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公安部公布上半年10起食品安全犯罪典型案件 需警惕打药注水猪肉

2018 年上半年10起食品安全犯罪典型案件中,就有两起注药、注水的生猪案件,注水肉中除了水,往往还被注入了兴奋剂类物质,威胁食用者的健康。

《财经》记者 贺涛 | 文 王小 | 编辑
2018 年上半年,各地公安机关破获食品安全案件65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 1.1 万余名,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120起全部告破。7月17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李京生在2018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主场活动上公布了这组数据。
近年来,公安部持续开展以食品领域为重点的打假“利剑”行动。2018年上半年数据比去年同期有大幅增长,表明公安部在打击食品安全犯罪方面投入了更多资源。在2017年上半年,全国各地破获食品安全犯罪案件3500余起,公安部挂牌督办重大食品安全犯罪案件80余起。
值得注意的是,李京生在会上发布的2018 年上半年10起食品安全犯罪典型案件中,有两起属于注药、注水的生猪案件,并且数额较大,都在2000万元以上。
山东昌邑公安机关破获徐某等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现场查扣已注射“肾上腺素”并灌水生猪122头,案值2000余万元;山西运城公安机关破获赵某等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捣毁给生猪注药、注水的生猪屠宰场1个,案值2200余万元。
实际上,不止山东、山西,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河北、天津、河南、安徽、江苏、陕西、吉林等地,都曾发生过注药、注水猪肉案件,当事人均被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刑。

为何给猪注射兴奋剂类药物

《财经》记者梳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百起注药、注水猪肉案件,发现不法分子常用的药物为肾上腺素、沙丁胺醇、克仑特罗。这几种药物皆在农业部禁止使用的药物和物质清单上。
肾上腺素人体可以分泌,当遇到危险时,迅速增多的肾上腺素让人产生巨大的爆发力,不会疲劳,英勇无比,甚至感觉不到疼痛,肾上腺素为常用急救药物,过量则可引起中毒,不良反应包括头痛、焦虑不安、烦躁、面色苍白、眩晕、多汗、心跳异常增快等,严重者引发胸痛和心律失常;克仑特罗俗称“瘦肉精”,曾被一些运动员当作兴奋剂使用,提高运动成绩;沙丁胺醇也称舒喘灵,有兴奋剂效果,被称为“药店能买到的兴奋剂”。后两者都属于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产生与肾上腺素相似的效果。
为何不法分子要在屠宰前,给生猪注射这些兴奋剂类药物呢?
为了谋取暴利,不法分子通过屠宰前一定时间给猪灌水或者屠宰后向肉内注水,把水价卖出肉钱。然而,注水后的肉品相非常难看,泛白、表面不粘、放置后有较多的浅红色血水流出。
给生猪投喂上述这些兴奋剂类药物后,生猪会感到口渴,方便注水,宰杀后猪肉的颜色鲜红、好看,容易出售。一般来说,100斤的生猪能注水10斤左右。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一起案例显示,买肉的行规里把未注水猪肉和注水猪肉分别称为“干货”和“湿货”,“湿货”要便宜些,肉质很红,手感滑,比较硬;“干货”颜色反而不如“湿货”红润,,摸起来沾手,有弹性。
穆凤贵“贡献”了因制售注药、注水猪肉而获刑的最新案例。2018年6月12日,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穆凤贵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自2018年初以来,穆凤贵多次购买沙丁胺醇,在位于静海区中旺镇西小屯村的场院内,给生猪注药、注水,并在没有相关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屠宰。分割的猪肉一部分到集市上去卖,一部分批发给别人。
2月9日,穆凤贵私屠滥宰的场院被查封。现场查获即将屠宰的生猪28头,且在现场查扣多支注射器、肾上腺素注射针剂24支、粉色不明液体250毫升。后续检测表明,在28头生猪中,有17头生猪肝内检出沙丁胺醇成分;11份猪尿样品均检验出沙丁胺醇成分。
对于食用者来说,这正是风险最大的地方。这些生猪在注射后很快就屠宰,猪肉及猪内脏中均有很高的药物残留,如果长期大量食用这种肉,对人体危害很大。
克仑特罗、沙丁胺醇的原料药、单方复方制剂产品等早在2002年5月15日,就已被原国家农业部禁止用于食品动物中。

注水肉如何私入市场

其实我国正规的生猪屠宰检验检疫程序,完全可以杜绝注药、注水猪肉的流入。
正常的流程是,待宰的生猪首先在当地兽医部门接受检疫,合格后获得检疫合格证和瘦肉精检疫合格证;第二步,生猪应拉到定点屠宰厂,由畜牧局驻厂的检疫人员负责接收,检查两证齐全和猪的数量一致为标准;第三步,检疫人员会按照一定比例进行接尿抽检,合格后开具准杀通知单;第四步,宰杀后,驻厂人员会再次检疫,看是否有病害猪,是否含瘦肉精等物质,如果检疫合格,在白条肉上盖上蓝色检疫检验合格章;最后一步,由屠宰厂对白条肉进行肉品检疫,合格后,其在白条肉上盖上红色合格章。这样两章两证全了,猪肉才能上市。
但已有案件显示,先杀猪,后补手续的行为时有发生。
检验检疫人员的责任心和拒贪腐的能力,在基层面临考验。如河南淇县畜牧局派驻淇县现代化食品有限公司驻场检疫员黄新灿,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未按规定履行检疫检验、出证职责,致使含有沙丁胺醇的猪肉流向郑州市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山东济宁兖州区畜牧兽医局检疫员何某、刘某甲等人,就因玩忽职守,致使大量有害的生猪产品流入市场,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后果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食品监管渎职罪。
最大的问题出在游离于正规屠宰链条之外的私屠滥宰。这些注药、注水猪肉大多在监管力量薄弱的乡镇市集售卖,但也有被不法分子混入正规屠宰的生猪肉中一起售卖的案例。后者就有可能流转到城市居民的餐桌上。
由于私屠滥宰的隐蔽性,监管机构对其的打击,更多是依靠举报线索。穆凤贵的私屠小院落,就是在遭到举报后才进入监管视线的。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尹玉泉,就是一个爱管“闲事”的“西城大妈”。最近,她协助西城食药所拿下一个隐匿于居民楼中制作鸭脖的黑窝点,“整天乌烟瘴气,臭气熏天,白天关门晚上干,跟政府打游击,好几年了解决不了。”尹玉泉说,经过志愿者们天天蹲点,摸清了黑窝点的加工时间,然后举报给食药所。
西城区食药监局在探索“西城大妈+食品安全”模式,目前将7万名“西城大妈”纳入食品安全志愿者队伍,成为食品安全监管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同时引导广大市民共同参与食品安全监督。
尹玉泉说:“我们志愿者有时间,而且我们志愿者遍布西城区各个街道各个社区,谁家有事,哪个小区有黑窝点非法加工我们都门儿清,我们每个志愿者都可以当眼线提供线索。”

大家都在看:


企业造假致近30%狂犬疫苗质量成疑,为什么专家说不用担心?
独家|滴滴上市进行时:分拆车服业务,为IPO计划铺路
中国收入差距为什么越来越大?
金焱看美国 | 对话格林斯潘:绕过特朗普,忽略美联储
2000亿美元清单令美国零售业慌乱 中美总体谈判尚无接触

责编 | 苏月 yues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