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地球往事

地球往事
黎荔
我有满满一大盒地球往事,时不时拿出来,在掌上摩挲把玩一番。
什么是地球往事呢?就是经过漫长时间的洗礼与煅造,由天地精粹融合而成的各种矿石、化石与琥珀之类,值得拥有和收藏的那些地质标本。
世间上最纯正、最稀有的物质就是自然界的产物,这些小小的石头蕴含着天地精华,经过千百年乃至亿万斯年历劫才能够成为矿石、成为化石。每每拿起一粒小小的蓝铜矿石、尖晶石、锂辉石、摩根石、透辉石,黄铁矿、班铜矿、橄榄石、青金石、孔雀石、查罗石、黑曜石、紫莹石、蓝松石、虎眼石、冰洲石、天河石、葡萄石、石榴石、钟乳石、豆瓣石、灵璧石、牡丹石、铁胆石、沙漠玫瑰……对着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或者在台灯下、在手电筒光线下,仔仔细细地观察、抚触,只能在自然伟力面前感叹,这就是地球秘史,这就是地球脉动。当配上极具仪式感的放大镜,放在黑色植绒的背景衬托下,慢慢地细看矿石的内部构造,各种晶形的粒状、针状、柱状、片状、板状、纤维状、放射状,各种颜色、光泽、透明度、条痕以及晶簇共生,这一粒小小的石头,里面如同藏着整个宇宙的秘密。时光流转,万物更迭,跨越千万年与我相遇,将满身的故事,细说与我听。

火成岩、变质岩、沉积岩,长石,辉石,闪石,石英,云母,水晶,石墨,刚玉,陨石……所有的美好,皆因自然缔造。所有的美好,皆有时间沉淀。每一道光影的折射,都是一段动人的故事。有的矿石拿起来得特别小心翼翼,比如,像玻璃一样光泽的云母,一层层的纹理非常平行,可以用小刀或针尖将它们一层层剥离成极薄的片状,黑云母、白云母、金云母、锂云母,都得小心地拿起,轻轻地放下。
化石的信息量比矿石要大得多,三叶虫、硅化木、鹦鹉螺、羊角螺、菊石、张氏虫、震旦角、树化玉,我都做好化石标本的标签,收藏整理在一个大盒子里。我甚至还收藏了一枚很大的天然沧龙牙齿化石。这枚牙齿生于摩洛哥白垩纪时期,与围岩融为一体。从基岩中延伸出来的牙齿长度,将近有10厘米长。牙齿褐黄色,锐利呈圆锥型,弯曲呈倒钩状,可以遥想当年牙齿主人的凶猛无敌,它的双颚在咬合的同时,应该会产生巨大扭力可将猎物拦腰咬断。沧龙是中生代海洋中最大的顶级掠食者,它从陆地上的崖蜥进化而来,在白垩纪中晚期才出现并且迅速繁衍,是海陆两栖动物,随后和恐龙一起灭绝。辗转流到我手上的这枚沧龙牙齿,距今约7000万年至6500万年前。这枚牙齿撕咬过的食物如金厨鲨、海龟、菊石、鱼龙、薄片龙等,早已全部灭绝。

凡是天造之物,既有它无比伦比的美,也有因美而生的缺憾。很多矿石、化石都不是很完整,朴实无华是它们的本质。但是,正是这些瑕瑜之处,才使这些标本,呈现为真正的地球往事。因为,天然之物就有天然印记,每一道纹理,每一种形态,充满了成矿的酸甜苦辣,充满了成矿的偶发与突发,蕴藏故事,耐人寻味。没有完全一样的两块矿石或化石,每一个都是地球原创的孤品。
这是沧海桑田的地球往事。那时候的大地比现在的,要年轻得多,也暴烈得多。那些埋藏在深海底的火山不断迸发出的高温矿物质,像电池一样驱动着构筑生命的有机分子的形成。来自火山的力量,来自地壳运动的力量,天崩地裂,轰轰烈烈,却也是鬼斧神工的创造。炽热的火山岩浆不断喷涌而出,烧毁着森林,焦灼着大地,却也不断地造化孕育着新的地形地势,千姿百态的煅烧、挤压、变质、冷却、沉淀、冲蚀、风化,遗留下这些千姿百态的地球结晶,仿佛是大地上打开的体现地质生成的一扇扇小窗户,为后世的人们探索地球的奥妙提供了超深钻孔。
记得看过一句话“我曾见的生命,都只是行过,无所谓完成。”然而,我在手上把玩的这些矿石化石,确实是完成了的、永恒了的生命的结晶。相比它们的悠久沧桑,我的历史不过是短短一段,人类的历史不过是短短一段,充满了寂寂的笑声,或者久久回荡的哭声。当亿万斯年在你的抚触之中,一眼万年,穿越史前,你就会生出一种感觉,“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不知在遥远的未来,是否会有另一双手,把玩我们今生今世遗留下的一缕半寸、在偶然中得以永恒的生命结晶?轻轻感叹这一段几被湮灭的地球往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