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那些照进生命里的光…… ——记雪堂2020“文学艺术与精神分析”新年沙龙(续)

点击蓝字
关注学堂
◆ ◆ ◆◆
那些照进生命里的光……
——记雪堂2020“文学艺术与精神分析”新年沙龙(续)
何一
◆ ◆ ◆◆
题记
“存在”,最终是要确定个体生命的独一无二性,它的生命的不可重复性,和其内在的经验性和体验性,这就是精神分析——陶春
精神分析,应当成为社会人自我完善的修行,实现理想境界的过程——杨文镒
精神分析的工作很美的,是灵光乍现的对黑暗的穿透时刻——王莉
关于“存在”的精神分析解读,诗人的“精神肖像”和“心灵切片”,精神分析在当前新媒体时代也是人们精神危机和心理困惑的一味“救药”吗?诗人陶春和川报集团原副总编杨文镒先生将给出怎样的诠释?“精神分析之美”,“写作困难综合症”、“诗人的幸福是什么?”,以及“诗人的直觉与精神分析家的直觉”、“如何读一幅画?”,这些备受关注和期待的话题在沙龙继续酣畅中,让我们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陶春
《存在》诗刊核心创办人、诗人陶春分享了自己对“存在”的解读:存在的概念是西化的外来词,根植于包括苏格拉底在内的古希腊哲学,苏格拉底的学生巴门尼德开始提出人的存在概念,强调从内心的视角去看世界,不再是用肉眼的眼光去打量世界;英国的经验主义者贝克莱认为“存在就是被感知”。陶诗人说:“‘存’,是指物质存在的状态,‘在’是一种涌现,是事物用它自己的方式展现给你看。如同一朵花,它存在,但它又不存在。只有人作为一种意识感知到它,才打开了一种世界的本来真相。”他认为从精神分析角度谈“存在”,实际上是郭尔凯格尔对存在的一种追溯,它最终是要确定个体生命的独一无二性,它的生命的不可重复性,和其内在的经验性和体验性,这就是精神分析。谈到对精神分析这个外来词的理解,陶诗人诙谐地说:“精神分析怎能少了‘气’呢,应该是‘精气神分析’才对嘛?”他认为精神分析与中国古典东方的智慧有许多相通之处:比如中国古人讲究人应该是“精气神”合一的存在,还有中医疾病理论的气息堵塞学说,以及中国道家的观点“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这些和精神分析关注人的内心现实都是相关联的;文学形象被称为精神肖像,实际是人的苦难瞬间的精神切片,如同画家的自画像,是人内心感受的动态呈现;王阳明说“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一寂;汝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过来。便知此花不在汝心之外”,其实是在说“存在即是被感知”,换言之,世界的问题其实就是解决内心的问题,这和贝克莱的观点如出一辙。因此,英国诗人史蒂文森说,“写作是以内心的暴力去抵御外在的暴力”,也是一种自我精神治愈,这切合了弗洛伊德“升华”和拉康“圣状”的理论。陶诗人的发言得到现场热烈回应,陶杏华老师说,“气”在中国道教文化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客体,也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有待我们在精神分析中国本土化的实践中去进一步研究。
川报集团原副总编、有多部著作面世的杨文镒老师发言饱含哲理,语言缜密而富于激情。他首先提出,精神分析在当前新媒体时代也是人们精神危机和心理困惑的一味“救药”,新媒体传播应该成为当前精神分析一个重要的传递媒介;新媒体写作要更多回到人的内心,面向心灵写作。他认为,无论时代如何更替,人们仍旧会回到一个这样的终极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因此,精神分析学说不止是哲学家和心理学家的研究理论,而应当成为社会人自我完善的修行,和实现理想境界的途径,这无疑表达了公众对精神分析的期许和冀望。
王莉
精神分析家王莉老师在分享中说:“参加今天的沙龙如同是一份新年礼物,让我有机会见到了以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作家、艺术家……..”王老师讲述了两个儿童精神分析个案中富于诗意的片段,让我们感受到精神分析不一样的美。
随后,专程从重庆赶来参加沙龙的读者朋友苏勤,朗诵了杨文镒老师的著作《中国人的境界》片段。舒缓的配乐、富有激情的诵读,将大家带入了一个优美的意境,令人陶醉。
来宾苏勤老师朗诵
到了提问互动环节,现场朋友们就“精神分析之美”,“写作困难综合症”、“诗人的幸福”,以及“精神分析的直觉与诗人的直觉”、“如何读一幅画”等主题向嘉宾提问,展开讨论。
如何破解表达和写作的困难?陶杏华老师认为写作首先需要足够的对自己的理解和表达的内在动力;洁尘老师强调了阅读的重要性和写作训练。作为职业作家,她认为写作也是一门手艺,首先必须和充分的阅读结合,同时还需要长期的写作训练,否则也会心到手不到。
什么是精神分析之美?以及当前社会上有争议的话题“个体的心理创伤和痛苦,都是原生家庭惹的祸”吗?对主持人白夏的问题,王莉老师说,精神分析的探索是朝向主体的欲望的,幸运的话我们能通过这样的探索获得很大的自由和生命的创造,这是很美的。原生家庭的创伤于每个个体是不同的,有人的确很难走出来甚至无法活下去,而我们简单地指责其愚蠢是不合适的,因为每个人的困难都不一样。但精神分析也许能给其一定的帮助走出困境。正如案例中那个很压抑的小男孩,面对缺失、父性和大彼者,当他能在画幅上画下阳光、有裂缝的权杖、水晶,能用“阳光照到裂缝上,透过裂缝传到地下让水晶生长”这样的话语来诠释和命名时,他就用自己的创造获得了新的心灵的支撑,他就能透过人生的裂缝找到一些存在的力量,这也是精神分析带给来访者的礼物。
上图为魏世东老师赠送雪堂的画作
对雪堂编辑长亭的提问:如何读一幅画?魏世东老师说:“这个问题很宏大,我只能从自己的经验和认知上做一些分享。”在他看来,整体上说东西方看绘画的方式不一样。西方偏重视觉,强调“悦目”和视觉的感官体验,非常直接;中国传统绘画很含蓄,强调“悦心”,它剥离了“悦目”的状态,更多回到内心。首先,从绘画用色上看,西方强调“三原色”,而中国传统绘画强调“五色”色彩观,除了和西方类似的“红、黄、蓝”外,还增加了“黑、白”,比如水墨山水画大量的运用黑色,甚至中国书法只用黑色。其次,西方绘画作品大多是“焦点透视”视角观看世界(现代绘画除外),而中国绘画更多的是“散点透视”审视世界,当然,我们现代人可以采用中西融合的视角。第三,西方绘画更特别强调绘画的逻辑,而中国绘画更多受道家思想的影响,逻辑性没有那么强烈。
炜童同学对两位诗人发问:有人说“诗人都是幸福的”,那诗人是怎样理解幸福的呢?陶诗人回答:用萨特的话说,人是被抛到这个世界来的。人要面对自己这个不完整的“黑洞”性的缺失,面对自身的使命,只能寻找些替代物来填充它并获得一种暂时性的满足。当诗人的内心有了某种困惑,当获得一种领悟并找到精确的语言来命名的时候,就获得一种难以言传的喜悦感。陶诗人进一步阐释:“梵语里‘佛’就是自我觉醒的人,诗人、艺术家在打通自己精神道路的途中,是一点点接近,类似于‘渐悟’,是通过很多次喜悦的重叠把苦难转换过来的。如同诗人写作、画家作画时,他不是把生活的原始材料放进纸张里,而是一种对内心影像的净化、过滤、提炼和萃取。”同时,他认为任何语言都是一种图像,特别是方块汉字,是一种物质存在和有质感的东西,就如洁尘老师说的“语言的质感”。当一个字一个词因为注入了个体的生命体验以后,它是有立体感的,有它的颜色、芬芳、重量和质感的,这个质感是因为有了个体生命的介入而使它具有了不可替代的重复性。当创作者找到了表达这种不可重复性的时候就是一种喜悦,一种幸福感。当然,这种能力来自于诗人、艺术家们经过的严格训练后具有的可以瞬间切入、准确捕捉到无限细化的精神单位的“直觉”。如诗人对情感和词语的捕捉,绘画大师对色彩的使用,都不是意识层面的思考和计算,就像画家何多苓画笔下呈现的“不可描述的灰”,梵高的绘画,都是凭借内在的“直觉”。
左图为梵高的画作《柏树》,右图为何多苓的《杂花写生》
关于诗人、艺术家的“直觉”的话题,激起了现场朋友们热烈讨论。对此,王莉老师回应说,精神分析家也是靠直觉工作的,这需要长期的个人分析训练才能达到。靳晓静老师说,如弗洛伊德所说,其实比分析家更早通过无意识工作的是诗人,诗人是用直觉和无意识到达无意识。能直接和无意识沟通,能用无意识表达自己,的确是很幸福的事情。
时光倏忽而逝,沙龙已近尾声,大家意犹未尽。由于时间所限,每位特邀嘉宾仅有约10分钟的发言时间,我们只能在短短时间里管中窥豹,雪堂后续也将邀请嘉宾设专题论坛作更深入的研讨。沙龙结束后,参加的朋友们热情反馈,觉得这个沙龙“很有思想性,也很纯粹,太独特了”,希望下次能再参加这样的活动。
回顾两个多小时的沙龙,被提到最多的核心词汇是“美”和“光”、“存在”与“救赎”。诗人靳晓静说,“精神分析和文学一样有动人心魄的美”;作家洁尘说“文学是美,是智慧,是救赎,是生命之光”;分析家王莉老师说,“精神分析的工作很美的,是灵光乍现的对黑暗的穿透时刻”;画家魏世东说,“艺术也是救赎”…….如果说人是一种缺失的存在,每个人都需要努力去穿越生命中的黑暗,那么,文学、艺术和精神分析,就是照进生命里来的那一束光,它让我们有勇气去直面黑暗,并穿越黑暗。
文中照片摄影:谢岁寒 刘勇
END
附:那些照进生命里的光……——记雪堂2020“文学艺术与精神分析”新年沙龙
下期将在公众号“躺吧”专栏推出杨文镒先生发言文稿《当今新媒,印象着心灵》,敬请关注;
沙龙后续专题论坛活动,敬请关注“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公众号
微信编辑:玄渊
文字编辑:何一
最终审核:陈斌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