犹如故人,相望相识,看一眼,回一眼,亲切知情。一切又都发生得自自然然的,如影来池里,如花落衫中。
其实,这种“遥看已识,试唤便来”的感觉,不仅仅是对人,对物亦然。一只落在窗台上歪着脖子瞅人的小鸟,一朵在晨风中迎向你颤颤初绽的花,一条在街上尾随着我走了好久好远的小狗……在生命的倏忽间,大自然以其独特的方式触动着每一个人。人世百态、万事万物中都有着“遥看已识,试唤便来”,像做了几世几代的邻居朋友,若邂逅遇见,已熟悉到一开口就可道私语,寒暄客套都不用。一句使唤便来,相对相望,已是可以相互愉悦。
人去深情地感受这个世界,最好的状态莫过于此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