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凌洲往事 第十二章 伪装者

前情提要
任国国家嬴越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吞并了棽国。棽国大公主姬灼华一日之内国破家亡,全家只她一人活着逃出。逃亡后,灼华因其过人的武学天赋,被黑手党组织“影”的头目戴陌桑收留。灼华深知“影”组织的人并非善类,但她别无去处。为了生存,她还央求“影”组织内唯一对她表达出善意的男子顾予欢,额外教授她武功。
昱国国君姬清平将皇姐清临送去任国联姻。不曾想清临竟越来越不受他的支配,还与在任国为质的萧国太子何翾飞相恋。他意图通过名为噬骨丹的毒药重新支配皇姐。
“好了,大功告成。”帮眼前这个“少年”把头发也整理好后,君谦说道。
清临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竟已完全是一个瘦小的男侍从的模样;莫说别人,她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她不得不赞叹,君谦的技艺,比她想象中还要高明。
“你这乔装易容的本领,是为了当细作刻意训练出来的吗?”君谦一面认真打量着清临,以确定她的伪装没有破绽,一面答道:“不,我没有刻意去学。小时候,我只有姐姐一个合得来的同伴。要是她也不在身边,我独自一人,就喜欢扮作别人的样子玩。扮的次数多了,也就越来越纯熟了。”清临听了,倒也能体会那种,想要逃出自己的身份和身世的心境。
仔细检查一番后,君谦确信清临的乔装已是万无一失。“准备出发了,”他说,“你和你的好知己记得尽量不要开口,你们还不太懂得改变自己的声音。”清临浅笑道:“行,我们之间,本来就不需要说话。”
与此同时,影组织的大本营内。
“你大意了哦。”灼华微笑道。说完,她轻轻侧身,避开了予欢那一击;待予欢反应过来,灼华的剑尖已经直抵他的咽喉,触及他颈部的肌肤。“承让。”灼华收剑回鞘。
予欢看着灼华,神情中流露出赞许。刚才只是对这姑娘的训练,所以他完全没有动真格;但是,灼华能够打败他依然是很难得的。而且,灼华方才不仅熟练运用予欢教她的剑招,还使出了自创的招式,都是她举一反三的成果。这姑娘,的确有无限的潜力。
“哎,我感觉我可不能再教你了。”予欢开玩笑道。“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好吗?”灼华似乎真有点着急了。“不是。你如果能保持现在的进步速度,再过一段时间,你岂不是都能反过来教我了?到时候我被一个小姑娘压制,那可咋办?”灼华听了,噗嗤一笑,带点卖乖意味地说:“师兄你真的想多了。就凭我,怎么可能超越你呢?而且,我答应你,就算哪天我真的比你强了,你也永远是我的师兄兼师父,我会听你话的。”说完,她倚着身边那棵桃树坐下,望着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现在这个时间,正好可以看到朝阳渐渐升起。
这个最顽皮的丫头,装起乖巧来显得如此慧黠可爱,让予欢也忍俊不禁,感觉心里仿佛照进了一束光。他静静在灼华身边坐下,两人一同看着初现的晨曦。
“听说,师父给你安排任务了?”片刻无声胜有声的寂静后,予欢开口道。不知何时起,他开始格外关心灼华的一切事情了。“就是一个简单的刺探情报的工作。说是要我从简单的任务开始,一步步培养作为‘影’的成员应有的能力。”灼华回答。“会有人跟你一起去吧?毕竟你还是新人。”“嗯,是一个真的好像影子一样的女人,没有表情,没有言语,只是木然地服从着命令……也不知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样。”
这么说,给灼华安排的同行者,竟然是楚峋吗?予欢心想。如此看来,戴陌桑真的很重视灼华,要把她培养成自己的又一个左膀右臂。这个女孩有着惊人的武学天赋,若真变成了陌桑期望的样子,她将会是多少人的噩梦呢?
想到这里,予欢悄悄看了看灼华的眼睛,然后又转头将视线移开。那双眸,现在还是如此澄澈而富有灵气;他心中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怀着复杂的情绪,他说道:“这里的人,大多已经被培养成一把利刃;冷酷无情、实力强大、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不择手段……所以,丫头,你要处处小心。”
这个“处处小心,”指的不仅仅是保护好自身生命的安全。
予欢的话,似乎触碰了灼华心中的某一处。她用那双秋水般的眼睛注视着予欢。“利刃么……那,师兄你呢?”她试探性地问道,“你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变得跟他们一样吗?”刚说出口,她又觉得这么问好傻;这种问题,谁都只能矢口否认吧。
予欢隐约觉察到,灼华的话里,有某种微妙的意味。他没有正面回答灼华,只是看着那女孩,反问:“这对你很重要吗?”灼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然后默默点了点头。“如果,你跟他们同样可恨,这世上就没有我喜欢的东西了。”
那一瞬间,予欢的双瞳颤动了。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像无根的飘蓬,跟任何人都不会建立过深的联系;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某个人心中有如此沉重的分量;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恍惚。
一旁的灼华沉默无言,用手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忽然,她感到有只手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放心吧,丫头,”说到这,予欢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我也不想被你讨厌。”
另一边,云雀阁内,随清临前去任国的两个侍女,芍药、芙蕖,在朦胧中被摇醒。
“快醒醒,”说话的是嬴越派来照顾并监视清临的女子之一,“夫人她大概在熏香里做了手脚,让我们都昏睡了过去。她……她现在消失不见了!”这几个女子都显得彷徨不知所措。毕竟,她们的职责就是看管好清临;现在失职了,那可是死罪。
芍药、芙蕖听了这个消息,也做出难以置信、焦虑的样子。毕竟,按理说,清临一消失,她们也要承担严重的后果。然而,事实上,此事早已在她们预料之中。
那是数日前。
终于完成任务了。当芍药、芙蕖看到清临咬下了她们递过去的食物,两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正当她们以为完成了嘱咐的时候,却见清临突然苦笑了一下,眼神里有一种冰冷的嘲讽意味。“我说,他作为我的亲弟弟,就真的那么不信任我吗?非要用上噬骨丹这么阴损的东西。”两个小侍女都惊住了。“您,您怎么……”
“我弟弟有办法知道我的一言一行,我就有办法知道他的,”清临漠然道,“他以后要是想对我来下药这一招,真应该找个稍懂点岐黄之术的人;不然药被掉包了都一点觉察不到。”清临这种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语气,反倒比充满愠怒或悲伤的语气更令两个女子无所适从。经过了似乎很漫长的、尴尬的沉默,芙蕖才支吾道:“长公主……并非我们想要这么做,实是王命难违……”
清临看了她们一眼,出乎意料地,用平和的语气说:“我明白,你们还有家人在洛都。而且,为了让你们时刻互相监视,我弟或者我舅舅估计还承诺过,假如你们中的一个企图违反命令,被另一个觉察到并揭发了,那么告发者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甚至可以回家。对吧?”
一时间,芍药、芙蕖都哑口无言。清临的猜测完全准确。事实上,只要两人互不拆台,即使她们没有遵照指令办事清平也不会知道;但正因为告密者可以获得的利益,两人都唯恐有把柄落在了对方手上,所以那种默契也就无法达成。
清临看她们的反应,知道自己是说中了。“你们可真是傻;清平那种人的承诺要是信得过,这世间就没有谎言了。”说完,她转头望向窗外,仿佛在考虑着什么,对那两人不再理睬。
这种氛围,让芍药、芙蕖觉得自己真应该静悄悄地退下了。就在两人准备安静地离去时,却听见清临开口道,“你们若真想摆脱这一切,可是要靠别的方法啊。”
没有人知道,清临之后到底对她们说了什么。唯一能肯定的是,那天,三人之间达成了某种一致。
看着那几个任国侍女惊慌失措的样子,芙蕖做出一副虽然焦虑,当仍极力保持冷静的样子,说:“先别慌,云雀阁倒也不常有外人来;只要我们都不说,还可以蒙混一段时间。当务之急,是在事情败露之前,想办法把责任从我们身上推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这件事,我们很难找理由为自己开脱。”有人说道。
芙蕖叹了口气。“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跟一个人商量了。”听了这话,这些女子都安静了许多。她们心里知道“那个人”指的是谁。任国上下,会同情她们这些蝼蚁,又多少有点能力保护她们的,也只有一人了。
彼时,清、飞二人,已经成功离开了任国境内。
“哗啦——”湖面迸溅的水花退去后,浮现出清临的少女面庞。“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张假脸了。”她长舒了一口气。往自己的脸上贴各种密不透气的东西,自然是极其难受的。一旁的翾飞也已经恢复了真容。不知为何,他现在身着如此简朴的服装,竟比他平时还更显得好看。
翾飞静静看着清临,神情若有所思。清临回头看着一言不发的他,问道:“你怎么啦,突然显得那么拘谨的样子?不会是因为刚才……”
就在片刻之前,清临确认他们终于已经处于安全地带后,微微一笑。“哎,翾。”“什么事?”翾飞回头看向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被她在脸颊留下轻轻一吻。
清临一提到这件事,翾飞顿时面部泛红。“啊,没有啦,那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我的确希望,你以后再要那么干,能先打个招呼……”看着翾飞这副含羞带怯的样子,清临觉得真是可爱极了,不禁调皮地打趣道:“好的……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以后还能那么干咯?”说着,她还故意凑近翾飞的脸。
“这……”清临这么说,翾飞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两人现在已经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他的心绪便更加纷乱了;他咬了咬下唇,伸出手,两指按在清临的额间,轻轻把那姑娘推开。“行了,抓紧走吧,不然到了宵禁的时刻,就只能在这荒郊野岭过夜了。”
“知道啦。”清临心中窃笑;小小挑逗一下翾飞,看看他的反应,倒也挺好玩。两人又携手并行。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听到从不远处竟隐隐传来某种声音。仔细辨别,竟然是人说话之声。两人心中纳罕:在这种地方,除了他们以外,怎么会有其他人?
第十一章 流星之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