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何凤山:访峰山寺小记

访峰山寺小记 文/何凤山

在蔚县生活久了,闲下来的时候,望望南山。我常想,这人世间的事,以十年为过往,以百年做纪元,行色匆匆,瞬隙而过。而这莽莽苍苍的大山,数万年只在一挥间。在它的脚下,发生过多少不为人知的事儿呢?
峰山寺,这个小小的寺院,从明洪武年间起,就在这南山根儿,就在蔚县宋家庄镇郑家庄村的东南角上。它不象许多庙宇那么宏大,也没有许多大刹那么出名。即使在蔚县现存的许许多多的庙宇中,它也不是最有名气的。但是,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来不来看它,它都在那儿。象一泓沉静的湖泊,,偎依在大山的怀抱,伫望着下边的市井人家,坚守着那一盏青灯。
这一天,我乘车从人声喧嚣、高楼林立的县城,沿着川流不息的公路,拐进宽敞的乡村大道,又颠颠簸簸地驶过一段砂石小路,在一片荒坡之下,来到这寂静的山门前。
望着匾额上峰山寺这三个大字,不觉肃然起敬。这山寺像是一位隐者,一位故人,为了我的来访,在这青山荒野之间,己经等待数百年了吧!

其实,吸引我来到这里的,更是为了寻访一个人。我早就听说,这寺院的主持,是一位从北京来的老者。十几年前,她舍弃大都市的繁华,舍弃亲人们的所有牵挂,游走四方。最后来到这南山脚下,选择在峰山寺落脚,剃度为尼。
我很好奇。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追求和境界,让她舍弃万丈红尘,夜眠风声涛声,日伴暮鼓晨钟,在寂寞的寺院里,孤独地度过了十几个寒暑呢?
山门旁边,正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汉子,用铁锨铲着沙灰。
“嚓~嚓~嚓”,他一遍又一遍地铲着,很认真的样子。
”这位大哥,主持师傅在吗?”
“师傅不在!她云游去了”
他停下手中的活计,拄着铁锨接着说:
“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也许三日五日,也许一个月俩个月”
来访不遇,我有些失落。从西边的角门进寺,我注意到,门槛前的三级台阶,中间用水泥抺了一个斜坡。
进了寺里,看见另一个中年汉子,在西南角里,用砖很用力地夯着地。夯一遍,均匀地撒一层土,再夯。
″是村子里派你们来的?”
“没人派!是自愿来的!”
他说,这寺院里的大小房屋,犄角旮旯,凡是修修补补的活计,都有人自觉地来做。打扫院落,清洁门厅,打水生火等等这些日常琐务,也都象自己家里的活儿一样,自有人去干。角门台阶上抹的那个小斜坡,就是为了照顾腿脚不便的老人,专门设计的。这种人情味的关怀,顿时让我对这里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转身望去,寺院不是很大,占地约三亩有余,长阔不足百米。三开间的正殿,殿门闭着,听说里面供奉的是释加牟尼佛像。寺院的东西两面各有配殿。院子中间,有一尊方鼎,鼎的前面,是一株很有造型的孤松。孤松微斜而立,顶上的虬枝舒展开来,一簇一簇的松叶呈茂盛的墨绿色,高擎如伞状,很有气势。
正殿的西边,是三间正房。房子低矮,木格门窗,木纹开裂,看样子很有些年代了。屋前有一水井,屋门没有锁,任人出入,如同主人在家一般。
推门进去,屋子很小,三米见方。方丈,方丈,原来住持的居室一丈见方。
西屋的门关着,大约是存放杂物的地方。堂屋正中,供着佛像,摆着香炉,放着佛经。桌子下方有一个明黄色的跪垫。这里正是师傅做功课的地方。
东屋就是师傅的起居室了。炉?里火烧得正旺,炉台上壶里的水开着,壶嘴喷着白气。炉子旁边放着两个暖壶,打开壶塞,每个暖壶里都灌满了水,冒着热气。再旁边摆着一个三人座的老式沙发,座垫塌着,象是有人坐过,刚刚起身离去。
靠窗子是一盘土炕,炕上铺着厚厚的褥子,靠墙垛着铺盖卷,旁边有一个方形长帎。炕中央摆着一个小小的木桌,木桌上的盘子里,放着三个苹果,红的正鲜,正艳。
看来主持在与不在,都一样。天天都有人来打扫卫生,收拾房间。刚刚摘下来的水果,是送给师傅尝鲜的。她不是这村子里的人,但是这里的家家户户,都待她亲如家人。
从主持的屋子出来,中年汉子正在井边打水。他告诉我,其实现在的主持是二师傅,是从山东过来的。你要找的大师傅,早在几年前就圆寂了,就埋在寺院外高坡的小树林里。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沿山门外一条沙石小道上坡,是一片雾气弥漫的树林。树木都不高,看不清坟头,只看到一座很小的墓碑。在苍苍茫茫的大山的衬托下,那座墓碑,愈发小,却愈发挺直。
“她家里有人来过么?”
“没有!”
他说,其实家里的人都不知道她在这儿出家,也不知道她就埋在这儿。倒是村子里的人们,每到祭祀的日子,都会给大师傅烧纸,燃香,上供。老人们还会领着孩子们来,让他们记住这位大师傅。老一辈人过世了,下一辈年年都会有人给大师傅上坟。
托体山阿。与大山同在,与林泉同眠,一抔黄土掩清魂,这就是大师傅所追求的归宿么?村子里的人们或许不知道她的姓,她的名字,但每户人家都记得她,一代一代的子孙们也都会来纪念她,这大约就是永生的含义吧。
望着那座小小的墓碑,我顿时觉得自己矮了许多!

从寺院里出来,迈过角门的那道门槛,我突然觉得,红尘与佛界,出世与入世,居然这么近,只差这道门槛。要迈过这道门槛,得舍掉多少繁华,坚守多少寂寞啊!可是,这世间愈是发达,愈是繁华,人们愈是渴望回归,向往自然,愈是追求纯粹的天然的原生态的那种精神境界。并且把这种原生态的精神境界,升华为一种信仰,一种宗教。于是,千百年来,晨钟暮鼓,香烟袅袅,传承不息!
出寺门沿山路而下,拐过一个弯,就是一段小集市,人来人往,很是热闹,。集市的东边,巍巍有一栋红色的四层小楼,据说是一个景点住宿和就餐的地方!
但是这一切,于我都已经很不在意了!回过头,望望那棵生气勃勃的孤松,孤松下翘着的飞檐,寺院墙外高坡上立得很直的那个墓碑,我知道,我还会再来的……
作者简介:何凤山,男,汉族。原籍天津市武清区人。插过队,从过政,经过商,曾任某公司经理。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日报》《诗刊》《诗选刊》《星星》《萌芽》《长城》《鸭绿江》《青年文学家》《河北文艺》《长城文艺》等报刊发表诗歌二百多首,出版诗集二本。本人始终认为文学是根,是归根之地。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苏立敏|赵合|何凤山|苏正南|徐欢|王路梅|周绍明|解成宝|王胜|李连贵|张瑞|闫志梅|闫宪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