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象征主义视角下的《雨巷》文本分析

2020/7/5
《象征主义视角下的《雨巷》文本分析》
文/陈明宜
《雨巷》是诗人戴望舒的成名作,也是其代表作,为他赢得了“雨巷诗人”的美称。诗中描写诗人在江南雨巷中与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擦肩而过却无果而中的故事,是戴望舒诗作忧郁、孤独之特点的集中体现。19世纪后半期,象征主义作为艺术表现手法兴起于法国,并且逐渐对世界诗歌的发展产生影响。1919年,陈群在《建设》杂志上发表了《欧洲十九世纪文学思潮一瞥》一文,正式将 “Symbolism”译为“象征主义”。19世纪20年代,西方很多象征主义诗歌被译介到中国。李金发、戴望舒等诗人开始在新诗创作中借鉴象 征主义的观念和手法,为中国象征派诗歌形成和发展做出贡献。本文试从象征主义角度入手,分析本诗背后的意蕴和内涵。
一、“丁香姑娘”的多重内涵
丁香姑娘”是《雨巷》中的重要形象之一。“丁香”从中国古典诗词中继承了哀愁、美好、相思等丰富内涵,在此诗中,丁香被用来修饰作者遇到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作者在此反复运用复沓结构,使得诗歌的气息变得悠长,节奏变得缓慢,读者在此得以有情绪的空间去感受到诗人对这位姑娘美好的各种想象。诗人于 1926—1927年 因追求进步而遭通缉,曾匿居于朋友家中,深深爱上了朋友的妹妹,饱尝了“单恋者”的凄苦、孤独。《雨巷》在这种心态下完成,承载了时代的苦闷和诗人内心的忧郁、孤独。可以说,“丁香姑娘”也许是作者现实中恋人的写照,而这种追求也是作者爱而不得的心情导致的。
“丁香姑娘”是撑着“油纸伞”走在“雨巷”中的,象征苦苦追求的恋人或人生理想,至于有无政治希望的隐喻,则可在包含的理想中寻觅。“我” 是“丁香姑娘”映衬下的“我”,“丁香姑娘”结着愁怨是因为“我”本身心事重重、心怀思绪。“丁香姑娘”的出现是“我”渴望热烈的结果“。我” 象征一位失恋者,或是难以实现人生追求的知识分子形象。
二、“雨巷”——幽闭的空间
江南多雨,而悠长的小巷也是江南地区司空见惯的场景。作为这首诗的主要场景,诗人在这条狭长的小巷内倾注了无限情感,使其具有了超过世俗空间的向度。与《关雎》、《蒹葭》等诗篇中的开放式空间不同,这个空间是幽闭的,给读者带来的心灵体验同样也是封闭式的。这首诗写于1927年夏天。当时全国正处于白色恐怖之中,戴望舒因曾参加进步活动而不得不避居于松江的友人家中,在孤寂中咀嚼着大革命失败后的幻灭与痛苦,心中充满了迷惘的情绪和朦胧的希望。在这里,诗人把当时的黑暗而沉闷的社会现实暗喻为悠长狭窄而寂寥的“雨巷”。这里没有声音,没有欢乐,没有阳光。而诗人自己,就是这样的雨巷中彳亍彷徨的孤独者。他在孤寂中怀着一个美好的希望,希望有一种美好的理想出现在自己面前。
雨巷除了狭长之外的另一个特点是“雨”。在诗歌中,雨是一直下着的,这个狭小压抑郁闷的空间里充满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作为本诗的“背景音乐”,始终单调地响着。也正因为是雨季,所以巷中自然没有阳光,更显阴暗,而直到“丁香姑娘”的出现,这一切才发生了转变。
三、“油纸伞”所造成的隔阂
既然是雨季,那么诗中“油纸伞”着一意象的出现便是顺理成章。诗的开头先是写诗人自己“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丁香姑娘出场后同样也是“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而细雨中、纸伞下的,那位姑娘若隐若现,犹抱琵琶半遮面,飘渺而灵动的意境浑然天成。伞既是“我”和姑娘的共同点,也因为撑了伞,“我”与姑娘注定不会有更近距离的接触,伞是隔阂,注定了二人擦肩而过的结局。在白色恐怖的背景下,人人自危,“伞”是保护,也是人为制造的隔阂。幸耶?不幸耶?唯一的共同点却是阻止二人相知的屏障,这也是那个时代真实的写照。
著名象征主义诗人波德莱尔曾说,世界就是“象征的森林”。象征派的一大特点就是运用一系列具有象征性 的事物和形象创造出整体的语符系统,暗示诗人的内在情绪线。只有理解这一系统的象征意义才能接近诗人的主观世界。象征派选用的多个事物和形象,所象征的意义往往是不确定的,具有多义性,这也是象征派诗歌的另一特点。“丁香姑娘”“我”“雨巷”具有多重内涵,因此,《雨巷》这首诗的主题亦可有多种解读。在品读该诗时,可不必拘泥于一种解释。
编辑| 张明月 刘海宁
审核| 马 瑞 李章鑫
鉄塔语文学刊
立足中原,做研究型教师
投稿邮箱:tietayuwen@163.com
地址:河南大学文学院B306语文教育教研室
你们点点“分享”,给我充点儿电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