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马晓丽:藤萝遗梦

藤萝遗梦
马晓丽
听闻瑞华的死讯,是在据她去世已一月有余的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心中陡然一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打电话问云次,听说是劳累猝死,具体原因她也不清楚。
连视频问书丽,她正在店里忙着上货,说瑞华常年在广州,二人近来也没有联系过。
发微信问书杰,她人在新疆,更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瑞华是邻村的,云次、书丽、书杰与我是一个村子的。我们五个从小一起在村子里的小学上学,常常一起作业,一起游戏,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疯,是最好的玩伴,堪称发小。那时候,就属瑞华脑袋最灵光,点子最多,学习最好,是班里的班长,我们四个紧紧团结在她周围,绰号 “五朵金花”。
我们的乐园,也是我们的常去基地,是书丽家房屋旁边的一挂高大粗壮的紫藤萝。它七绕八缠,巧妙地紧紧地攀附在旁边一棵高达十几米,直径足有九十公分的香椿树上,开枝散叶,枝繁叶茂,两棵树紧紧依偎,枝叶交通,藤条垂挂,很有些南方榕树的风姿。每逢春季花开,一串串紫色的蝶形小花风铃似的挂满枝头,暗香浮动,满树繁华。
一放学,我们就如同小鸟一样,一路叽叽喳喳飞进了藤萝里。坐在各自用藤条缠绕的专属宝座上,只需在膝盖上垫一块硬木板,就开始写作业了,这时候谁都不说话,看谁写的又快又好。如有不懂的地方,讲解员就自然非立志长大要做老师的瑞华莫属了,她讲得头头是道,我们四个人总是心服口服,连说:“懂了,懂了。”
作业后,最开心的就是在藤萝树上捉迷藏了,我们那时候叫“摸黑”。五个人分两组,负责摸的人用手帕或布条把眼睛蒙上,其他人分散藏在藤萝的各个角落,摸到人为胜,被摸到的人接替进行下一轮游戏。我们太熟悉这树藤了,在枝条间腾挪自如,如履平地,个个猴精。记得每次轮到瑞华摸黑时,她总是先站在原地装作一动不动,嘴里说着:“云次,我看见你了”,“书杰,你别藏了”,慌得我们大家赶紧转移阵地,稍有风吹叶动,她迅疾出手,抓个正着。
有时,我们四个商量好,任她怎么诈喊也一动不动,可看到她东抓一下,西抓一下的着急样子,又忍不住“嘿嘿”地坏笑。更可笑的是,有次我实在憋不住放了个臭屁,瑞华寻味出手,哈哈大笑:“臭名昭著,不抓你,抓谁去。”于是我乖乖的做了俘虏。
后来瑞华母亲生病,家庭连遭变故,刚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就不得不辍学了。再后来,就听说跟人外出打工了,慢慢地也就没了她的消息。
直到去年,她从广州回来,买衣服偶尔逛到书丽的店里,这才联系上,碰巧书杰也从新疆回来了,五姐妹久别重逢,喜出望外,紧紧拥抱,说起少年趣事,开怀畅饮。“那挂藤萝还在吗?”瑞华首先迫不及待地发问,“还在,还在”书丽满面春风,“真想再去看一看,玩一玩啊”不知为什么,瑞华当时的言语间竟有许多悲伤遗憾,“你怎么了?”大家伙齐声发问,“没什么,别担心,我只是太高兴了”瑞华悄悄抹去溢出眼角的泪水,“约个时间大家一起去看看吧”五个人余兴未尽,七嘴八舌,又兴高采烈起来。
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老树犹在,人随风去。往事如烟,是那么模糊,又是那么清晰,再一起看一看藤萝的愿望,终成遗梦!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涅阳文学】马晓丽:囧途(小小说)
【涅阳文学】马晓丽:父亲与书
【涅阳文学】马晓丽:粽香悠悠
作者简介:马晓丽 中学高级教师,供职于镇平县雪枫中学。工作之余,热爱文学,喜欢阅读,乐于写作,是一个愿用文字温暖生活的人。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 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 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 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ui8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