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一遇堵车便烦躁不安,患上“路怒症”还有救吗? | 书目治疗师

点 击 标 题 下「 拾贰象岛 」可 快 速 关 注
书目治疗师:
作为马路上的老司机,我承认我的“怒点”很低。在大城市生活,堵车是常态,这让我烦躁不安,只有破口大骂才能缓解近半小时也无法挪动一步的痛苦。加塞也很容易让我发火,司机们总喜欢鲁莽地“见缝插车”。很多时候,我只能急切地不停按喇叭。我也见过有的司机怒不可遏地下车打人,甚至恶意碰车互怼。像这样的“路怒症”还有没有救?
——一直在路上的车主张

本期治疗师
曹 园
拾贰象岛记者

治疗书单:伊坂幸太郎《汽油生活》
强制冲剂:《新交通法规》
“伊坂幸太郎说过,想要快乐地活着,只要遵守两件事:开车不按喇叭,以及不要在意细节。
”车主张:你好!
不得不说,其实你对自己的行为认知还是很清晰的。你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生气、在发火,甚至在“攻击性驾驶”,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也有人觉得自己开车时的不良举动是理所当然的。
作为大城市的老司机,成为“路怒族”也不完全是你的问题。每当工作日早晚高峰时,数数路上排在你前面的汽车数量;周末时,去各大商场的地下停车场赌一赌找车位的运气;或者只是多一点与远光灯照面的机会,你就会明白,开车时的好脾气是很容易被消磨殆尽的。

但降低路怒发作的频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当你知道与你并肩同行的汽车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时,想必你的情绪会变得温和柔软许多。伊坂幸太郎的小说《汽油生活》就是这样一本书。
书中的第一口吻是望月家一辆绿色的马自达德米欧,它被亲切地唤为“小绿”。白色卡罗拉“扎帕”是小绿的邻车兼友车,它和主人都是作曲家弗兰克·扎帕的铁杆粉丝。
小绿可以和汽车交流,却不能与主人沟通。当人类还在诧异明星荒木翠的隧道车祸事故时,走南闯北的汽车们其实早已掌握了更详实的信息。但你可以从书中看到的不仅是荒木翠的案子,还有小绿每一次载着主人驾驶时的喜怒哀乐。
不管是小绿还是小红,会说话能变形的都是好车。
和你们一样,小绿也讨厌堵车,也会被车主焦躁的状态感染。小绿会在等待时抱怨:“那时既没有奔驰在路上的喜悦,也不能平心静气地思考”。“畅通无阻”是小绿最喜欢的词汇之一,但现实往往却是红色的刹车灯连成一排。在龟速移动中,小绿望向了空荡荡的反向车道,愈发自暴自弃:“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反正总是只有自己所在的车道堵车。”
亲历了无数次驾驶的汽车们简直摸透了人类的心思:“一上路,就知道人类是一种多么以自我为中心的生物了。”小绿时常看见,有的车见前后车距稍微拉开,便一头扎进来插队;有的车行驶时非要不留空间紧紧跟着前车,上演追车大戏;还有的车在停车场里无视安全,逮住空位就往里钻,好像觉得有地方停就是天大的胜利。
当然,指挥车辆如此蛮干的是司机,也就是人类。想到这些不良行为都被汽车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会不会让你产生一丝尴尬和害臊?
作为路怒症的头号症状,乱鸣喇叭不仅在车主圈不受待见,在汽车圈也备受唾弃。人们总习惯在信号灯由红变绿的瞬间,立马鸣笛提醒前车司机,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反应能力。又或者前车在温吞吞地靠边停车,技艺还无法一气呵成,路怒族就会恨不得通过喇叭传话:“赶紧去驾校回炉再造吧!”总之,挡道无德,鸣笛有理。
就算没堵车,你是不是也想按一按
在《汽油生活》里,说起喇叭,小绿和扎帕都是一声长叹:“喇叭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然而对于喇叭的机能,我们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鸣笛是私家车之间永恒的话题,被迫发出这种原始低级的声音让汽车们万分沮丧。一辆老式日产蓝鸟总结,司机用力按喇叭发出噪声不是为了提示安全,而是为了表达愤怒和焦躁。“我看你不爽”,“别挡道”,“找死啊”,“饶不了你”……喇叭就是为了释放这些人类情绪而存在。
司机自己不开口,而是通过汽车来发泄。扎帕认为,胆小怕事又不愿担责的人类应该自己随身带个喇叭,看什么不顺眼就按一按。其实,伊坂幸太郎在另一本《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中也提到,想要快乐地活着,只要遵守两件事:开车不按喇叭,以及不要在意细节。
路怒还会导致事故发生。这对人类来说,当然不是好事。那你知道对于这一点汽车们在想些什么吗?扎帕听说,与人相撞的车子的灵魂会飞向宇宙,在没有尽头的黑暗中,孤单寂寞、神志不清,永远不能再回来。小绿也深知,私家车陪伴主人的时间有限,气数已尽的车子会被送去一个叫汽车报废厂的地方处理掉。
能够变废为宝的“废车收购站”
它们能做的只有拼命祈祷不要出车祸。无奈的是,汽车们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全靠司机的感觉、判断、技术和心态。“如果司机发出超速行驶乃至危及安全的命令,我们也不得不服从。”每当人类危险驾驶时,为了减轻恐惧,汽车们会主动丧失意识,双眼一闭,陷入昏迷。
汽车们甚至会愤愤地质疑,人类为何没有“召回”这一说。车辆会因为有造成致命事故的隐患而被召回,但有威胁他人安全隐患的司机却可以照常上路,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它们甚至引用弗兰克·扎帕的观点批判道,构成宇宙的基本单位不是“氢”,而是“愚蠢”,因为后者比前者更加无处不在。
它们还顺带数落了人类健忘的毛病。新车买回家时,车主都决心每周洗车,结果两个月后就甩手不干了。“人类这种生物,转眼就会把誓言和决心忘得一干二净。”
有事没事刷刷刷
尽管有些挑剔,但汽车大多数时候都是你可爱、八卦又忠诚的好伙伴。伊坂幸太郎笔下的私家车都会偏袒主人,比如以自家主人的容貌为人类美貌的基准。希望你的车也会在其他车面前对你的外表和品行都称赞有加,而不会因为你路怒症的陋习,让它在其他车面前颜面扫地。
它们也记得主人的好。小绿能记起自己被调皮的学生用硬币划伤时,那个愤愤不平并抚摸安慰它的圆香。它们有时还有点强迫症。如果能端正地停在车位里,就可以好好休息;如果车身稍微越过划定的停车线,它们就会浑身难受。
它们甚至有自尊心——它们苦涩地体会到,自己的外形大小是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的,人上有人,车上有车,永远有排量更大的车压你一头。了解了这一点,每当起步加速却落后于人时,你还会不会责怪自己的爱车不如别人的厉害?
它们崇拜电车和火车,认为车子的知性程度与车轮数量成正比;他们反对暴力,抗议车主在焦急时对自己拳打脚踢。如果被陌生人强行征用,他们会想象一幅画面——自己像人类大惊失色时捂住嘴那样捂住引擎盖。

不过,它们最害怕的,还是被主人抛弃。《汽油生活》里,已经三个月没有上路的日产蓝鸟表达了对小绿的羡慕之情,因为蓝鸟的主人因脑血管问题一直卧床不起。小绿明白,总有一天它也会步蓝鸟的后尘。彼时的它脑子里全是不安的疑问:“会有人怀念我吗?那会是什么时候呢?那时,望月家的人想起我这辆不起眼的小绿车时,会是怎样的心情?”
现在看来,在你的汽车伙伴面前恶语伤人、展现暴力,甚至拿它当你的出气筒和挡箭牌,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呢?
辅 助 补 品 ●
●通 告 ●如果你也觉得自己患上了某种都市病症,面临着不知如何应对的困惑、痛苦或不安,欢迎给我们的后台留言,或写信到twelvexd@jicbookstore.cn。我们将邀请名人名家为你出诊,用他们走过的路、读过的书,替你解决一切疑难杂症。
文字/曹 园
策划 / 卢隽婷
编辑 / 危 敏
视觉 / 徐铭远
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世间总有一本书,能治愈你哒!
获取更多文化福利,欢迎添加岛主个人微信
不老斯基【ID:bulaosiji】
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针对侵权行为,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长按下方二维码,就能成为「拾贰象岛」的「岛民」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