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草原月色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草原月色
文/舒正

黄昏时分,我独自漫步在草原上,肌肤触摸着空气的温润和花草的清香,身体被视线牵动着转了一圈儿,然后便静静地立在了那里。
此刻,周围没有一个人。任何肉眼可以捕捉到的活物都没有。目光漫向天际。天边,最后一抹玫瑰色云霞正在一点一点地淡下去,最后完全消失了。夜,抖开黑色的大幕,开始收拢天地,月亮迫不及待地从草天连接处探出头来,像个童贞的小姑娘,越过地平线,渐渐地往上爬着,不一会儿,便明丽大方起来。一个满月,圆润、恬静。随后只见她轻轻地甩了一下衣袖,那月光便一泻千里,为草原铺上了一床银色的被子。

溶溶月色,从发梢到脚趾,柔和而均匀地抚摸着我身上的各个部位,同时也轻轻地拨动着我的心弦,带给我一种崇高而宁静的感觉。我兴奋得简直不知所措。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在草原上赏月,沉浸在无边的月色里,好像是吃了一个水蜜桃,甜蜜中透着一种舒坦和惬意。
草原上的月光,是由纯洁、希望和喜悦组成的,释放着一种特别的光明。
看不到一棵树。只有洁白的蒙古包,像一朵朵白莲花似的散落在将要入睡的草原上。脚下,毛茸茸的草地,一直绵延到天际。月光无遮无拦,直射到地上,体贴而大方。不象城市。在那里,她不像路灯那么让人看重,只能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忽隐忽现,一波三折,让人觉得恍惚。

像是被包裹在润泽里的一只茧,我在明亮中享受着温暖;又像是置身在一个偌大的密封着的光圈中,只见光明,听不到一点声音。驻守在耳边的,只是自己轻微的呼吸和坦荡的心音。心田异常平静,一如晶莹的月光。
眼前亮亮的。俯下身去摸一摸那些草尖。草们齐刷刷地昂着头,挺起身子,透着一脸的光彩和兴奋,比白天里还要精神。它们簇拥在一起,成就了一块天然的大草甸子,温暖、厚实,象一张睡床。倘若有哪个疲倦的路人躺下来歇息一会儿,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它引入梦境的。
风,一改野惯了的性子,努力地克制着,缩头藏脚地躲在一边,温顺得简直像一只猫,连经过身边的美味都不去撩一下眼皮,大概就为了这皎皎月色不被暗淡和戳伤。星星好像在围着月亮打盹儿,其实,它们根本不犯困,而是在陶醉,此刻,它们正在接受月光的洗礼。要不,哪会是这么一副娇柔、体贴的样子!

草丛中,立着一株芍药,沐浴着月光,心情极好地坦露着笑脸。鹅黄色的花瓣上,像是涂了一层牛乳,抑或是罩着一层薄薄的轻纱。视线即刻被抢了过去。一股香味儿扑鼻而来,鼻翼迅即被掀得大大的,贪婪地嗅着,嗅着,一边嗅,一边张大眼睛寻找着。哦,是几棵沙葱,淡紫色的花儿,在月光下摇曳着,鼻尖挨上去,浓烈的花香即刻便舒舒地浸入了肺腑。沙葱周围,红的,黄的,白的,蓝的,紫的,各色各样的花儿,都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芬芳。草原被放进了香笼里。
真想借着月光,采一些花儿,制作一个香袋,把群花的芬芳和馨香永远珍藏在心底,还有这皎洁的月光与这诗意般的宁静。可是几次张开的手又轻轻地缩了回去。在美好的面前,贪婪总是表现得特别小心。
忽然,草丛中响起“叽”的一声,但是很快地就又恢复了先前的寂静。大概是一只熟睡的百灵蘸着月光在做梦吧?稍后,一只硕大的山叫驴子突然从旁边窜过来,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噢,原来是它呀!我差点叫出声来。这高傲的家伙,它怎么也跑到这儿凑热闹来了?莫非它也让月光给陶醉了?

有月光的宠爱,附近的水泡子如同一块硕大的金子,闪闪发亮,草原好像装上了一面镜子,又象是生出一只硕大的眼睛。月亮在水中端详自己,就知道了自己的美丽。而那泓水,也获得了一份特殊的景致;水色,月光,相互之间不知是谁映衬着谁,也不知道谁更美丽些。
不久,喧腾了一天的草原睡着了。当它进入梦境后,那些牛、马、羊呢?还有百灵鸟、昆虫们呢?它们上哪儿去了?给牧人圈起了吗?被草棵绊住了吗?遥望天宇,月亮用清澈的笑靥守望着夜幕下的草原。哦,它们也都睡去了,甚至连忠实的牧羊犬,此刻也紧紧地贴在牛羊们的身旁,眯起了警惕的眼睛,只把宁静、温馨、和谐留给了草原。
不知什么时候,附近多了一对年轻的恋人,依偎在密匝匝的草丛中,卿卿我我,细语呢喃。美好的月色笼罩着他们,花香弥漫开来,在她们的周围幸福地流泻着。月下老人张开明亮的眼睛,亲历着又一枚罗曼蒂克式的人生甜果,无意中,又证实了一次伟大的人间爱情。
记忆开始活动。浮泛在它上面的许多事物,都和月光不无关系。儿时,在葡萄藤架下,听姥姥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月光在头顶织成一个水帘;夏夜,隔着窗户与小伙伴儿们嬉戏,窄小的窗台上,有月光陪伴着;曾几何时,月光把故乡门前潺潺的流水送向远方,也送走了我;饥馑之年,借着月光,我从收获过的麦田里捡回了温饱;心花烂漫的岁月,在隆隆的机声中,看麦粒在月光里飞溅…… 如今,岁月的长河逐渐流向远方,可如水的月光依然执着地驻守在心头,怎么也理不断。

“草原夜色美……”耳边响起了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德德玛的歌声。她在唱这支歌的时候,心头一定荡漾着草原上的月光,要不,她的音域不会那么浑厚、宽广,歌喉也不会那么绵长、高亢。
月光下的草原就这般光明,这般磊落。在这里,看不到阴郁,看不到晦暗,也没有浑浊;只有透彻的干净、清澈的爽朗以及旷壮的澄明。世俗的烦恼,生活的冗杂,还有虚伪、奸诈和丑恶等等,这些人世间的卑劣,都让这光明给一点不剩地融化了。
思绪第一次变得不受管束,如同一匹骏马,在静谧里驰骋。仿佛看到了远方跳动的篝火……鲜艳的蒙古族服饰……花季中的青年男女……歌声……沉雄而略带苦涩的长调……鹰步……悠扬的马头琴旋律,还有欢快的安代舞姿。月光在琴声、篝火、舞姿里跳跃着,抖动着……
此时此刻,真想化做一棵草,一朵芍药花,一只百灵,给草原增添一抹光彩;或者化作一滴水,一缕风,一片云,与草原紧紧地融为一体……
如果我们有高远的追求,如果我们有明确的目标,如果我们有远大的理想,那就让光明——流泻在草原上的光明——去作我们生命的底色吧!
《草原月色》发表于“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舒正 ,原名冯素珍,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当代散文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作品大多在《人民文学》、《十月》、《散文》、《散文海外版》《黄河文学》《北京文学》等国内大型文学刊物以及《内蒙古日报》、《草原》、《西部散文家》、《鹿鸣》等内蒙古自治区各级报刊杂志发表。主要作品有《舒正散文》2部,《绿色情缘》获内蒙古最高文学奖第九届“索龙嘎”奖。主编《里快文学作品评论集》。《里快文学作品评论集(草原卷)》2部。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